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67章 以身相许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原本倦怠的男人,听到林辛的话,神色一凌。s.hbacyy.

  他直了直身躯靠在车旁,轻笑道,“我来看我妻子,不行吗?”

  林辛皱眉,他怎么会这么无耻?

  他们离婚了!

  宗景灏还是那副放荡不羁的懒散样,“我不介意,进去和你儿子好好说清楚,我们的关系——”

  “你到底要怎么样?”林辛怒了,他是无赖吗?

  他脸上的笑容,蓦然一收,“不想我进屋见你儿子,你就过来。”

  林辛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

  左思右想很久,林曦晨那孩子敏感,经过上次的事情,林曦晨对他的敌意很深,若是让他进去,她怎么和孩子们说他的身份?

  宗景灏眼前有些不清,他闭了闭眼,依旧挥不散那团模糊,哑着嗓子,“我时间有限,耐心有限。”

  林辛挪动如灌了铅的双腿,他十分沉静有耐心的等着,她每走近一步,他的轮廓便清晰一分,他抽离商场上那些尔虞我诈,徘徊在勾心斗角之外的模样,无法形容的真实与温柔,他的脸庞不似他的语那般刚硬。

  多了一丝柔软。

  这个模样的他,是林辛从未见过的,可是她心里知道,他还是他,永远不会变。

  她攥了攥手,缓解情绪,甚至是祈求的口吻,“求你,别来打扰我的生活好吗?”

  宗景灏抬起沉重的眼皮,盯着眼前的女人,“怎么求?”继而扯出一抹淡笑,“求人,是要拿出诚意的,你打算拿什么求,以身相许吗?”

  他什么意思?当她是很随便的女人吗?

  是,她18岁时,就没了清白之身,但不代表她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林辛铁青着脸色,一触即发的怒气一览无遗,肩膀不断的剧烈颤抖着,声音渐渐变了调,“你是无赖吗?”

  她因为生气而紧绷的面颊,连带着脖颈处抻出的青筋,隐隐的颤动,耳边几缕碎发,缠绕在脖颈处,无故平添了几分女人味。

  宗景灏的喉结上下滚动,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看到她生气的样子,竟然都会有想法。

  他伸手勾住她的腰,林辛的身体撞进他怀里,反应过来后,她双手不停的拍打着他的胸口,挣扎着,“你放开我!”

  宗景灏撕了一声,倒抽一口凉气,手上的力道却没松,反而更加的用力,勾住她的腰,捉住她不安分的双手,低声道,“别闹。”

  林辛瞪着他。

  为什么来打扰她的生活?

  她只想带着她的孩子,安静的活着,这么难吗?

  “我累了。”宗景灏的下巴抵在她的肩膀,鼻尖弥漫着她身上的气息,淡淡的香,他的脸埋进她的颈窝,低沉缱绻的嗓音,“找个地方让我休息。”

  他真的累了。

  林辛这才发现他眼睑下一片暗色,身体也不如以前有力,有些软棉,“你,你不舒服吗?”

  他轻嗯了一声。

  林辛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能硬下心肠不管他。

  “我给你找个酒店行吗?”林辛问。

  “恩。”

  林辛扶着他上车,给他扣上安全带,关上车门,然后上到驾驶位置,启动车子。

  这里她熟,找个酒店还是很轻松的事情。

  大概过了十分钟,林辛将车子停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前,她下了车子,将钥匙丢给酒店的服务人员,去开车门扶宗景灏。

  “我只负责带你来,钱你自己付。”林辛公私分明的说。

  他可是有钱的很。

  而她的每一分钱,都要她自己挣,她不能乱花钱,她得存钱给两个孩子,吃穿住行,上学教育,样样要钱。

  现在他们慢慢大了,花钱的地方也多了。

  她得做孩子们坚强的后盾。

  不能让他们受没钱的苦。

  宗景灏身材高大,若是整个人的重量放在她身上,她会很吃力,他并未将重量都给她承担,让她轻松一些,不曾想,这个女人,处处都要和他划清界限。

  她现在都是有名的设计师了,又不是没钱,一夜的住宿费而已。

  对他也太小气了。

  他的手臂搭在林辛的肩上,身体的重量,都渡给她。

  林辛明显感觉到,承担的重量大了不少。

  现在每走一步都要用尽力气。

  她在心里不断吐槽这个男人,看着也不胖,怎么那么重,是猪吗?

  坚持走到前台,林辛问,“你的证件,还有钱包。”

  宗景灏趴在她身上,半磕着眼眸,有气无力道,“证件在裤兜里,钱,没有。”

  “……”

  林辛咬着牙,恨不得将这个男人,就这样扔这里算了。

  出门不带钱?

  好似,他确实没有带现金的习惯,平时身边有司机贺关劲跟着。

  没钱,总有卡吧?

  林辛伸手去摸他的口袋,她的手指纤细修长,柔弱无骨,每在他身上游走一下,他的身体就紧绷一分。

  被她触碰的地方像是触了电,悸动,不可自持。

  可笑的自控力啊!

  在这个女人跟前,竟然成了笑话,她只是轻轻触碰一下,他都会想。

  宗景灏沉沉的闭上眼睛。

  哈。

  林辛摸到他口袋里的钱包,打开,然后愣住,不是说没钱吗?

  这里的面的红票子,哪里来的?

  林辛撇了他一眼,没拿现金,而是直接拿卡递给前台,“总统套房,服务要最好的,有要钱的服务,都可以来一个。”

  反正他有钱!

  宗景灏,“……”

  前台,“……”

  现在有钱人,都这么任性了吗?

  前台在电脑前捣鼓半天,抬起头问,“有密码吗?”

  林辛捅了一下他,刚好捅到他的腹部,本来胸口就被她拍打的疼痛不止,这下,连腹部也疼,他觉得自己要死了,“没有。”

  “没密码。”

  前台刷好将卡和房卡一起递给林辛,“顶层,888号,皇家总统套,加上特殊服务,一共十万零八千。”

  一夜十万?

  林辛打了个冷颤,太贵了。

  好在花的不是她的钱。

  林辛将卡放回他的钱包,装进他的裤兜里,扶着他坐上电梯到顶层,走出电梯后,林辛扶着他找到888号房间。

  刷卡开门。

  叮的一声解锁声响起,林辛推开门,两盏巨型水晶吊灯从高高红色金色的天花板垂下,水晶灯绽放出耀眼夺目的光,依仗着一身通体晶莹的串串垂饰,显现出华丽尊贵的气质。

  正面墙的落地窗,能够俯瞰整个首都,幔帐,绒布窗帘,深红色欧式沙发落于大厅正中间,宽阔的空间,精致的椅子,柜子,每一处,都尽显奢华。

  犹如西方的宫殿。

  林辛心想,这钱真是花在那里,哪里值。

  她扶着宗景灏走进来,推开卧室的门,深红色高挑的床头,矮凳,床尾,白色的地毯,铺着滚金边的丝质被褥。

  每一处都极尽奢华的视觉与身体享受。

  林辛将人丢在床上,她快累死了。

  宗景灏跌进被褥中,似乎是扯动了伤口,眉头微皱。

  “你好好休息,我给你叫了最好的服务,你会过个很愉快的夜晚,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林辛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