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68章 小别胜新婚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说完林辛转身准备离开。s.90xs.

  “你儿子叫什么?”就在林辛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身后响起一道戏谑的男音,“林曦晨,林蕊曦?”

  他来到a国已经从关劲哪里得到林辛这几年详细的生活资料。

  让他意外的是,这个女人竟然生了一对龙凤胎。

  而且长得的还很漂亮。

  林辛的脚步一顿,转身,盯着他,双手紧紧的握着,遇到关劲的时候就知道,关劲在调查她。

  没想到关劲的动作倒是快。

  “如果你需要我回去和你补个离婚证,你可以明说,我自然是乐意,不会阻碍你幸福,可是你这样威胁我,不觉得太欺负人了吗?”林辛浑身颤抖,怒不可歇。

  宗景灏躺在床上不动,手臂搭在额头,闭着眼睛。

  不也不语。

  似乎是乏极了。

  林辛站在门口也不敢走,谁知道这个人,会不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伤害到她的孩子。

  毕竟现在他对她的一切都了如之掌。

  “我渴。”

  良久,宗景灏缓缓的开口,依旧没睁眼。

  林辛看了他一眼,生气,心想还不如渴死算了。

  宗景灏翻了个身,背对着林辛,原本沉沉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脸上都是倦怠,“你想渴死我,谋害亲夫?”

  “……”

  林辛胸口憋着一股闷气。

  转身去倒水,端进来递过去,“给你。”

  “你喂我。”宗景灏翻过身,看着立在床头忍着怒气的女人。

  她因为生气,脸颊升起一抹红晕,双腮微鼓,像是生气的仓鼠,看上去可爱极了。

  宗景灏不由轻笑了一声,可这笑落在林辛的耳朵里,成了戏弄。

  “宗景灏,你去死吧!”林辛将水杯往他身上一丢,杯中的温水在空中激荡,飘忽倾洒出,落在他身上,水还不妨事,要命的是杯子砸下来的位置,正是他受伤的胸口。

  水杯砸下来的那一刻,他闷哼了一声。

  被水浸湿的衬衫,透着里面的红色。

  林辛愣了一下,他不是那么不禁疼的吧,一个水杯能有多疼,可是刚刚他很痛的样子。

  “你别装。”林辛强装镇定。

  宗景灏四仰八叉的躺着,没动,没说话。

  林辛的目光慢慢的看过来,不经意的落在他洁白的衬衫上透着的红色上,她蹙起眉心,胸口怎么会有红色?

  她弯下身子,试图看清那抹红色是什么。

  离得近,加上他的衬衫被水浸湿,林辛看的清楚,他胸口缠着的纱布。

  “你——怎么受伤了?”林辛有些无措的问。

  宗景灏睁开眼睛,目光灼灼的盯着天花板闪烁着璀璨光亮的水晶灯。

  手指搓着被褥。

  他只是不想亏欠何瑞琳太多。

  终究是他辜负了她。

  她有千不好,万不好,但是也有一个好。

  毕竟那么多年了。

  情分多少有一点。

  这点情分和感情无关,是道德,是责任。

  就如何瑞琳质问他的那句话。

  那么多年的青春,钱能买来吗?

  他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凝视着她,眼底划过一丝认真,“我说,我是为了你,你信吗?”

  林辛唇角紧抿,刚刚她似乎在他眼里看到了认真。

  可是细想,不对,他怎么可能会对她认真?

  喜欢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眼花,一定是眼花。

  而且他受伤和她有什么关系?

  更何况,他就要和何瑞琳订婚了,当她是傻子吗?

  她的表情分明是不信,宗景灏轻笑了一声。

  或许是笑他自己,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对她莫名的情感。

  林辛弯身把水杯捡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她用水杯砸了他,而感到愧疚,轻声问,“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去。”

  宗景灏拒绝的果断。

  林辛没办法,“那你的伤怎么办?”

  “帮我把湿衣服脱了。”穿着浸湿的衣服太难受了。

  林辛思考了一下,弯下身子给他解衬衫的扣子,“我可以帮你,但是弄好,你得让我回去。”

  平时两个孩子都是她带着睡,她不在,怕他们睡不好。

  她俯下身子的那一刻,一缕发丝垂了下来,发梢时不时的刮过他的脸颊,痒痒的,麻麻的,犹如是一道有生命的电流,尽往他敏感的地方窜,他的声音沙哑,“看你表现。”

  林辛唇角微微抽.动,“我不欠你的。”

  他说话时的呼吸,若有似无的吹拂这她的发梢,似是戏弄,“你不砸我,我会二次受伤吗?我没告你伤害罪,你就应该感谢我了。”

  “……”

  林辛解扣子的手,故意用力的戳了一下他的伤口。

  宗景灏疼的闷哼,这个女人心怎么会那么狠?

  他都受伤了,不能温柔点?

  他吁出一口凉气,“我终于知道,你这么多年,身边为什么没男人了,没有男人受得了你这样粗鲁的女人。”

  “抬胳膊。”林辛拽着衬衫,撇他一眼,笑了声,“追我的男人多得是。”

  “是吗?”

  “当然——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宗景灏翻转替位压在了下面,被水泼湿的衬衫,松松垮垮的搭在他的身上,样子有些滑稽,却遮不住他阴鹫的目光。

  “说说看,都是什么人?”

  林辛侧着头,不去看他光裸的身子,“你先起开。”

  宗景灏掰正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道,“你是已婚女人。”

  “就差一个证,我们就离婚了!”林辛真想对着他吼,一边有未婚妻,一边还要和前妻说这些话。

  他的眼角拉长,半眯着眼睛,身躯往下俯,唇靠的极近,暧昧道,“别忘了,没离婚证,你就还是我的妻子,你说——”

  他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指腹压在她的唇上,“我们要怎么过这久别重逢的夜晚?”

  林辛瞪大眼睛,双手握紧,屏住呼吸。

  “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他的指腹碾压过她粉色的唇瓣。

  他没有很用力,林辛没觉得疼,就是觉得侮辱。

  “什么话?”林辛悄悄的抬起腿,准备,随时做出反抗的行为。

  宗景灏察觉到她的动作,看透也没戳穿,而是抵着她的额头,“没听说过,小别胜新婚吗?我们别了六年——”

  他的话还没说完,林辛就做出了反抗,却让早有准备的宗景灏先一步夹住,她想要踹他的双腿。

  他的脸上荡漾着得逞的浅笑,“这么迫不及待了?”

  林辛气的脸色涨红,他是流氓吗?

  怎么会无耻到这个地步!

  这次林辛是真生气了,死死的瞪着他,眼泪盘旋在眼眶内,却用力的睁着不让它落下来。

  宗景灏微微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