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69章 你是土匪吗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景灏微微一愣,“你——”

  他的话刚开腔,房门就被按响了。s.90xs.

  他蹙着眉心,不甚高兴这个时候有人敲门,他起身,看到林辛卷起的衣摆露着细腻平坦的小腹,他伸手拉好她的衣服,看她一眼,“又没真欺负你,哭什么。”

  林辛坐起来,不愿意理他,扭着头,还在生他的气。

  宗景灏叹了口气,“我去开门。”

  脱掉的是衬衫,他是已经穿不身上去了,到浴室拿了一件浴袍穿上,才去开的门。

  站在门口的是一位穿着紫色紧身裙的女人,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金色波浪的卷发,修长的大腿裸露在空气中,踩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看到开门的男人,撩了一下头发,红唇轻启,“我是you。”

  说着便自顾自的走进来,“你放心,我技术很好,一定会让你满意。”

  女人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走到桌前倒了一杯红酒,递到唇边,小抿了一口,看着俊美无比的男人,心想遇到了宝,和这样的男人睡,不给钱都行,更何况还有那么多钱给她,热情高涨了几分,“你有特殊要求,我也可以满足,口,亦或者……”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从卧室走出来的林辛,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你是谁?”

  难道是叫她的同时,还叫了别的女人?

  这么一想女人的目光,打量起林辛,穿着保守,素面朝天的脸,美则美矣,但是没有那股子风骚劲。

  要玩,自然是要找玩的开的。

  女人看向宗景灏,“这是要玩,双.p吗?”

  “……”

  宗景灏彻底黑脸。

  “滚!”

  女人一下没反应过来,笑着,“我不介意玩双.p。”

  林辛也看出来,这女人是干什么的,这就是要钱的服务?

  想着,她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真是不管什么地方,都存在这种服务。

  哪怕是这种高档的星级酒店,也不例外。

  林辛看了一眼宗景灏,幸灾乐祸道,“好事儿,你脸色那么难看干什么,我先走,不打扰你。”

  女人心里雀跃不已,这么个高大帅气的男人,看着体魄也结实,她可不想和别的女人分享。

  听到林辛要走,心里自然是高兴。

  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喜悦。

  宗景灏厌恶的撇了她一眼,看着林辛,警告道,“你走一个试试?”

  林辛瞪他,“你是土匪吗?”

  “你说是,那就是。”宗景灏朝她走来,站在她身旁,俯身过来,“这是你弄来的,你解决。”

  “……”

  林辛咬牙。

  女人看见宗景灏走进卧室,她也跟走过来,刚到门口,林辛伸手拦住她,“不好意思,你回去吧,这里不需要服务。”

  女人脸色一变,挑着精致的眉,“怎么,想独占生意?”

  林辛也变了脸色,谁跟她一样了?

  “你自己走,还是我打电话给前台?”林辛顿了顿,“到时候弄的不愉快,对你可不好。”

  林辛仰了仰头,气势十足!

  女人心有不甘,可是能住这样套间的人,也是非富即贵,而且刚刚那个男人的态度,也是对她不来电。

  这是她唯一一次,被拒绝。

  心情很不好,冷着声,“我来了,钱可是不会退的。”

  “不用退。”林辛快速的说,只想赶紧打发她。

  女人往卧室看了一眼,冷哼了一声,扭着杨柳细腰走了出去。

  林辛靠在门框,在心里酝酿一下,“人我已经打发走了,我可以走了吗?”

  没声。

  林辛等了一下,依旧没声。

  她回头,发现宗景灏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

  她离近一看,才发现他竟然真的睡着了,喘着粗重的呼吸,样子看起来很不舒服。

  “宗景灏?”林辛试探的叫他。

  没反应,是真的睡着了。

  林辛伸手拉被子,给他盖上,不小心碰到他的肌肤,烫的灼人,她伸手去探他的额头,看他是不是发烧了。

  这一模,可不得了,额头烫人,他发了高烧。

  林辛打电话去前台叫医生,他还受着伤,林辛不敢自己处理。

  林辛坐在沙发上等医生来的时间里,接到林曦晨的电话。

  “妈咪,你还不回来吗?妹妹已经饿了。”

  林辛这才想起来,她说过要回家吃饭的,这会儿他们还等着自己,“你们先吃吧,我有些事情……”

  说着她抬起头,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思考了一下,交代道,“我可能今晚不回去了,你和小蕊要听外婆的话,晚上在外婆房里睡。”

  “那好,妈咪在外面别忘了吃饭,照顾好自己。”

  林辛欣慰的笑,看她的儿子已经很会关心人了。

  “好,你是我们家的男子汉,要照顾妹妹。”

  “我会的。”

  挂了电话,林辛又等了一会儿,医生才过来。

  给宗景灏重新清理了伤口,还给他打了退烧针,留了药下来,告诉林辛怎么用,“这个瓶子装的是外用药,喷在伤口上的,这些口服,这个红色的是退烧的,要是再出现高烧,给他吃这个,夜里多让他喝点水,发烧不能缺水。”

  “好的。”林辛送医生出门。

  林辛关上门,走回卧室站在床头叹了口气。

  不情愿还是留了下来照顾他。

  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她可付不起责任。

  夜里宗景灏迷迷糊糊的,“水……水……”

  他的声音干涩。

  林辛没睡听到就给他倒了水,扶起他,将水杯递到他唇边,“水来了。”

  她倾斜杯口,让他方便喝。

  唇沾到水,他大口喝起来,咕嘟咕嘟的响声,一杯水下去,才缓解一些口干舌燥。

  林辛将杯子放在床头的桌子上,扶他躺下,“看在我这么尽心照顾你的份上,等好了别再找我麻烦了。”

  他回国结他的婚,她在这里过她的生活,各不干扰。

  宗景灏注定听不到,早已经沉沉的睡过去。

  早上,她已经一夜没回去了,早上肯定要回去看一眼孩子,于是找到宗景灏的手机给关劲打电话,让他过来。

  关劲多聪明,昨天宗景灏一夜没回来,现在林辛大清早的用宗景灏的手机给他打电话,证明昨晚两人肯定在一起,他去,不是坏宗景灏的好事吗?

  他才不傻,“我有事,不能过去。”

  林辛冷笑了一声,“凡赛尔酒店,888号房间,你爱来不来,如果宗景灏死在这里,别怪我没通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