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71章 有失才有得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里面说了一声进来,她才推开门。s.90xs.

  宽敞,别具一格的办公室内,正中间一张长方形的办公桌,两边是假人模特,身上穿着各种美轮美奂的礼服,前面坐着一位上了年纪的优雅老人,身上穿着一套小西服款的套装,她一头白发挽着发髻盘在脑后,脖子上戴着一串深水珍珠项链,大小均匀,色泽浑厚透亮,和耳朵上的珍珠耳环相得益彰,把老人的高雅气质完美呈现。

  “坐。”威廉夫人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爱不释手的抚摸着。

  林辛看了一眼,弯身坐下,“您,找我有事?”

  威廉夫人将盒子放在桌子上,但是手却不曾离开,简单明了的说,“我打算在z国的b市开分店,你去管理。”

  leo仅此一家,而且自创办以来,就有一个规定,不会在各国开创分店,仅此一家。

  而且这一家,就已经接到世界各地的订单。

  都是一对一的服务,从这里出去的礼服,婚纱,都是唯一一件,保证绝对的独一无二。

  这也是为什么,leo会受到很多女人的青睐。

  特别是出席重大场合,女星们走红毯,结婚的准新娘,礼服,婚纱,对她们来说都事关重要,所以,能够私人订制,保证绝对的独一无二,是她们的首选。

  “不是规定,leo不会开分店吗?”林辛不理解。

  而且,开分店的地方是z国,更加让她惊讶的是地点在b市。

  那是她最排斥的地方,如果是在别的国家,她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威廉夫人叹了口气,无奈的道,“有失才有得。”

  leo是威廉夫人开创,规定也是她定下来的。

  如今威廉夫人今年已经九十了,这个规定也有六十年了,怎么能随意打破规定?

  “夫人,你是有什么苦衷吗?”林辛瞅着她一直抚摸着的盒子。

  里面好像装了什么极珍贵的东西一样。

  威廉夫人貌似不愿意多谈,“我已经决定了。”

  林辛感觉到了这里面的不平常,这个决定太突然。

  地点选的太过巧合。

  她不信这是巧合。

  如果不是巧合,又会是谁想让她回去?

  “林,如果你不同意,没有一家店会要你。”威廉夫人看出林辛不情愿,叹了口气,“其实,这也未尝不是好事,毕竟那是你的老家。”

  林辛低着头,心情复杂的很,“夫人能告诉我,您为什么会有这个决定吗?”

  “因为它。”威廉夫人拿起那个精致的盒子,“我一直都知道它在谁的手里,可是我出多少钱,那人都不卖——”

  昨天下午,她见了一位z国的宗先生。

  他拿着这件东西,和她做了一个交换,他把东西给她。

  而她要在z国的b市开分店,负责人是林辛。

  而且还得对林辛做出警告,如果试图离开leo,她将遭到行业的封杀。

  让她不情愿,也得回去!

  林辛紧紧的抿着唇,像是想明白其中缘由,说出心中猜测,“是有人给了您,您一直想要的东西,但是有条件,条件,就是要在z国的b市,开分店,而且我是负责人?”

  威廉夫人摇头,不是不认可林辛的话,而是不赞成林辛脑筋太好使。

  “女人,要笨一点才可爱,不过我想那位先生,应该很喜欢你,不然不会找我。”威廉夫人还是很喜欢林辛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只有在你能够平静的面对过去的人和事,你才算是放下了,你如此在意,说明你还没放下。”

  林辛不愿意承认,“我放下了。”

  “既然已经放下,你怕什么呢?”

  林辛不知道,只是从心底不愿意回去,不想去看见以前的人,回忆以前发生的事情。

  那些都太不美好。

  “我已经决定了,你好好考虑,去做事吧。”威廉夫人拿着那个精致的盒子,捧在手心,仔细的端详。

  似乎是透过那个盒子,看到什么人一样。

  林辛起身离开。

  秦雅就站在门口等着她呢,看见她出来,连忙走过来,“你要怎么办?”

  秦雅也是z国人,晚林辛两年进来的,因为她不是专业毕业,当时并不能录取,是林辛要了她,让她跟在自己身边,在leo学习。

  认识久了,对林辛的事情,多少有点知道。

  林辛苦笑,“我没得选择。”

  威廉夫人的话很明确,如果她拒绝,不会再有一家店敢要她。

  威廉夫人在行业有名望,她一句话,多少都会给她面子。

  “你知道,夫人那个盒子里装的什么吗?”林辛非常的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她打破多年的规定。

  秦雅摇头,“不知道。”

  林辛叹了口气,虽然好奇,但是现在要她回国,才是她最大的烦恼。

  她拿着文件回办公室,浏览一遍,详细知道了客人的要求,拿出画纸和黑色铅笔,可是她静不下来心,手里握着笔,也不知道如何下手。

  她揉了揉脸颊,让秦雅给她泡杯不加糖的咖啡。

  “昨晚没休息好吗?我看你脸色不怎么好。”秦雅关心的问。

  林辛端过咖啡,喝了一口,何止是没休息好,是根本没睡。

  “这个也不急,不要你先回去休息?”秦雅建议道。

  “这个时候回去也睡不着,你先去忙吧。”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生活还要继续。”

  越是这个时候,她越是不能松懈。

  孩子们,需要她。

  “那好吧。”

  秦雅走出办公室,转身关门时,忽然,门被一只大手撑住,秦雅转身,就看见身后站着一位高大挺拔的男人,“你——”

  “嘘!”宗景灏低声道,“我找她。”

  秦雅还记得那天他忽然拉着林辛走的样子,他们认识,而且关系还非同寻常。

  秦雅很识趣的什么也没说,退了出来。

  宗景灏关上门走进来。

  林辛这会儿平静了心绪,正在专心的画设计图。

  因为客人要求,婚纱是要裹胸款的,裹胸款的婚纱适合鱼尾裙摆,这个款的婚纱又很挑身材。

  宗景灏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认真工作的样子,这是他第一次看她画图。

  一根普通的铅笔,笔尖像是被施了魔法,寥寥几笔,白色的纸上,已经呈现了婚纱大概的样子。

  林辛感觉到身后有人,一直没吭声,以为是秦雅,秦雅有看她画图的习惯,所以便没出声,“小雅,有客人身高体重的资料吗?”

  她要根据客人的身材,来选择下面的设计。

  没听到声音,她转身,“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