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77章 自己把裤子扒了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曦晨回头。s.hbacyy.

  就看见站在洗手池旁边的男人,他优雅的擦着手,懒懒的抬起眼皮,“不够高?”

  林曦晨仰了仰头,输了身高,不能输了气势。

  “我不尿尿。”他才不能在这个负心汉跟前承认,他尿尿不够高。

  宗景灏将擦过手的纸丢进垃圾桶,瞧了他一眼,“你确定,不需要我帮忙?”

  “不需要。”林曦晨仰着脑袋,坚定的道。

  “行。”宗景灏绾起衬衫的袖口,露出半截结实的小手臂,单手抄兜,看了一眼尿池,又看了一眼林曦晨的身高,“有骨气。”

  林曦晨紧紧的抿着唇,额头渗出了汗,小身板瑟瑟发抖。

  他快憋不住了。

  可是在这个负心汉面前,不可以认输,更不能让他帮忙。

  他紧紧的攥着小拳头,极力忍耐着。

  宗景灏微微挑了挑眉,索性靠在一旁的镜子上,他倒要看看这小子,能憋多久。

  人不大,气性不小。

  “能说说,为什么对我有敌意吗?”

  林曦晨更加生气了,他都不要妈咪了,为什么还要亲妈咪?

  他没资格,他要给妈咪找比他好一千一万倍的好男人。

  “你欺负我妈咪,别以为我没看见。”林曦晨瞪着他。

  恨不得把他瞪出一个洞来。

  “我欺负她?”他嘴里嚼着这几个字,在心里思索,他什么时候欺负林辛被他看见了。

  总共见面不过两次。

  第一次的时候他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他眯着眼眸,难道他是指在leo他拉走林辛,后来在楼梯间亲吻她的事情,被他看见了,所以——

  呵!

  宗景灏直起身子,朝前走了两步,蹲在林曦晨跟前,与他平视,扫了一眼他并拢的双腿,轻笑,“我欺负了,你能怎么样我?”

  林曦晨的眼瞪的更大了,恨不得吃了他。

  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憋尿憋的,浑身都在颤抖。

  “求我,我就帮你,怎么样?”宗景灏站了起来,弹了弹并没有褶皱的衣摆,“不需要,我可走了?”

  快尿出来了。

  林曦晨眼泪都快出来,用力的睁着,“别,别走,我需要——”

  “你和谁一起来的?”

  “我妈咪,外婆——我快尿出来了。”林曦晨可怜巴巴的,眼睛通红。

  宗景灏没在继续逗他,走到他跟前,“自己把裤子扒了。”

  林曦晨动作快,一下就把裤子脱掉。

  宗景灏从后面架起他,走到尿池前,适合他撒尿的高度。

  林曦晨撒好尿,道了一声,“谢谢。”

  宗景灏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孩子还会说谢谢,挺意外。

  林曦晨穿上裤子,看了一眼宗景灏,“我恩怨分明,你帮了我,不代表我会原谅你。”

  “……”

  原谅他?

  他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原谅?

  出了洗手间,宗景灏低头看他,“你们在那个包间?”

  林曦晨眼珠子转了转,他问这个干什么?难道又要欺负妈咪?

  “六号。”

  宗景灏的脚步一顿,看了他一眼,这小鬼警惕心倒是高。

  “我该走了。”林曦晨感觉到被察觉他撒谎了,拔腿就跑。

  刚回来就遇见这个负心汉,真是冤家路窄。

  他确定没有人跟过来,靠在墙上抬起手用手表电话给老师打电话求助。

  很快电话接通。

  “老师,我遇见那个负心汉了。”

  “嗯。”

  他把自己和宗景灏遇见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们现在在饭店,我怎么能让他出丑,当众丢脸?”林曦晨擦了一把脸。

  那边思考两分钟,问道,“你身上有钱吗?”

  “有。”

  “你去药店,买一盒叫杜蕾斯的,要是药店的人问你,谁让你买,你就说是你爸爸,如果周围没有药店,超市也可以买到,买到之后你就——”

  “我知道了。”

  听完老师的话,林曦晨跑到前台,问,“这周围有药店或者超市吗?”

  “右拐,不远处有个超市。”

  “谢谢。”

  林曦晨按照老师教的成功买到一盒杜蕾斯,拆开,丢弃盒子,他奇怪这是什么东西。

  用手摸了摸,好奇的想要拆开一个看看,但是老师说了,不准拆。

  他不能不听老师的话,忍住好奇心,反回饭店。

  回到饭店,他站在前台,“阿姨,这里有位姓宗的客人吗?”

  林曦晨睁着一双好似会说话黑溜溜的大眼睛,小鼻子挺翘,精致的脸蛋儿,往哪儿一站,又挺又直,像是西方的绅士。

  样子招人稀罕,人都喜欢美好的事物。

  女前台很热情,指了指六号包间,“那里,六号。”

  六号?

  林曦晨眨眨眼睛,怪不得他的谎话,一下就被揭穿了。

  原来他就在六号包间。

  “谢谢阿姨。”说完林曦晨朝着六号包间跑去。

  他伸手扭动把手,打开.包间的门。

  偌大的包间只有四个人,还都是男人,一大桌子的菜,似乎没动,他们跟前都放着酒杯,正在喝酒。

  包间的门忽然被人推开,里面的人都本能的朝着门口看过去。

  毕竟,这里的服务员进门前,都会敲门。

  怎么会是个小孩?

  应该是走错房间了吧。

  关劲却扭头去看宗景灏,因为他认识这个小男孩。

  调查林辛的时候看过他的照片。

  “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盛大的李总,看着林曦晨问。

  林曦晨摇了摇头,指着宗景灏,“没有,我是来找他的。”

  原来不是走错房间的呀。

  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宗景灏,神色各异,关劲则是想看他,看到林辛的孩子是什么表情。

  而李总在心里想,这个小鬼和宗景灏是什么关系?

  在大家探究的目光中,林曦晨走进来,从口袋掏出杜蕾斯递给宗景灏,“叔叔,你刚刚上洗手间,掉东西了,我帮你捡了起来,还给你。”

  啥东西掉了,大家伸头去看林曦晨手里的东西。

  等到看清——

  关劲,“……”

  李总,“……”

  宗景灏皱着眉,盯着一副天真的模样的林曦晨,他哪里弄来的这玩意儿?

  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的?

  “宗总,好兴致啊,随身携带,这是以备不时之需吗?”李总差点把刚喝进嘴里的酒,喷出来。

  平时,冷漠衿贵的宗大少爷,万越集团总裁,财经频道,时常头版的人物,有随身携带避孕套的嗜好?

  哈哈。

  他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看着可是人模人样啊。

  李总觉得三观都刷新了。

  关劲默默的望天,宗景灏什么时候有这癖好了?

  林曦晨只有五岁,而且此刻又是一副天真的模样,而且刚刚宗景灏的确去洗手间了,他们完全相信,那东西是宗景灏的。

  一个五岁的孩子恐怕都不认识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自然是相信林曦晨的话。

  宗景灏的脸色忽明忽暗,低眸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杜蕾斯,“你确定,这是我的?”

  看大家的脸色林曦晨知道起作用了,肯定的点了点头,“你掉的,我帮你捡起来,当然你是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