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85章 因为贪心被灭口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辛低眸,看到他掌心躺着一张内存卡,眉心蹙起,“这是什么?”

  于豆豆的脸色郑重了几分,“我哥不是自杀,是被谋杀。s.xssodu.”

  又是这句话,林辛没兴趣。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情,要走了。”她付了钱拿着卡朝着进口处走去。

  情急之下,于豆豆跑上前拽住她的手臂,“六年前,我哥收了一笔钱,那笔钱是个女人给他的,要他去撞死一个女人。”

  轰!

  好似有道惊雷从林辛的头上劈下来。

  六年前,有人要害她?

  “你就是我哥要撞死的那个女人,结果你幸运并没有死对吗?”于豆豆说出自己的猜测。

  也是发现了那个录音之后,于豆豆才想明白,林辛见到他时的那种反感与厌恶从何而来。

  林辛抓过他手里的内存卡,仔细看了一下,应该是手机内存卡,以前的老式手机才能用到,现在的智能机,自带内存就已经很高,几乎用不到这种东西,她将内存卡放回他手里,“这里面有证据?”

  “如果你有时间,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谈谈。”于豆豆知道林辛会答应。

  果然,林辛答应了,她也想知道当年是谁想要害她。

  要知道,那场车祸差点让她失去了孩子。

  “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咖啡厅,我去哪里吧。”林辛走到前面带路。

  于豆豆跟着她。

  咖啡厅在在小区附近,是昨晚她看到的。

  很快到了咖啡厅,林辛找了个安静的角落,落座。

  “你要喝点东西吗?”虽然林辛也想快点知道真相,但是看于豆豆的样子,似乎很渴。

  “我要水。”他确实口渴了。

  林辛将点单给服务员,“先给我两杯白水,有需要会再叫你。”

  “好的。”

  白水送上来,等到服务员走远后,于豆豆灌了一杯水之后,林辛说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先听听。”于豆豆掏出一款可以放内存卡的手机,抠开,将内存卡放进去,然后开机,找出内存卡的里的录音播放。

  只有一段,应该是从中间录的。

  “如果我按照你说的,开车撞死那个女人,我岂不是会坐牢?”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官司,更不会让你坐牢,我们提前把车子的刹车做手脚,到时候伪装成是车子刹车失灵了,造成的车祸,你是不需要承担多少责任的,而且你有病,我也会帮你,你要知道,事成了你可以得到很大笔钱的,这笔钱是你这一辈子也赚不到的,这是个很划算的买卖。”

  “你放心,就算坐牢,我也会把你捞出来的。”女人似乎很迫切要说服他。

  何瑞琳当时何止是想让林辛尝尝车祸的疼痛,更加的想要她的命。

  在宗景灏和她离婚之时,让她彻底离开这个世界,这样就没有人能威胁她,宗景灏也会属于她。

  只是她没算到,有人会救她。

  而且还把她带离b市,一离开便是六年,还生下了孩子。

  “根据这点录音,我猜测应该是这个女人知道我哥需要钱,又知道他是货车司机,所以才找上他,策划的车祸。”于豆豆收起手机说。

  林辛托着腮,回想录音里的女音,很清晰,也很熟悉,她几乎是一下就认出了那个声音属于谁。

  以前的白竹微,现在的何瑞琳。

  她把庄子衿害的得了精神病,后来是何瑞泽给控制住的,现在和平常人无亦,她便不想再去追究。

  不追究的原因,也因为她是何瑞泽的妹妹。

  现在——

  她一直以为那就是一场刹车失灵的意外,却不想。

  “你知道录音里的女人是谁对吗?”于豆豆试探性的问。

  林辛抬起头,手指没有规律的转动水杯,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我倒是好奇,你怎么得到的这份录音。”

  于豆豆的脸色一梗,随即低下头。

  “不想说?”林辛松开手,站了起来,“很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于豆豆猛然抬起头,看着她,不可思议的问,“你不想追究吗?有人想要害你。”

  林辛淡淡的看着他急切的样子,“追不追究,是我的事情。”

  “可,你不觉得我们两个合作,成功率更高吗?”两人合作,他可以让害死他哥的人惩治于法,她也可以报了当年害她的仇,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她为什么听到这些之后还能这么平淡?

  “可你对我有保留,不是吗?”这件事情的确让她震惊,但是不至于让她失去理智,这里面还有他没坦白的事情。

  于豆豆低着头,紧张的双手相互揉搓着。

  “等你坦白了,我再考虑要不要和你合作。”林辛望着窗外,语气飘忽了几分,“那个人,不是你有证据,就能抓住的。”

  若是以前还好说。

  现在她是何家人。

  有钱有势。

  想要让她伏法谈何容易。

  “等等——”林辛走到门口时,于豆豆站了起来,看着她的背影,“你坐下。”

  林辛回头,看着他,“想清楚说了?”

  于豆豆紧紧的抿着唇,点头。

  林辛重新坐回位置上。

  “想要合作,请你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说给我听。”

  于豆豆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林辛道,“我一直在查我哥的事情,但是一直都没有任何线索,直到我接到那个电话。”

  “什么电话?”

  “我哥生前在平安保险存放了东西,到期了没人去取,工作人员打了我的电话。”于豆豆如实的说,“我是备用人号码,我哥的联系不到,才会联系我。”

  林辛没接话,静静的听他继续说。

  “我,我哥好像故意存放的。”于豆豆低着头。

  “他为什么这么做?”林辛看着他问。

  死者为大,他不想揭发他一母同胞的哥哥生前不堪的行为。

  低头不语。

  林辛等了他几分钟,他依旧没说话。

  “你不和我说实话,我不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怎么合作?既然你不信我,又何必叫住我?”

  “我没有不信任你。”于豆豆立刻否决。

  “这个录音可能是我哥趁着和那个女人说话时,故意录下来的,事成之后,我哥拿到钱——可能又拿这个录音找她要钱,威胁她,才会被灭口。”

  说来说去,他哥会死,是因为贪心。

  林辛也撸清了所有的事情,他哥是那个司机,被何瑞琳收买,试图撞死她,车祸发生后,她出国,而他哥太贪心,拿了钱之后,又去勒索何瑞林才被灭口。

  “你想怎么办,你一定不会放过害你的人对吗?”于豆豆有些迫切的问。

  “事情虽然清楚了,但是想要翻案,这桩陈年旧事并不容易。”林辛站了起来,“我今天还有事情。”

  “我送你。”于豆豆跟着站起来,“我有车。”

  林辛看着他点了点头。

  上了车之后,于豆豆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给了她,“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随时可以联系我,我再介绍一次,我叫于豆豆。”

  林辛接了过来,“我会记下,你叫我林辛就行。”

  “嗯。”于豆豆专心的开车,很快车子停在正在装修的店门口。

  秦雅焦急的等在门口,看到林辛跑了过来,“你怎么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