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97章 给我也生一个孩子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的话没有说完,忽然被人扣住后脑勺,强横的抵住嘴唇不留一丝缝隙,她的嘴唇在他的力道下变了形,他柔韧有力的舌,长驱直入,不给她一点缓和的余地,勾住她后退的舌头,一寸寸的往内,吞噬她的所有。s.xssodu.

  欲念横生,带着铺天盖地的侵占性。

  像是要把她吃进肚子里。

  “唔……”

  林辛的心脏撞着心口,不受控制的跳动,因为这个男人而强烈的跳动。

  仅存的理智,告诉她他在干什么。

  明知道不可能,为什么要去纠缠?

  他只用了一两成的力道便把她禁锢的动弹不得。

  林辛觉得嘴巴都有些发疼,用力的咬了一下他作乱的舌头。

  宗景灏的动作停了下来,以为她是在和自己调情,也咬了一下她的下唇瓣。

  林辛趁着空挡推奋力推开他。

  她不喜欢这样。

  “明知道我和你不可能,为什么不能痛快点?”她的眼里闪动着一层薄薄的水雾,声音变了腔,“别再这样,对谁都不好。”

  她扭头擦了一下眼角。

  宗景灏还保持着被她推开的姿势,没动,静静的看着她,过了几秒,他才坐回位置,仰着身躯。

  他降下车窗,窜进来的新鲜空气冲淡了刚刚的暧昧。

  他的手臂搭在车窗,目光盯着路边的一个梧桐树,树叶随风轻轻的摇摆着。

  他敛下眼眸,他是成年人,知道自己对林辛为什么如此在意。

  “我是接受不了你的孩子,我没那么大度,没那么宽阔的胸怀,去养你和别的男人所生下的孩子,看着他们整天在我眼前晃,恐怕会把我自己逼疯。”他拿过中控台放着的一瓶光泉水,拧开灌了一口,他仰着头,脖颈抻出修长的弧线,连带着性感的喉结也凸.起,说不出的刚毅倨傲。

  “但是,我也不想放开你,看着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林辛用力的擦脸,感觉到了绝望。

  宗景灏拉过她,捧着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四目相对,林辛在他的眼里看到狼狈的自己。

  而宗景灏在她眼里看见的自己,却是疯狂的,从未有过的疯狂。

  他想要这个女人。

  “我们做有名有实的夫妻,你的孩子,我出钱找人帮你照顾。”

  “不可能!”林辛拒绝的快。

  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我们也可以生,生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

  “荒唐!”林辛挣开他,“你没为人父母过,不知道孩子对一个母亲的重要性,他们于我而,就是我的命,你要我放弃我的生命,不觉得很可笑吗?”

  宗景灏的眼里掀起浪潮,“他们对你就那么重要?”

  “是的。”

  林辛毫不犹豫。

  他扯了扯领口,笑的邪肆,狂妄,“你说的没错,我没当过父亲,你给我也生一个,让我做一回父亲,让我感受一下,那是什么感觉。”

  林辛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语去形容他,抠开保险带,推开车门下来。

  这个人,根本无法沟通,她下车才走了几步,忽然被人拦腰扛在了肩头,她的吓的大叫,拍打着他的背,“你干什么,快点放开我。”

  宗景灏拉开后车门,将她放了下去,跟着欺身压下来,将她不安分的手,固定在头顶,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你不愿意,可是你想过吗,若是我把你的孩子都藏起来,不让你见呢?你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能力。”

  “你无耻!”林辛狠狠的瞪着他。

  宗景灏不生气,反而笑了,“我不介意更无耻一点。”

  说着他捏着她的下巴的手,顺着她的下颚抚触下来略过她的脖颈,抚过她的精致的锁骨,顺着她的领口摸进去——

  林辛摇头,“不要——”

  他的手指一点一点的将她的圆润包裹住握在大掌内,不得不说手感极好。

  “怎么保养的,嗯?”他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咬了一下,轻挑的道。

  红晕从林辛的脸蔓延到耳根,她羞愧的。

  她浑身都在发抖。

  恼怒的。

  “想清楚没有?”他附下来,唇一下一下的吻着她的脖子,在她耳畔道。

  “你出车祸是何瑞琳做的,若是我不想她去坐牢,你没办法。”他咬着她的耳朵,继续蛊惑道,“只要你答应,我帮你,如何?”

  林辛绝望的闭上眼睛,眼泪从她的眼角滑下来,隐没在鬓发里。

  “我可以答应和你在一起,不在提离婚的事情,但是我必须要和我的孩子们在一起,还有,你让我给你生孩子,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伤了身体,以后不能再怀孕了,你答应,我就答应你,你不答应——”

  “不答应,你怎么样?”宗景灏的眼里蒙上一层猩红,她不能生了?

  他的手指用力。

  林辛疼的皱眉,却紧紧的抿着唇,不曾发出半点声响。

  “世界之大,我不信,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如果真逃不过你的掌心,我放弃这条命,又如何?”

  宗景灏看了她两秒,最终松了口。

  不敢把她逼的太紧,他要的不过是这个女人,真把她逼死,他去哪里再找个林辛。

  他拢好她的衣服,“以后不准和别的男人靠的太近,我想见你,你必须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嗯。”

  “我送你回去。”宗景灏起身,整理好她有些乱的衣衫。

  林辛没动。

  宗景灏启动车子离开。

  外面的风景快速的后退。

  “你真的会帮我吗?”林辛问,怕他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补充道,“帮我翻案。”

  毕竟他和何瑞琳有那么一段。

  林辛不确定。

  “会。”简单明了没有多余的解释。

  他说会,就会。

  林辛靠着车窗,就这样吧。

  这个男人太过强势,她抵抗不过他。

  现在他答应帮自己,又不用和孩子们分开,没有什么不好。

  在国内有他的庇佑,对她有好处。

  宗景灏一手握着方向盘,空出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裹在掌心。

  “你的手真软。”他勾着唇角。

  她手指纤细,柔弱无骨,和她的身体一样的软,抱在怀里,就会有男人该有的冲动。

  林辛装没听见。

  不一会儿车子开到了小区。

  路边庄子衿带着两个孩子,正被人拦住去路,男人在和她说什么。

  庄子衿很不愿意和他说。

  但是他挺执着的。

  男人的脸面朝过来时,林辛看清了他的长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