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09章 别对我太好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景灏抬起眼眸,视线落在她捂着胸口的手上,直勾勾地问,“烫到了?”

  “……”

  林辛扭头,受不了他太过直白的目光,“没有。s.90xs.”

  说完便朝着洽谈区走去,坐到沙发上,弯身抽出几张纸,擦拭脖子上的水啧。

  跟前的光线,忽然被笼罩,不知道宗景灏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林辛轻咳了一声,“你那么多事情要处理?过来干什么?”

  她送水进来的时候,他的办公桌上放着需要签署的文件,老高一摞。

  宗景灏像是没听见,拿掉她手里的纸巾,“我帮你擦。”

  “不用。”林辛去抓他手里的纸,他的手一抬,她扑了个空。

  “听话。”宗景灏蹲下,蹲在她的双腿前,轻轻的扯开她的领口给她擦拭她肌肤上的水啧。

  他低着眼眸,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遮出一片阴影,样子极为认真,像是在擦拭什么珍贵的瓷器一样温柔,让林辛恍惚了好几秒。

  她微微地侧过头,不敢把他看得太久。

  她怕。

  怕这一切不过是,一场瑰丽的梦幻。

  不是真实的。

  “别对我太好。”她不想陷进来。

  陷进他温柔的陷阱。

  她不去刻意的想自己的身份,但是事实却是存在的。

  那晚过后,她想这辈子她都不会拥有爱情了。

  她失去了拥有美好的资格。

  她也否认不了,宗景灏在她的岁月中,他的痕迹愈发深刻了,不至于不可磨灭,却也无法忽视,她像是习惯了他的霸道,时而不正经的样子,偶尔的温柔,一点一点的将她从未开启过的心田逐渐占据。

  他轻笑,“我想对你好。”

  林辛的眼眶微微泛红,他不想被宗景灏发现,故意冷声道,“没眼光。”

  “……”

  第一次听到有人自己损自己的。

  他挑着唇角,“是挺没眼光的,长得也不要看。”

  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这么稀罕呢?

  他仔细端详眼前的女人,她的眉眼,鼻子,嘴唇,下巴,脸颊,都是不最出众的,可是组合在一起,出奇的惊艳。

  六年前她给人的感觉是清纯,像个天真的女孩。

  现在的她经历了岁月的羽化,身上沉淀着温和,知性,更加的有女人味。

  咚咚——

  办公室的大门被敲响,宗景灏的动作一顿,抬起眼眸和她对视两秒,他站起来,将丢在沙发上的西装拿给她,“穿上。”

  林辛低头看看自己的样子,接过来,披在了身上。

  她弄好,宗景灏才低沉的开口,“进来。”

  关劲带着于豆豆走进来。

  于豆豆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一路上没少东瞅西望,进入宗景灏的办公室后,更是发出了一声感叹,心想有钱人就是会享受。

  他的整个家,也没有他办公室一角大。

  “坐下吧。”关劲提醒了他一声。

  于豆豆笑了下,挺不好意思的,刚刚好像有些失礼。

  他在林辛对面坐下来,“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你想好要怎么做了是吗?”

  林辛抬头看了一眼宗景灏,点了点头,“是的,你把东西给我吧。”

  于豆豆没立刻拿出来,而是追根究底的问,“你打算怎么做?我跟你说,你刚回来不知道国内的情况,b市的大城律师事务所在全国都是很有名气的,里面的律师个个精英,如果我们能请到一位,给我我们做代理律师,赢的可能性很大。”

  说着他的神色暗淡了下来,“我本来找到一位,但是听到对方是何家人后,又拒绝了。”

  林辛在这一刻,才明白宗景灏的用意。

  如果只凭于豆豆手里的证据,恐怕并不能将何瑞琳怎么样。

  到时候何家出面找找人,花点钱也就把事情摁下去了。

  “你怎么不说话?”于豆豆盯着林辛。

  “你把东西给我把,这件事情也交给我。”

  “你准备怎么做,你可以帮你啊。”于豆豆不是不相信林辛,只是觉得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他们两个应该都努力,不能把事情推给她一个人去做。

  他知道这事不简单。

  毕竟过去了六年了。

  林辛拢了拢身上的西装,温声道,“你应该也察觉了,这件事情做起来并不简单,何家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凭你我,做不到。”

  “那怎么办?”于豆豆一下坐不住了,整个人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你别急。”林辛赶紧安抚他,“所以我才叫你把东西给我,这事有人帮我们。”

  “谁……”

  于豆豆很快反应过来。

  他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很快他有赶紧闭住,紧紧的抿着。

  他小心翼翼的指向站在一旁,一直表情冷淡的男人,“他要帮我们吗?”

  林辛点了点头。

  他猛的收回手,握着自己刚刚伸出的手指头。

  反应过来立刻把他带来的东西都放到了桌子上。

  “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于豆豆讪讪的笑笑。

  林辛看了一眼,确定是他给自己看过的东西。

  同一时间。

  林辛的住处的门被敲响了。

  庄子衿去开的门。

  何瑞泽头上包着纱布,头上的伤清理过,身上的衣服也换掉。

  庄子衿愣了一下,“你的头,怎么弄的?怎么受伤了?”

  何瑞泽的神色一梗,而后笑着,“不小心碰到了。”

  “小心点。”庄子衿关心的道。

  毕竟认识那么久了,虽然知道女儿和他不可能,但是该有的礼貌还是不能少。

  “我会的,呢?”他往屋里瞅,没有看到林辛的影子。

  “昨天一夜没回来,早上回来一下就出去了,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庄子衿道。

  “哦这样啊,我是来找她,伯母怎么都不让我进屋?”何瑞泽笑问。

  “瞧我,忘了。”庄子衿连忙让出空隙,让他进来。

  何瑞泽往卧室里看,“两个孩子呢?”

  庄子衿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给他倒了一杯水,“小曦带着小蕊在屋里玩。”

  “哦。”何瑞泽在沙发上坐下来,貌似无意的问,“回来没说什么吗?”

  他端起水喝了一口,掩饰内心的慌乱。

  “没有,回来就是看两个孩子的,早饭都没在家里吃。”庄子衿笑着。

  “昨天我不是和见面了嘛,我又提了一次我们两个的事情,她好像生气了,当时就走掉了,我怕她生气,所以过来看看。”

  庄子衿脸上的笑意敛了敛,这不像女儿的作风啊。

  就算她拒绝,也不会当场走人的。

  她是恩怨分明的人。

  虽然不喜欢何瑞泽,但是他这几年对她帮助不少,不会那般不懂事,直接和他撕破脸。

  “伯母,我想中午请你们吃饭,给道个歉。”何瑞泽眼神微闪,不敢去直视庄子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