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10章 首次合作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心虚。s.90xs.

  庄子衿犹豫起来,若是以前她不会犹豫,一口就会答应。

  现在她答应了林辛不给她压力,更不会撮合她和何瑞泽在一起,她不敢轻易答应。

  “这事,我得打电话问问。”庄子衿说着就去拿电话,何瑞泽按住电话,“就吃顿饭而已,不用问了,我车子都开来了。”

  庄子衿依旧没松口,怕自己私自做主林辛不高兴。

  林辛一个人支撑着整个家,不容易,她不想女儿不高兴。

  “走吧,我又不是虎狼,认识这么久了,还信不过我吗?”何瑞泽站起来。

  庄子衿看了一眼时间,现在也不过10点,也不到吃中午饭的时间,“现在吃中午饭,还有点早吧?”

  “我定的餐厅地方远,等到了,也就中午了,不早。”何瑞泽尽力去说服庄子衿。

  何瑞泽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再拒绝显得不大好,只能答应下来,“你坐在沙发上等一下,我去给两个孩子收拾一下。”

  她解了身上的围裙进卧室。

  林曦晨坐在飘窗上,怀里坐着妹妹,他正在教妹妹用平板画画。

  林辛把平板和手机电话给他,他又能给老师打电话了,也能玩游戏了。

  庄子衿抱起林蕊曦,她身上还穿着居家服,要换一件。

  林曦晨靠着柔软的靠枕,腿上放着平板,手指在屏幕上划来划去,懒洋洋的问,“外婆,你给妹妹换衣服是要出去吗?”

  “嗯,你——舅舅说要带我们出去吃饭。”说道舅舅两个字的时候,庄子衿想到了自己的儿子。

  林曦晨惊的坐直了身子,眨了眨眼睛,看着庄子衿,“外婆,刚刚你说什么?”

  庄子衿耐心的把刚刚的话又说了一遍。

  林曦晨放下平板,滑下飘窗跑到门口,轻轻的打开房门透过门缝往外看,果然看到了何瑞泽,他坐在沙发上,头上还缠着纱布。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天他从宗景灏手机里看的那个视频,他的追妈咪的样子。

  他从来没看见过,妈咪那么惊慌失措,那么无助过。

  林曦晨的小手紧紧的攥着,“道貌岸然,比负心汉还垃圾。”

  表面上一副好人的样子,背地里却害他妈咪。

  “你在说什么?”庄子衿扭头看了一眼在门口自自语的林曦晨,“你身上的衣服要不要也换一下?”

  “不换。”林曦晨冷冷的道,去吃饭?

  哼!

  他才不要去吃什么饭。

  谁知道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会不会把他们抓起来,威胁妈咪?

  一想,林曦晨打了个冷颤,浑身一个激灵。

  “我要尿尿。”说完,林曦晨就跑进了洗手间,他关上门并且反锁住。

  怎么办?

  怎么样才能阻止庄子衿不跟何瑞泽走,又会让他发现端倪呢?

  林曦晨坐在马桶盖上,一副苦恼的样子。忽然他想起来自己有宗景灏的号码,于是拨了一通过去……

  万越。

  宗景灏的办公室里,又来了一位脸生的男人。

  这男人和宗景灏是哥们。

  上次去ks会所,就是他组的场子,约了宗景灏。

  结果宗景灏遇到了差点被强.暴的林辛就没去。

  这家伙记在心里呢。

  苏湛一进门就嘲讽道,“啧啧,我一个被放鸽子的人,也有被人用到的一天,真是稀奇稀奇。”

  接到电话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宗景灏懒得和他扯,“东西和人在那儿。”

  打官司这事,律师必须要知道整个事件的过程。

  证据,也要他看过可用度高不高。

  苏湛撇撇嘴,“太过分了啊,所里的几个最好的律师,都被你拎来做你公司的法务了,这会儿还要我这个当老板的,亲自给你打官司?”

  咦——

  苏湛这才发现坐在沙发里,身上套着西装的不是男人,而是个女人。

  他斜着身子朝着沙发这边走,盯着林辛看,“这位就是你前妻了吧?”

  宗景灏和林辛结婚时,他正在国外进修,当时没在国内。

  后来林辛又走了。

  所以没见过。

  最近还是从关劲嘴里知道,他结婚一个月就离婚的前妻回来了。

  “上次没机会,这次我得看一眼,长啥样。”让宗景灏吃回头草。

  真是世界奇观。

  苏湛往林辛跟前凑,忽地,被人拽住后衣领,“干正事。”

  “哎,不带这样的,人家是过河拆桥,你是不过河就把桥拆了,还要不要我为你做事了?”苏湛被宗景灏扯的往后退了两步。

  被人看着林辛别扭的撩了一下头发,掩饰尴尬。

  于豆豆在一旁,瞠目结舌,妈呀,这位堂堂万越集团老总是林辛前夫?

  “景灏,人不是这样做的,我得和你说道说道,人吧他不能太——”

  “我听说,你奶奶在到处找你,要不,我把你现在在我这,告诉她?”宗景灏丢开他的衣领,不咸不淡地道。

  苏湛,“……”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嗯?”

  “我去,我去还不行吗?”苏湛特别想抽自己两巴掌,怎么交了他做朋友?

  苏湛朝着于豆豆喊,“喂你叫什么?”

  “于豆豆。”于豆豆局促的笑笑。

  “噗——哈哈……”

  苏湛哈哈大笑起来,“你一个大男人,叫什么豆豆?”

  于豆豆,“……”

  爹妈给的名字,他能怎么办?

  “走吧,走吧,和我好好说说。”苏湛这人自来熟,性格活泛。

  和宗景灏简直天差地别。

  这样的两个人怎么是朋友?

  于豆豆微微的蹙着眉头。

  苏湛走后,办公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

  “那个你朋友?”林辛先打破的静默。

  “嗯。”

  “他是律师?”林辛完全不觉得他像律师。

  因为她看到的律师,都很严谨,不苟笑,非常严肃的人。

  而苏湛比一般人还要活泼。

  这样一个人,是律师?

  “你们怎么成为朋友的?”林辛也好奇。

  宗景灏走过来,刚想和她说话时,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接个电话。”他走到办公桌前,拿起在响的手机,显示的名字,臭小子。

  这小子,一共见他也就三次,却给了他两次‘惊喜’

  他印象相当深刻。

  特意给他备注的名字。

  他的瞳孔慢慢收缩,凝聚到正中,他接起电话,目光却看向林辛。

  “喂?”

  “是我,那个坏蛋来我家了,说要请我们出去吃饭,我觉得他是想抓住我们,威胁我妈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