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11章 以身涉险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景灏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距离事情发生,过了大概十四个小时,他的动作倒是快。s.hbacyy.

  这是知道在林辛这里达不到目的,而把方向指向她最在乎的人。

  他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收拢。

  没听到宗景灏说话,林曦晨有些着急了,毕竟现在何瑞泽就在家里,他也不敢贸然和庄子衿说,万一她存不住气,打草惊蛇,让何瑞泽知道了就不好了。

  “我要报警吗?”林曦晨问。

  宗景灏看着林辛思量片刻,“报警,以什么名义?”

  林曦晨语塞。

  现在没证据,总不能公布那个视频,而且那个视频也只有一小段说明不了什么。

  “那怎么办?”林曦晨着急的问。

  宗景灏随意的靠在办公桌上,手指摩挲着桌沿,沉思片刻后问道,“想不想为你妈咪报仇?”

  “想。”林曦晨不假思索的道。

  “你敢以身涉险吗?”

  林曦晨愣了一下,很快明白了宗景灏的意思,“你是让我跟着何瑞泽走,等到他真的是挟持我们,我们就可以找到他犯法的证据,又不用牵扯到妈咪。”

  虽说是何瑞泽无耻,但是把这样的事公布出去,林辛的名誉也会受损。

  宗景灏的看着林辛的眼神,越发的深邃了,这小子的脑袋真的是很敏锐。

  这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敢。”林晨曦勇敢的道,“但是——”

  林曦晨的眼珠转了转,又闭了口。

  如果妈咪知道,宗景灏用他们做诱饵,肯定会生气的吧?

  “但是什么?”宗景灏问。

  “没什么。”林曦晨不决定说。

  “你要装成什么都不知的样子,还和平时一样,不要让他怀疑,你的电话开启定位,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ok。”

  林曦晨知道该怎么做。

  挂了电话,宗景灏按下内线,让关劲进来。

  很快他就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宗景灏说了一声进来,他才推开门走到宗景灏跟前。

  宗景灏他低声对他说了几句话,听完宗景灏的话,关劲的目光瞟向了林辛,这事要让她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

  毕竟拿她的孩子在冒险。

  “我知道了。”

  “不要出现任何纰漏,你亲自去。”

  “好。”

  林辛拿了本财经杂志随意的翻着,她并没有兴趣看,只是无聊打发时间。

  宗景灏好像在和关劲处理事情,她不好打扰。

  关劲出去,宗景灏问道,“要不要去看看他们谈完了没有?”

  他指的是苏湛和于豆豆。

  “行啊。”林辛站起来,脱掉身上的西装。

  她的裙子布料薄,办公室里又开着空调,都吹干了。

  宗景灏的手,想要搭到她的肩膀上,林辛躲开了,“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林辛真的拉下了脸。

  现在的关系不伦不类的,也没明朗化。

  让人看见了,不知道得怎么猜想。

  宗景灏没勉强,他不急,时间有的是。

  苏湛和于豆豆在会客室,离宗景灏的办公室不远,穿过办公区就到了。

  推开会客室的门,林辛被会客室宽阔的视野给震撼住,这里的装修和宗景灏的办公室截然不同,深色的办公桌椅,显得沉稳,右面凿空了,一整面的玻璃墙,采光极好,每一处摆设都非常的张扬,哪怕是喝水的杯子也价值不菲。

  林辛大概也明白,会客室,毕竟是接待客人用的,在这里谈事情,是代表公司。

  看到林辛于豆豆赶紧站了起来,他一直有些拘束。

  林辛对他示意不要紧张。

  “说的怎么样了?”宗景灏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苏湛没理会他,托着下巴正盯着林辛呢。

  从头看到脚。

  又从脚看到头。

  他勾着唇,“原来你喜欢这样的?之前不是喜欢微微那样的吗?口味变了?”

  苏湛认识白竹微,知道以前他和宗景灏的关系,也知道她现在是何家千金,知道她改了名字,但是他不喜欢换称呼,就还用以前的称呼,去称呼她。

  “差别有点大。”很明显林辛和白竹微不是一个类型的。

  宗景灏不动声色,冷眼瞧着他一个人在那自自语。

  苏湛也觉得挺无趣的,收起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正经的道,“这事,得你帮忙。”

  如果对方是平常人做起来自然也简单,可是对方是有背景,有头有脸的人物。

  所以也就不那么简单了,要做成铁案就得用些手段。

  宗景灏早就想好对策。

  他仰靠在椅子里,手指在桌面有节奏的轻轻的敲打着,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苏湛知道他有思量,便不在多,转动了一下椅子站起来,笑眯眯走到林辛跟前,自我介绍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湛,大城律师事务所的老板,你可叫我湛湛,也可以叫我小湛,或者苏苏,小苏也行。”

  林辛,“……”

  于豆豆的嘴巴张成了o形。

  “你,你是大城律师事务所的老板?”于豆豆和他说了半天的话,都不知道他竟然是大城律师事务所的,而且还是那个出了名的,从未败过官司的苏律师。

  他只听说过,没见过人。

  “今天见到真的了。”于豆豆激动的道。

  心想,这次能为哥哥报仇了。

  “你当我猴子呢?还真的?你见过假的?”苏湛怼他。

  于豆豆忙摆手,解释道,“我,我是崇拜你。”

  苏湛站直了身子,捏了捏脖颈的领口,并没有褶皱的衣领,傲娇的道,“这还差不多。”

  于豆豆嘿嘿的笑了一声。

  林辛悄悄的往后挪了一步,想要退出他们两个没营养的对话。

  苏湛眼尖,往左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那个我怎么称呼你呢?你要是没和景灏离婚,我是要叫你一声嫂子的。”

  他的手指摩擦着下巴,看了一眼宗景灏,意味深长道,“其实现在依旧这么称呼,也是可以的——”

  “叫我林辛就可以。”林辛打断他。

  苏湛笑了一下,“不大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林辛道。

  她不想被冠上奇怪的身份。

  “那我叫你?”

  啪,桌子上的黑色水笔掉了下来,摔在地面上,啪的一声。

  那笔是苏湛的,刚刚于豆豆说案情的时候,他做记录用的。

  苏湛,“……”

  宗景灏走过来,他的脚步的迈的沉稳不徐不缓,路过苏湛身边时,云淡风轻的道,“不好意思,不小心把你的笔弄掉了。”

  苏湛,“……”

  那是他上一任女朋友送的,很‘珍贵’的。

  宗景灏拉住林辛的手,“我们该走了。”

  “去哪儿?”林辛莫名其妙。

  “到了你就知道了。”

  苏湛在原地愣了好几秒。

  反应过来后,朝着宗景灏的背影喊,“你是小孩子吗?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宗景灏完全不理会。

  他都没这么叫过。

  苏湛的嘴角抽了抽。

  “要去看妈咪吗?”林蕊曦坐在庄子衿的怀里,眼睛却是不停的往车窗外瞅。

  好奇外面快速划过的风景。

  开着车子的何瑞泽回头,安抚她,“是的,你妈咪晚点也会过来,我给她打过电话了。”

  林曦晨撇了一眼何瑞泽,在心里冷哼,就会骗小孩。

  “真的吗?”林蕊曦因为要看见妈咪,可兴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