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15章 你给我磕头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胡说什么?”何瑞泽不愿意被人挑明。s.90xs.

  哪怕她说的对。

  “好吧,你就当我胡说。”何瑞琳也没想和他争执,现在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

  当务之急是想想怎么处理现在的事情,庄子衿逃了,林辛很快就会知道。

  “庄子衿是在什么地方发现,并且逃走的。”何瑞琳问。

  “进村前的那个河边。”

  那个地方离这里很近了,如果有她提供线索,林辛应该很快就能找到这里,现在这里恐怕已经不安全了。

  不能把林曦晨藏在这里了。

  “我们得走,另找个地方把这小子藏起来。”何瑞琳眯了眯眼睛,“现在只能送的越远越好,最好让林辛永远找不到。”

  这是她儿子,知道她儿子丢了,死了,恐怕会疯掉吧?

  “我们计划只是绑架他,等到答应和我结婚,就会放了他——”

  “然后呢?”何瑞琳打断他,“林辛就会老老实实的和你做夫妻?你别做梦了,只有把这个小家伙永远攥在你手里,她才能留在你身边懂吗?”

  事到如今,他没了退路。

  何瑞泽将昏过去的林曦晨重新放到后车座。

  “地方另找,现在我们先离开这里。”何瑞琳上自己的车,正当她要启动时,发现正开过来的黑色越野,乌黑锃亮的漆包裹着强而有力的铁皮,线条强悍,这是宗景灏的车子库里斯。

  她见过。

  何瑞琳的脸色立刻变了,对何瑞泽喊道,“快走。”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宗景灏往下踩住油门方向盘一转,在坑洼的泥地六十度漂移,稳稳的停在门口,将门口堵死。

  何瑞泽的车子出不来。

  林辛快速的下车,去何瑞泽车上找儿子。

  何瑞泽也从中这忽然的变故中回神,他离林曦晨近转身朝后把林曦晨拉过来抱进自己的怀里。

  林辛晚了一步。

  “把小曦还给我!”她去开驾驶位置上的车门,何瑞泽把车门锁了起来,林辛打不开,只能隔着黑色的玻璃看着儿子,她看不出来他有没有受伤,只是看着脸好像肿了。

  她疯狂的拍打着车窗玻璃,玻璃被她拍的震动,“何瑞泽你下来,把小曦给我!”

  何瑞泽不敢面对她,扭过头不看她。

  “何瑞泽你下来,我们好好说,把小曦还给我好吗?”林辛恳求着。

  “想要你儿子可以啊。”这时何瑞林走了过来,“你给我磕个头,我让我哥把你儿子给你,怎么样?”

  林辛浑身都在发抖。

  “忘了和你说,你儿子不太听话,就对他实施了一点手段——”

  啪!

  她的话还没说完,林辛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

  何瑞琳画的精致的妆容被林辛这一把掌打的‘变了形’

  假睫毛翘了起来,头发乱了,脸上的粉也掉了。

  没有了原来漂亮的样子。

  “你敢打我?!”何瑞琳瞪着眼睛,满眼不可思议。

  林辛气的浑身瑟瑟发抖,她恨不得掐死她,一把掌都是轻的。

  自从进入何家后,何瑞琳是很有优越感的,哪里受得了被人打脸。

  她抬手就要打回去。

  然而手刚抬到半空中,就被钳制住。

  她抬头,便看到宗景灏站在她身旁,他逆着光,脸部的轮廓被打上了一层阴影,映的越发的清晰分明了。

  他甩开她。

  何瑞琳被甩的一个仓促,后退好几步。

  她抬手触摸左脸颊,摸得颤颤巍巍,这一巴掌的狠,不及宗景灏无情甩开她的痛。

  这是她深爱的男人。

  用尽手段也想得到的男人。

  如今对她只有冷漠无情。

  “啊灏——”

  宗景灏的目光本根不往她身上放。

  哪怕看一眼。

  他伸手扣住身体因为过于愤怒,而瑟瑟晃晃的女人。

  林辛好似会随时倒地。

  她望着车里的何瑞泽,哀求着,“把小曦给我,好吗,求你,我求你,你知道他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你也是看着他长大的,怎么可以伤害他?”

  她的心很痛。

  很痛。

  犹如当年林国安背叛庄子衿,把她们母女送走一样。

  她一直把何瑞泽当亲人。

  哪怕他对她试图做出那种事的时候,她也只是当他是一时的冲动。

  他不是坏人。

  而今天,她才发现自己可能错了。

  她不了解这个男人,不了解他的内心。

  “先让我走。”何瑞泽不曾松口,现在只能先把林曦晨带走,别的事情再做商量。

  可是何瑞琳等不及了,她看不了宗景灏和林辛在一起。

  特别是他温柔的搂着林辛的样子。

  这份温柔她曾经也拥有过。

  是被林辛抢走的!

  “要想救你儿子,可以,嫁给我哥。”何瑞琳笑,面色狰狞可怖,“最好现在就入洞房,把上次没做完的事情,继续做完。”

  宗景灏的脸色一沉,“你活腻了?”

  “我是活腻了,从被你退了订婚,让整个b市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女人,我就活够了!”她痴癫的望着宗景灏,“你就是一个无情的人!”

  她的目光转向林辛,“你也别得意,以为他会喜欢你,他会抛弃我,同样也会抛弃你!”

  “他骨子里就是无情的人,我跟了他那么多年——”说到后面她哭了出来。

  哭的很大声。

  就在他们对峙的时候,忽然,咣当一声,何瑞泽车子的副驾驶位车门,被暴力的卸掉。

  何瑞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抢走怀里的孩子。

  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

  没有人注意什么时候偷偷潜进来的人。

  并且暴力的卸掉了车门。

  “小曦。”

  林辛快步的跑过去,看到脸上都是血的儿子,林辛几乎崩溃了,她的脚步迟疑了一下,继而又快速的扑上去抱住儿子。

  “小曦,小曦。”林辛伸手去摸他的头发,他的脸颊,抱着他的头,“你看看妈咪,小曦。”

  沈队长刚刚自己亲自上阵,自然是手到擒来。

  他和苏湛还有宗景灏大学时代一个寝室。

  也是宗景灏唯一的两个朋友。

  现在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业。

  事业都顺利,苏湛有名的大律师,沈培川也当上了市局刑警对长。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感情都不顺。

  苏湛是花花公子,前女友不少正经的没几个,沈培川根本就没谈过。

  沈培川朝宗景灏走来,“这里交给我,你先带她回去。”

  这里面的情况关劲都和他说清楚了。

  具体要怎么做,也做了安排。

  现在是善后。

  “这里交给你了。”宗景灏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放心,都安排好了。”沈培川道。

  宗景灏走到林辛跟前,想要替她抱着林曦晨,但是被林辛给躲开了,“不用。”

  一开腔,才发现她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她不需要别人来替她抱着她的儿子。

  她自己会抱。

  “我带你们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