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16章 内心的弦被触动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到了医院,林曦晨被送进了检查室。s.90xs.

  因为林辛的情绪太过不稳,医生没有让她进去。

  她靠着走廊的墙,如果没有墙的支撑,她可能会站不住。

  宗景灏坐在一旁的排椅上,并没有去劝说,或者去安慰她。

  她看到林曦晨一脸的血,人早就处于崩溃的边缘,现在随便一件小事,可能就会让她彻底崩溃。

  忽然检查室的门打开,医生走出来,他摘掉口罩,问道,“谁是家属?”

  “我是。”

  林辛快速的走过来,焦急的问道,“他没有事吧?”

  “皮外伤,头磕破了才导致的流血,现在已经清理过,脸上回去冰敷一下,我开了药,等下你到一楼去取一下就行,现在人在里面,你可以把他抱走了。”

  “谢谢,谢谢。”林辛连连说了两句谢谢,感谢医生,感谢老天爷,小曦没事,她跑进检查室,林曦晨还躺在检查室的床上,脸上的血被清理干净了,脸还是肿着的,上面清清晰晰的印着五个手指印,额头上贴着纱布他已经醒了。

  看到林辛,喊道,“妈咪。”

  “小曦。”林辛扑过来握住他的手,还好,还好他没事。

  她的眼里含着泪,伸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大拇指心疼的摩擦着他的脸颊,“还好,你没事。”

  “我不会有事的。”林曦晨伸手去擦林辛眼里掉下的眼泪,“妈咪不哭,小曦没事。”

  林辛低着头,脸埋进了他的怀里,肩膀轻轻的耸动着。

  闷闷的呜咽声。

  宗景灏站在检查室的门口,看着他们。

  他没见过林辛哭,这样饮泣吞声的哭。

  眼泪只能往肚里流,不敢哭出声来,怕影响到林曦晨。

  他内心里的某根弦忽然被触动了。

  看着他们的眼神,瞳眸深邃。

  林曦晨朝着站在门口的宗景灏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他笑着。

  宗景灏也笑了朝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他走进来,“我们可以回去了。”

  林辛低着头擦了一下脸,抱起林曦晨,“妈咪带你回家。”

  林曦晨抱住她的脖子,妈咪的怀抱好温暖。

  到一楼时,宗景灏去取药,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沈培川发过来的信息。

  他点开短信;你看看新闻吧。

  然后是一条新闻链接。

  他点开。

  醒目大图是在那个村子里救林曦晨的场面,上面配着标题;b市珠宝大亨,何家兄妹兄妹仗势欺人,出手对付五岁儿童!

  现在这个时代网络发达,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只要被传到网上,很快就会被传开。

  特别是有钱有势的人,欺负平头百姓。

  这样的新闻更是会很容易引起关注,而且被欺负的还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照片里的林曦晨脸上都是血,这更引起很多人的怜悯之心。

  加上关劲安排的人,现在评论是一面倒。

  何家仗势欺人竟然欺负一个小孩,良知被狗吃了。

  现在这个是社.会有钱有势就是大爷仗着有几个臭钱,连个小孩也欺负,怎么不去死,这种人出门就要被车撞死。

  必须严惩,不能因为他们有钱就从轻处理,两个大人欺负一个孩子,应该枪毙,等等……语激烈。

  有人故意引导,他们忽略了何家人为什么会去欺负一个孩子,只看到他们欺负孩子了。

  孩子是弱者,人心自然就偏向弱者的。

  他的唇角轻轻扬起,现在何家想必也看到了吧?

  何家。

  呯!呯!呯!

  客厅里除了砸东西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整个客厅,个个噤若寒蝉。

  何文怀砸了客厅里所有的东西。

  满地的狼藉。

  何瑞泽和何瑞琳站在门口瑟瑟发抖。

  他们从未见过何文怀如此生气。

  他气的浑身颤动,手指站在门旁的兄妹两个,“你,你,你们一个个的真是有本事,成事不足惹事倒是有本事!”

  旁边何瑞行拉着夏珍渝,不让她上前,现在明显何文怀在气头上,谁往前,谁当炮灰。

  这对弟弟妹妹,他也是失望的。

  不能为家族分担任何,只会惹事。

  这次是要把何家的名声败坏啊。

  何文怀不生气才怪!

  “你们都给我滚!我们何家没有你们这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何文怀气的胸口快速的起伏着。

  “我们也是为家里好才会——”

  “嘭!”

  何文怀抓起桌子上的电话,朝着开口说话的何瑞琳身上砸了过去。

  “你给我闭嘴!”

  “为家里好?”何文怀的气的浑身颤抖,“本来可以和宗家联姻,因为你没本事,被人家退了订婚,现在又因为你们,何家被所有人骂,你竟然还有脸说,你是为家里好?!”

  何瑞琳没躲开,电话砸在了她的手臂,她疼的捂着右手臂,“我们确实是为了家里好。”

  “好,好,好,你倒是说说怎么为家里好的。”何文怀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发了好大一通火,他也累了。

  “我们绑架那个孩子,是因为那个孩子的妈妈是宗景灏喜欢的女人,如果抓住那个孩子威胁那个女人和哥哥结婚,那么我就还可以和宗景灏在一起,联姻依旧,这不是对我们何家好吗?”

  “好?”这话是何瑞行说的,他的脸色通红,声音犹如12月的天气,冷飕飕的嘲讽,“你当宗景灏是什么人?因为这个女人嫁人了,就会回来娶你?”

  他真想掰开她的脑子,看看她的脑子里装的什么。

  “你到现在还不清醒吗?就算这世上的女人死绝了,他也不会娶你,那天他在这里退订婚的决绝你没看出来吗?拿着刀往自己心窝子捅,但凡他有一点点的喜欢你,也不会这么决绝。”

  “不是的,不是的——”何瑞琳不愿意承认,“只要那个女人嫁人,宗景灏肯定还会愿意和我订婚的。”

  “你醒醒吧,别在吃人说梦了,还看不出来吗?你们惹怒了他。”何瑞行在商场混迹,对宗景灏有些熟悉。

  他这人,不是好惹的。

  对他身边的人下手?

  那不是找死!

  “你是说这新闻是因为他?”一直没说话的何瑞泽像是明白了哥哥的意有所指。

  在村子里沈培川也是很好说话放他们回来。

  原来是留着后手。

  何瑞行冷哼了一声,“你以为呢,不然舆.论怎么会在短短的两三个小时里就铺天盖地,而且一面倒,你觉得没人在暗地里操作,事情会发现到这一步吗?”

  他指着新闻上的标题,“看看,字字句句都是直指何家。”

  何文怀这会儿气消了一点,他早就知道这是有人操作的,不然这新闻不会这么快传开。

  现在他得去一趟宗家。

  看到这一对不省心的儿女,他就一肚子的气,“我生你们干什么?你们有瑞行十分之一,我也算省心了,天天给我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