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26章 无尽的寒冷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明显是戏弄。s.xssodu.

  好在他没有直接拒绝林蕊曦让她伤心,那点戏弄也不算什么了。

  林辛扭过头,鼻腔酸的厉害,“谢谢。”

  她扭头想要走,被宗景灏抓住手腕,他弯身和林蕊曦对视,“爸爸有话和你妈咪说,你先到外面去好不好?”

  林蕊曦可乖巧了,用力的点了点头,自己趴在台子上,往下滑,林辛怕她摔了,伸出手去接她,她还不让,“我没事,不用接,你和爸爸说话吧。”

  说完就迈着小短腿走出去了。

  林辛望着女儿小小的身影,内心的不安越发的深了,要是知道这个她自认为的爸爸,不是爸爸,她会怎么样?

  林辛不敢往下想。

  她怎么会认宗景灏叫爸爸呢?

  简直,太荒唐了!

  林辛神思飘忽间,宗景灏手上用力,她身子忽然往前一跌,扑进宗景灏的怀里,宗景灏扣住她的腰,手臂用力一揽,她的整个身子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林辛一惊,“这是你家,外面有人。”

  宗景灏没理会她的话,而是伸出另一只手关上洗手间的门。

  林辛的心随着关上的门咯噔一下子。

  “你,你,你要干什么?”

  宗景灏并没有回答她,只是俯首看着她。

  林辛胡乱的躲开他直视的目光,“饭菜都做好了,该吃饭了。”

  宗景灏勾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和自己对视,他的瞳孔漆黑,翻滚着惊涛巨浪。

  林辛的心一紧,小心翼翼的问,“你不高兴吗?”

  宗景灏沉默不语。

  林辛更加的不安了,“是不是因为小蕊?她从小没有爸爸,可能把你认错了,你别介意,我以后——”

  “那晚,你真的没有失身?”

  突如其来的语,她没明白过来。

  她愣愣的看着他好几秒。

  “你是指——”她的神经紧绷起来,似乎已经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当时她昏过去了,醒来时,她身上的衣服被脱了,下身裤子的纽扣也被解开。

  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她没有失身,至于在她昏迷的时候,何瑞泽对她做了什么,她并不知道。

  她对上宗景灏的眼睛,不闪不躲,坦然的道,“我不知道他对我做了什么,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没碰我。”

  准确的说,不是没碰,是何瑞泽要碰她的时候,她醒了。

  如果她醒来的时间再晚几分钟,她不知道后果是什么样子的。

  轻轻地她垂下眼眸,眼泪藏在了眼底,“对不起。”

  宗景灏想到那个她被脱了衣服的视频,浑身的血液就往他的脑子里冲。

  “对不起什么?”

  “我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脑子很乱。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句话,为什么要向她道歉。

  她伸手推他,宗景灏不但没松,反而扣住她的脑袋,吻住她的嘴唇。

  噙着她的唇瓣在嘴里允,林辛的大脑忽然被什么炸开,翻天地覆,她用力的推着宗景灏,“你为什么忽然问我这个?”

  是不是他知道了那天的什么细节?

  连她都不知道的细节?

  宗景灏没回答她,而是重新扣住她的脑袋,再次吻着她的嘴唇,林辛想要问个究竟,双手推搡着他坚硬的身躯,“唔——你告诉我唔——你,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她的反抗迎来的是他更加野蛮的亲吻,他强横的抵住她的唇,丝毫缝隙不留,夺走她所有氧气,迫使她失去语的能力,只能去主动允他口腔内的空气。

  狭隘的空间,热情四溢。

  他的脚步逼近,林辛不得不往后退,咣当一声,她的后背抵在了洗手间的门上,发出声响。

  在客厅里陪林蕊曦的于妈和庄子衿同时朝着洗手间看过去。

  都是过来人,似乎又了解里面发生了什么。

  于妈笑着,“年轻人。”

  庄子衿可不像于妈这般开心,只是浓浓的怅然。

  她舀了一勺子的鸡蛋羹喂进林蕊曦的嘴里,“都离婚了,这样不太合适。”

  “离婚,可以复婚啊。”于妈就觉得他们两个合适。

  她没见过宗景灏对那个女人这么有耐心过。

  特别是林辛走后,他那段的情绪就像是阴晴不定的天,说发火就会发火。

  她没见过那样暴躁的宗景灏。

  庄子衿淡淡的道,“哪有那么容易。”

  这两个孩子,就是最大的阻碍。

  他不相信,宗景灏那样的人,能够接受这两个孩子。

  不是宗景灏,是很多男人都接受不了吧?

  又不是世上的女人死绝了,去找一个生了两个孩子的女人。

  平心而论,如果他的儿子还活着,找了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女人做老婆,她心里也会不舒服的。

  更何况是宗家这样的家庭,更会不同意的。

  他们家族企业,财产庞大,怎么会允许外人掺和进来。

  庄子衿的不同意,看在于妈的眼里,是在生气当初宗景灏和林辛离婚的事,成了心里的坎。

  “别担心,过些日子就好了。”于妈在心里盘算着,等到林曦晨好些,她带去找找宗启封,让他看看,出出主意,看看这两个孩子是不是宗景灏的。

  于妈还是觉得这两个孩子是宗景灏的,明明和他小时候长的那么像。

  现在不是有什么dna嘛,去验验就清楚了。

  她听说现在弄根头发就能验。

  于妈朝着洗手间看去,“夫人为少爷定下的婚事,自然是好的。”

  庄子衿听到这话,抬起头看着于妈,欲又止,微微的叹了口气,往事不想再提,低下眼,继续喂林蕊曦吃蛋羹。

  洗手间,林辛喘着粗气,脸色涨的通红,她快要被闷死了,她不停的拍打着野蛮的男人,男人丝毫不为所动。

  林辛的心一横,张口咬了下去。

  宗景灏痛的闷哼了一声,力道松下来,林辛趁机推开他,“这是在家里。”

  外面都是人,让人知道了,多难为情。

  宗景灏并未因为被推开而生气,反而注视着她问,“那不在家里就可以?”

  林辛,“……”

  “你——”她半天说不出话来,憋出两个字,“讨厌。”

  宗景灏轻笑,伸手抚摸她红肿的唇,“我哪里讨厌?”

  林辛低着头,这人怎么会那么无耻呢?

  脸呢?

  脸呢?

  脸要不要了?

  是流氓吗?

  “不要了。”

  林辛,“……”

  她诧异的盯着他,他,他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

  难不成他是她肚子里蛔虫?

  宗景灏清了清嗓子,正经道,“你脸上,分明写着,三个大字。”

  “什么?”林辛问。

  “臭流氓。”

  他一本正经的说粗话的样子,林辛还是头一次见。

  林辛撇过他的目光,不敢直视,否认道,“没有。”

  她的声音很小,显得底气不足。

  刚刚她在心里就是这样骂的。

  这时,宗景灏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不看,宗景灏也大概猜到是谁打来的,刚刚发了视频,他没主动回电话,这会儿该沉不住气找他了。

  林辛不见他接电话,问道,“你手机响了,不接吗?”

  宗景灏缓慢的抬起手,抚平她领口的一丝凌乱,“你先出去。”

  林辛点点头,转身拉开门走出去。

  洗手间的门关上的那一刻,宗景灏的脸色沉了下来,没有了一丝笑意,甚至是无尽的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