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35章 刑期一年六个月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没有得到答案,车子就开走了。s.hbacyy.

  何瑞泽这话,无端在林辛心中埋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不要傻傻的付出真心,被眼前的好,蒙蔽双眼。

  这话分明就是在指宗景灏。

  宗景灏瞧出她的心思,冷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她皱眉。

  “放心上了?”

  林辛没回应眨了眨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没有。”

  她没信,也没全不信,总觉得他那句话有深意。

  她酝酿了一下,“关于那个新闻,算了吧。”

  “你想清楚了?”

  林辛扭头看向车窗外,那些快速划过的风景,就像过眼云烟的往事,往事不可追。

  她淡然地道,“想清楚了。”

  “嗯。”

  她自己想清楚就行,他不干涉。

  其实这样也好,还了何瑞泽的情,断了所有的份。

  车厢内忽然安静下来,两人没再搭话,气氛变得微妙。

  中间宗景灏接了一通电话,是关劲打过来的。

  说是何文怀去公司了,在等他。

  林辛做了决定他自然要去解决接下来的事情。

  新闻的事不追究了,但是视频事还没解决。

  他可不希望林辛被脱衣服的视频传出去。

  很开车子停在了万越集团大楼前,宗景灏下车把车钥匙给了林辛,交代道,“早点回去。”

  林辛接过钥匙,点了点头,“好。”

  看着他走进大厦内,林辛坐到驾驶的位置上,启动车子开去机场。

  她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时间刚好来的及。

  距离机场不远的地方,可以看到刚起飞的飞机犹如一只掠过海面的鸥鸟,冲向蓝天。

  她将车子停在停车场,步行到机场出口大厅。

  不管什么时候,机场总是人来人往,上演着相聚和别离的地方,有欢笑,有离别的泪。

  林辛的目光在人群中巡视。

  “林。”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她转身,便看到艾伦正在朝她招手,她穿着休闲套装,白色的运动鞋鞋,衣袖挽在手臂,身后放着行李箱。

  威廉夫人站在她右后方,穿着象牙色的套装,蓝宝石的整套首饰,得体又优雅。

  林辛笑着走过来,“我来晚了。”

  “可不是,我们都等你半天了。”艾伦抱怨,往她身后看,“就你一个人来吗?林曦晨那小子没来接我吗?”

  “他受了点伤,不愿意出屋,而且他不知道你来。”林辛也不知道她回来。

  艾伦碰了一下她的肩膀,“是不是意外我会来?”

  “嗯。”林辛实话实说。

  “还不是为了帮你。”她给林辛使眼色,林辛一下就明白了,她会来是威廉夫人怕她在国内忙不过来,派她过来帮助她的。

  就算威廉夫人不派一个人过来,林辛也不会生她的气。

  她能有现在的成就,都是威廉夫人给她的机会。

  “夫人。”林辛早就把这个妇人,当成自己的亲人。

  威廉夫人优雅一笑,“走吧。”

  林辛主动帮着拿着行李,“车子就在外面。”

  林辛放行李,艾伦帮威廉夫人拉开车厢的门。

  “林,怎么回国之后,你变大方了?”艾伦仔细打量车子的装置,最高配,要知道林辛是很节省的,怎么会买这么豪的车子?

  “这不是我的车。”林辛说道。

  她才没闲钱去买一辆这样的车子。

  艾伦起了八卦的心思,靠了过来,暧昧的道,“那这车子谁的?别说话,让我猜。”

  艾伦托腮,想了想,“是个男人送的,而且还是个有钱的人送的?”

  这车子的色调,配置,都很男性化,借她车的人肯定不是女人。

  穷人也买不起这样豪的车。

  那结果就是一个有钱的男人,和林辛关系很好,车子都可以给她开。

  “我猜的对不对?”艾伦得意的问。

  林辛故意装没听见,“你说什么?”

  艾伦一下子就炸锅了,“你装什么啊?你明明听见了,你故意的是不是,为什么不想说?你不会这么快就找到男人了吧?”

  她猜测道,“难道是你儿子的爸爸——”

  “艾伦,做了那么久的飞机,你不累吗?安静一会儿行吗?”威廉夫人打断她。

  艾伦不知道,威廉夫人大概猜到这是谁的车,应该是哪位逼着她回国的男人。

  艾伦撇撇嘴,拍了一下林辛的肩膀痛“行吧,这次看在夫人的面子上,先放过你。”

  “对了,今天有什么安排?”艾伦没有一点坐飞机的疲态,反而显得很兴奋。

  “你不需要休息一下吗?”林辛看她一眼。

  “也不累。”艾伦伸了个懒腰,“秦雅呢?怎么和你一块来接我们?”

  “她在店里。”

  “哦。那我也去吧,顺便熟悉一下环境,你带夫人去酒店休息就行。”

  “你确定?”林辛问。

  “我确定。”

  林辛在前面的u型路口,调转车头改变方向,朝着店里开去。

  把艾伦送到店里,她和威廉夫人也顺便看了一眼店里的装修,按照主店的风格来的,很有范儿,没有毛病挑,威廉夫人也很满意。

  elo是她一生的心血,即使是分店,她也不允许敷衍。

  参观完,林辛送她去酒店休息。

  “z国是不是有日子讲究?”威廉夫人问。

  林辛点了点头,“是的。”

  “那我们还要选个好日子办开张仪式,入乡随俗,毕竟你也是z国人。”

  “我看了时间,后天就是好日子,宜搬新房,开业,动土。”店里装修她就看了日子,算着时间来的,刚好店里装修好,也到了那个日子。

  “你有安排就好。”威廉夫人显得有些累了。

  林辛打开酒店房间的门,放下行李,给威廉夫人倒了一杯水,“你喝点水,洗个澡休息一下,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嗯,你去忙吧。”

  现在要准备开张的事情,有很多事情要安排,时间不多,她得在开张之前安排好。

  离开酒店林辛也去了店里,选请柬,布置会场。

  回国到现在,林辛在这一刻才觉得真实。

  万越集团,会客室。

  “关于视频的事情,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它流出去,会彻底销毁。”何文怀亲自来和宗景灏谈的。

  何瑞泽回去说视频的事情解决了,只要开个记者会,他承担所有责任。

  要洗白是不可能了,毕竟事态演变的太恶劣,没有人受惩罚,挽回不了何家的声誉。

  他主动承认,是他欺负了林曦晨,也愿意接受惩罚。

  警方那边判的重,以故意伤害罪判的,刑期一年六个月。

  按照正常程序是没这么久的,毕竟林曦晨没有受重伤,是网络力量太大,警方那边有压力,何家也不想节外生枝,干脆就判的狠点,让那些关注这件事的人都消了气。

  何家的名声也就挽回了,他们没有仗势欺人,他们是守法的好公民,犯了错,就要受惩罚,并且比一般人惩罚的重。

  堵住悠悠众口。

  “那个琳琳的——”何文怀欲又止。

  意思却很明白。

  “我看诚意。”宗景灏不咸不淡的道。

  光靠一张嘴?

  当他三岁小孩呢?

  诚意是摆在明面上看的,不是靠嘴说的。

  何文怀将视频原件放在了桌子上,“没有备份,也没有任何软件保存,你放心,这次虽然闹的不愉快,但是两家交情仍是有的,我怎么会出尔反尔。”

  宗景灏拿起来端详两秒,“你放心,只要视频不出现,你女儿的就不会出现。”

  “这——”

  “怎么,信不过我?”

  何文怀为难,这东西在他手里,那岂不是随时被他威胁?

  这种时刻别人威胁的感觉可不好。

  “当然信的过,只是,毕竟关系到我女儿的名誉,我不得不上心。”何文怀此刻一副慈父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