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37章 先有性还是先有爱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景灏往里面看了一眼,心中了然,大概林辛也在这里吧。s.hbacyy.

  而苏湛心中可是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宗景灏的车子借给别人了?

  “男的,女的?”苏湛走过来朝着宗景灏眨眼睛,“你不是正在追前妻吗?怎么又换口味了?”

  “滚!”宗景灏横了他一眼。

  沈培川笑,“你就欠,长到八十还是这么幼稚。”

  “你才幼稚。”苏湛跨步上前,从后面扑到沈培川的背上,搂着他的脖子,“哎,你看见过他前妻没有?”

  沈培川诚实的点头,“见过。”

  六年前宗景灏结婚,实际隐婚,而且也不是宗景灏想要的婚姻,没介绍给他,当时他又正在升职期间特别忙,后来没多久就离婚了,所以没机会见。

  这不是关劲找他帮忙,他还没机会见呢。

  听关劲说,现在宗景灏现在似乎对这位前妻又上心了,不过他也明白,宗景灏为什么上心。

  应该是因为孩子吧。

  那天他见过林曦晨五六岁的模样,时间也符合。

  进入聚贤山庄,亭台楼阁四处环绕,走廊蜿蜒曲折,红色的灯笼在边沿散开一路到大厅。

  他们进来,立刻有接待过来。

  “请问是苏先生吗?”

  “嗯。”苏湛定的地方自然用的他的名字。

  “请跟我来。”接待走在前面带路,将他们引到包间。

  房间很宽敞,那用上好檀木所雕刻成的桌椅上细致的刻制着不同的花纹,处处流转着古色的气息。

  这里的包间和外面不同,不是私密很好的单间,而是犹如长廊一般,用屏风隔着,隔出的房间,每一面屏风都是不同的图案。

  接待者将菜单递上,苏湛当仁不让,“菜我来点,吃我拿手。”

  沈培川啧啧的笑。

  苏湛斜眼横他,“笑个屁。”

  “怎么说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还是个律师,说话就不能文明点?”

  “工作时整天摆着一张老佛爷脸,现在私人空间,还不准我放松了?你们,你们谁有我累?”

  “滚吧。”沈培川都懒得和他说话了,开了个律师事务所,案子都给所里的律师做了,他都多久没亲自上过法庭了?

  还有脸说什么累?

  苏湛清了清嗓子,“你说话文明点,看不到这有人吗?”

  他故意给沈培川使眼色,让他看接待女孩。

  “神经。”沈培川懒得理他。

  宗景灏显得十分沉默,明明坐在两人中间,偏偏像是不存在似的,他手里拿着手机,指腹在屏幕上来回摩擦,想要打个电话给林辛,问问她是不是也在这里吃饭,但是看到身边这两个,他打消了念头。

  点完菜,苏湛将菜单递给接待,交代了一声,“快点。”

  “好。”

  这里上菜快,半个小时,菜上齐。

  苏湛开了一瓶酒,一一满上,“回回都是我们三个太没劲了。”

  “你还想找谁来?菲菲?”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苏湛立刻瞪眼。

  沈培川笑,“还没放下呢?”

  刘菲菲苏湛的初恋,大学那会儿谈的,苏湛很喜欢她,可是后来分手了。

  到现在苏湛也不愿意透露为什么分手了。

  只是知道,这个女人成了他的禁忌,不准别人说,他自己也没再谈过恋爱,身边有过几个女人,但没认过真,都是随便玩玩。

  “你说这人的感情,是先有爱,还是先有性?”苏湛灌了一口酒,辣的皱了皱眉,“爽。”

  “这个不得问你吗?你经历的最多。”沈培川陪他喝了一杯。

  苏湛朝宗景灏抬下巴,“应该问他,当初和白竹微,不是因为一时没把持住,才跟人家好的吗?”

  因为要了人家一夜,要负责,和人家谈恋爱,后来又因为被骗了一次,就又不要人家了。

  这是有情呢?还是无情?

  宗景灏拿眼瞟他,“吃饱了撑得?”

  “这也没外人,我说的也是事实嘛,你要了人家的初.夜,又抛弃了人家,你说你是不是挺差劲的?”苏湛喝了两杯酒,说话的声音也大了几分。

  右边的屏风后,坐着几个女人,听到这边的声音都是一愣。

  艾伦反应特别大,“果然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这地方是秦雅挑的,说是在网上看评分特别好,环境好,菜色好,只是没想到所谓的包间只是用一道屏风隔着,一点都不隔音。

  林辛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轻轻的往后撤了点身子,透过缝隙看到那边的人。

  只见苏湛的手臂搭在宗景灏的肩上,“说真的,你有没有喜欢过白竹微,还是只是因为你碰了人家,而负责任?”

  林辛屏住呼吸,莫名的,她也想知道这个答案。

  手指用力的扣着椅子上的雕刻的花纹。

  宗景灏灌了一口酒,“有点吧。”

  他对白竹微从未心动过,后来和她在一起的确是因为那晚的责任,那晚虽然他意识不清晰,但是带给他的美好至今他都无法忘怀。

  如果说不爱,他却忘不了那夜。

  所以说,算是有点吧。

  苏湛砸了砸嘴,“那也就是说,是先有性,能更加的勾起感情?”

  毕竟宗景灏没睡过白竹微的时候,是不喜欢人家的,睡了一次,就有点喜欢了,不是性更能增进感情吗?

  “律师的逻辑就是牛逼。”沈培川朝着苏湛竖大拇指。

  苏湛斜眼瞪他,“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三十几了,还是处男?”

  沈培川,“……”

  他特想骂一句,你大爷!

  屏风这边,林辛有些食不知味,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就是没了胃口。

  “是这里的菜不和胃口吗?”秦雅问。

  林辛往嘴里塞了一口菜,说没有,“这里的菜很好吃。”

  “我第一次吃这么地道的中餐。”威廉夫人对这次的晚餐很是满意,“而且环境也很好,很有z国风,我喜欢。”

  “你满意就好,这次z国之行,一定不让您失望。”秦雅给威廉夫人倒了一杯酒。

  “不喝了,我吃饱了,该回去了。”虽然威廉夫人保持的体态很好,但是毕竟上了年纪,精力有限。

  “我和你一起。”艾伦也觉得累了,下了飞机她没休息就去了店里,到现在感觉到了乏累,她需要休息。

  “我送你们。”林辛起身道。

  “不用,不用。”艾伦朝着她摆手,“你也在店里忙了一天,该回去看看孩子了。”

  “那我的车给你。”秦雅把自己的车钥匙给艾伦。

  艾伦拿过钥匙扶着威廉夫人离开.包间。

  林辛揉了揉脸,“我去结账。”

  秦雅跟着她,“林姐,我看你心情不好。”

  林辛否认,“有吗?”

  “有啊,你今天一天都挺开心的,就是吃饭时,我看你变了脸。”

  “我高兴。”林辛扯着笑,店就要开张了,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秦雅笑。

  林辛垮下脸,“我的表情真的写着不高兴吗?”

  秦雅认真的点了点头。

  仔细想想自己为什么忽然不高兴了?

  是知道宗景灏和何瑞琳睡过不高兴,还是因为宗景灏喜欢过何瑞琳而不高兴?

  她不知道,总之,就是不高兴。

  林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打起精神来,走到前台付钱。

  “乾字号包间,一共消费5800。”

  林辛掏出卡递上,忽然她被一抹欣长的黑影笼罩,有人先一步递上卡,“刷这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