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39章 人心残忍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何瑞琳面色红润,喘息间都有浓重的酒味,很明显是喝了很多酒。s.xssodu.

  看到撞到的人是林辛时,她愣了两秒,而后笑道,“真是冤家路窄。”

  林辛并不想和她纠缠,侧身想要撇过她,但是她却不肯让,“林辛,你现在高兴了吗?我哥去坐牢了,一个守着你十年的男人坐牢了。”

  林辛的表情很淡,对于这件事情,并不想去细数其中恩怨。

  凡是有因必有果。

  如果何瑞泽不对她和林曦晨做出那种事情,他不会有今天。

  她没有报仇的快感,只觉得满心惆怅。

  “你是不是特别开心?”何瑞林靠着门,盯着屋顶白荧荧的灯光,眯着眼睛,“你觉得什么是无情?”

  “不好意思,我们不熟。”林辛侧身走进洗手间。

  这次何瑞琳没拦她,林辛上完洗手间,走到水池前洗了手烘干,何瑞琳还站在那儿,她装作没看见,从里面走出来。

  “我被强.奸了。”在林辛刚走出两步时,何瑞琳看着她的背影说道。

  林辛的脚步分秒没停。

  “宗景灏让人干的。”她笑,“我跟了他很久,他也疼过我,爱过我,可是他无情起来,哪怕曾经是他的女人,他也不手软。”

  她知道林辛听到了。

  她勾着唇,继续说道,“你觉得他对你好吗?”

  林辛的脚步一顿,双手遽然攥紧,的确,现在他对她不错。

  “别被他的表面骗了,他其实就是个无情的人,只是伪装的好,你要是相信了他,我就是你的下场,当然也会有别的女人代替你,就像你代替我一样。”

  “你以为我会信你,你只是得不到,故意来挑拨我和他的关系而已。”林辛并不相信。

  “你觉得我哥为什么要承担一切?因为我。”何瑞琳心痛,真心对她好的也就何瑞泽,夏珍渝对她也不错,但是她更偏爱儿子。

  “宗景灏拍了我被强.奸的视频,如果我哥不去坐牢,就会爆出来,到时候我就毁了。”何瑞琳故意说给林辛听。

  林辛想起那天何瑞泽忽然冲到车前的决绝的样子,他要承担一切,原来是为了何瑞琳?

  想到何瑞泽对何瑞琳的在乎,她信了。

  即使心理有些膈应,但是面上没在何瑞琳面前表现出来。

  “这些都不关我的事情。”

  她平静的外表下,内心却不平静,她万万没有想到,宗景灏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

  何瑞林怎么说都跟过他,他怎么能这么做?!

  她觉得心口闷的厉害。

  宗景灏的残忍超出了她的想象。

  他怎么能去毁一个女人的清白?

  他这样做,和何瑞泽有什么区别?

  甚至比何瑞泽的行为更加的恶略。

  何瑞琳没想到她这么冷静,“行,我期待看到你的下场。”

  林辛没做停留,迈起脚步继续走。

  “六年前你让我哥到a国去调查一件事情,你还记得吗?”

  林辛当然知道,她当时怀疑那个人是宗景灏,可是后来调查的结果不是。

  再他提出离婚,她也就死心了。

  “我哥骗了你,那晚的那个男人不是a国人。”

  林辛没停脚步,明显她故意说这件事情的。

  至于目的——

  她不清楚,但是她唯一能肯定的是,何瑞琳绝没那个好心,告诉她真相。

  或许她一开始就是谎,不过是用来引诱她的诱饵。

  她慢慢的转身看着何瑞琳,“别费心思了,我不会上当,也不会相信你。”

  何瑞琳并没有因为林辛的话生气,而是很愉悦的笑了一声,“我蠢了很多次,失败了很多次,但是我不可能一直失败,我一定会成功一次。”

  林辛冷声,“人在做天在看,违背道德良知的事情,永远不会成功。”

  “我和你有仇吗?”何瑞琳冷笑,“但是你要出来抢我的男人,我怎么能不恨你?”

  林辛无话可说,和宗景灏所有的缘分不过是小时候的一份婚约。

  就算后来她和宗景灏结婚,也没想过要破坏她和宗景灏之间的感情。

  是她三番两次的陷害她。

  “是你自己把自己弄到现在这样的,如果你够信任你们之间的感情,何必在乎我的存在?”

  林辛的话戳到了何瑞琳的痛处,他们之间连感情都没有,哪来的信任?

  宗景灏承认她的身份,还不是那一夜的情分?

  而那一夜,还是这个女人!

  “林辛,我们走着瞧,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让你好过!”何瑞琳终于笑不出来。

  面目狰狞可怖。

  林辛一笑了之。

  何瑞琳何止是现在才有这个念头,从宗景灏和她结婚,她就一直想要她死。

  回到包间,桌子上放着两个空酒瓶,她去洗手间这会儿的时间,他们三个好像喝了不少酒。

  “嫂子,你来我敬你一杯。”

  看到林辛走进来,苏湛端着酒站了起来。

  他兴许是喝酒不上脸,脸色不红,只是说话时酒气浓重。

  “你喝醉了。”林辛坐下来,这次她没做到宗景灏身边。

  来的时候,她的手一直被宗景灏攥着,她只能做在他身边。

  但是听了何瑞琳的那句话之后,她真的是被震惊到了。

  何瑞琳跟过他,千错万错,怎么能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去对付她?

  女人的清白,何等的重要。

  现在他对她好,这种好能维持多久?

  如果他厌倦她了,对她没有新鲜感了呢?

  是不是也会这么对她?

  林辛不敢深想,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凉了。

  为什么人心都这么残忍。

  苏湛一愣,总觉得气氛忽然变了,在林辛进来的时候变了。

  很快他发现了哪里不对劲,虽然来得时候林辛也不乐意,但是和宗景灏的关系还是很亲近的。

  事情从林辛出去了一趟回来变了,她没坐在宗景灏身边,脸色也不大好。

  这是那个环节出错了?

  苏湛一头雾水。

  宗景灏眸色沉沉,自然是感觉到了林辛忽然有距离感的表现。

  苏湛不敢乱说话,气氛太压抑。

  他悄悄的坐回位置上,本来还想起哄让宗景灏和林辛喝个交杯酒的,这下什么也不敢说了,跟鹌鹑似的,躲在沈培川身边。

  宗景灏端起跟前的那杯酒,张口含住杯口,浮荡的涟漪时而漫过舌头,时而裹住牙齿,他愈发的唇红齿白,风度翩翩,“今天,散了。”

  他将饮尽的酒杯放到桌子上站了起来,路过林辛身边时,朝她伸出手,“我们该回家了。”

  林辛站了起来,并未将手放进他的手里。

  苏湛在身后给林辛竖起了大拇指,连宗景灏的面子都不给,牛逼!

  他必须给这个敢给宗景灏脸色看的女人,点一个赞!

  宗景灏回头看了一眼幸灾乐祸的苏湛。

  苏湛吓得一个激灵,忙解释道,“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是瞎子。”

  他捂着眼睛。

  宗景灏的笑话不好看。

  等到宗景灏和林辛离开.包间苏湛才敢放开手。

  “怂货。”沈培川灌了一口酒,起身,“可以回去了。”

  苏湛连忙点头,“他们是不是吵架了?刚刚还不是好好的吗?怎么说变就变?”

  “谁知道呢。”沈培川也弄不清楚。

  外面。

  “你喝酒了,我来开车吧。”林辛说。

  宗景灏并没将车钥匙给她,而是直接上了驾驶位,并且启动车子。

  林辛站在车旁没上来。

  他侧过头看林辛,“怎么,怕我开的车不安全?”

  “没有。”

  “那为什么不上来?”

  林辛犹豫了一下,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宗景灏把车子开出去。

  他车速放的快,而且方向不是回别墅的路线,林辛皱起眉,“你要带我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