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49章 露成这样给谁看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过仔细想想何瑞琳也不小了,不嫁给宗景灏,也会有别的男人,豪门大家族,感情没利益至上,说不定就和那个家族联姻了。s.hbacyy.

  这样一想,也不觉得何瑞琳买走婚纱奇怪了。

  “林。”威廉夫人走过来。

  林辛收起脑海里那些七八糟的想法,看着威廉夫人,“夫人。”

  威廉夫人拉住她的手,“我要回去了,以后这里就交给你了,leo这个品牌是我一生的心血,你要替我守着它。”

  “我知道。”林辛知道leo对威廉夫人的重要性,“我会把它当成我一生的事业去做,保护它维护它。”

  “我相信你。”威廉夫人拥抱她,和她行了个贴面礼,“保重自己。”

  “不能再留几天吗?”林辛挽留。

  对于这位妇人,林辛不止把她当做是老板,更是把她当做是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亲人。

  “我还有事,来这里时间也不短了,我该回去了。”

  “我送你。”林辛让秦雅把车钥匙拿过来。

  威廉夫人笑,“你穿成这样怎么开车?”

  林辛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礼服,而后笑了,她伸手将裙摆提起来,在前面打了一个结,露着两条笔直的双腿,“这样就可以开车了。”

  威廉夫人笑,宠溺的撩了一下她的头发。

  林辛和威廉夫人出门,秦雅和艾伦送她们到门口,林辛回头看着她们两个,“我会安全把夫人送上飞机,这里的善后就交给你们了。”

  “好,放心吧。”艾伦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朝她摆了一下手。

  把威廉夫人送走,林辛回到店里,一切事物基本都被秦雅和艾伦收拾好,接待处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

  于豆豆看见林辛走进来,他站了起来,有些抱怨的道,“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你的店今天开张怎么不叫我,虽然我没什么钱,但是也能给你凑个人数不是。”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是忘记了。”林辛抱歉的道。

  于豆豆知道她不是那种门缝里看人的那种人,也并没要真生气,今天他过来也不是为了质问她,而是关于翻案的事情,宗景灏那边推迟了,他心里没底,来问问她。

  “关于那场车祸的事情,你怎么想的?不着急吗?为什么要推迟,不是过的越久,对案情越不利吗?”

  上次宗景灏说把事情交给他,她就没问过,今天于豆豆不问起,她都快忘记了。

  她坐到沙发上,揉了揉眉心,脑仁跳跳的疼。

  “你不舒服?”于豆豆关心的问,“是不是我不该问你?”

  “不是。”林辛摇头,“晚上我看见他,问问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推迟。”

  “好。”于豆豆看出林辛的情绪不高,“那我先走,有什么消息随时联系我。”

  “好。”

  于豆豆走后,林辛和秦雅一起整理今天接下的单子,一共两单,这不是服装店,那样卖一件是一件,这是别人下一个单子,根据客人的需求,去设计出一件适合客人的‘衣服’。

  当然这里的价值,也是普通衣服不能比拟的。

  普通人穿不起。

  秦雅现在需要机会,这两个订单林辛分给她一个。

  另一个给了艾伦。

  艾伦拒绝要,“人家指明要你的设计,我来做不合适,再说,我也不需要这个单子,表现实力。”

  她仰了仰脑袋傲娇的道,“我已经很有名了,不需要机会。”

  秦雅则是缄默,她需要这样的机会。

  她热爱设计。

  “行吧,那都给小雅。”林辛笑着把客人资料都给了秦雅,“好好表现。”

  “可是——”秦雅觉得这样不好,她那能独揽这些,毕竟林辛给了她不少机会。

  “没有可是,到时候我会先给客人看设计,如果满意我再说是你设计的,左右客人都满意了,也不会有异议。”林辛已经想好了。

  “可是……”

  “别可是了。”艾伦打断她,“林已经不需要去证明自己,现在是你需要这样的机会,你跟在她身边这么久,她自然想你好,安心接受吧。”

  秦雅内心感激,面上却嘴硬,“不怕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吗?”

  林辛摸她的头发,“我倒是希望你可以。”

  这个女孩跟她时间也不短了,做事认真,负责,而且她有实力,需要机会展现自己。

  秦雅长开双臂一把抱住林辛,“谢谢姐。”

  “你都叫我姐了,还谢什么?”林辛拍了拍她的背。

  “你们这是不要我了吗?”艾伦站在一旁吃醋。

  “没有。”林辛将她拉过来,三个女人抱在了一起。

  林辛拍了拍两人的背,然后放开他们,“今天都早点回去吧,累了一天了。”

  “确实累了。”艾伦说,“好久没这么干过活了。”

  “嗯,我也需要好好想想,这两个客人的需求。”秦雅说。

  “嗯,你们先走,我等会走。”

  “那你也别太晚了。”

  “要不我关门吧,小曦和小蕊还在家里。”秦雅觉得林辛比她忙的多,需要操心的事情也比较多。

  “没事,我想一个呆一会儿,你们走吧。”林辛到现在脑子还有些混沌。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她很想一个人静一静。

  “走吧。”艾伦搂住秦雅的脖子,很明显林辛有心事,需要安静,她很理解。

  秦雅被艾伦拖出去的,她们两个住在一起,秦雅有车,又一起上班,很方便。

  她们走后,周围的空气貌似都跟着安静了下来,林辛坐在沙发上,托着脸,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从什么时候气氛变得诡异的?

  沈秀情和她收到的图片与短信有没有关联?

  这些事情串在一起,就像是一团理不直的乱麻。

  到底谁给她发那个图片?

  那条短信透露给她的信息,是给她发这些东西的人,对当年的事情很清楚。

  而且对她也很熟悉,这让她很不安。

  她拿出手机,打出;你是谁,为什么要给我发短信?

  文字一直停留在打字框内,不曾发送。

  因为她很明白,对方就是要用这件事情引诱她,至于目的是什么,她不清楚。

  这时,她的手机忽然响了,打断她的思绪,屏幕上的打字框被遮盖,显示着来电图标。

  是宗景灏。

  林辛看看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接起电话,很快传过来一道低沉的男音,“我在外面。”

  “我知道了。”

  林辛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打起精神,把灯关了,关上店门,她转身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车子。

  天色已经彻底黯淡,长长的街道灯火通明,宗景灏脱了西装,穿着单薄的衬衫,靠在车门上低头看手机。

  是沈培川发来的信息,他查清楚了沈秀情的死因,确实是自杀。

  把她带回去便关起来,没接触过任何人,身上也没有通讯工具,她的死,只能说明是预谋好的。

  让他想不明白的是,沈秀情为什么自杀?

  她的背后一定有人。

  沈培川又发来一条短信。

  “在看什么?”林辛走过来。

  “没有什么。”宗景灏收起手机,发现她身上的礼服裙摆打了一个结,在大腿的位置,露着一双白皙,笔直,纤细的腿,他的眸光微动,这是什么打扮?

  露成这样给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