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54章 他喜欢那个女人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色在彩色的霓虹灯下五彩斑斓,风景快速的从车窗划过:不留一点痕迹。s.hbacyy.

  很快宗景灏的车子停在看守所。

  沈培川知道他要过来,安排了人在门口等他,他一下车就有人立即迎上来,“沈队在停尸间。”

  宗景灏颔首,示意他带路。

  停尸间一般位置都很偏僻,七拐八拐,穿过几个走廊才到一扇门前,房门推开,阴冷的气息迎面而来,为了不让尸体腐烂发臭,停尸间安装有24小时循环制冷的机器。

  进入门内明显感觉到了温度的下降。

  宗景灏面无表情,没有因为这个地方而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他进来的时候法医刚把沈秀情的尸体盖上,旁边的台子上还放着解刨的手术刀,很明显是已经检验好了。

  沈培川拿着尸检结果走过来,“可以很确定的说,她是自杀,而且是预谋好的。”

  沈培川看着尸检报告,详细的解释道,“她服用了一种药,在leo里的事件发生后,把她带回看守所的时间内,她又服用了另外一种药,两种药相克,有致死的效果,很明显她是知道的,才会两种药先后服下。”

  “只有这些?”宗景灏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这对他来说并不够。

  “沈秀情出去前见过一个人。”

  宗景灏心里有猜测,“谁?”

  “何瑞琳,我调查的监控,显示前两天何瑞琳见过她,并且买通人,将她放出来。”说话时沈培川小心翼翼的看着宗景灏,毕竟知道他曾经和何瑞琳的关系,“有当时的监控,你要看吗?虽然当时她带着口罩,但是,技术分析过了,就是她没错。”

  果然如他猜想的一样。

  以前他以为何瑞琳对林辛的针对,不过是因为林辛嫁给了他。

  现在他才明白,何瑞琳对林辛的恨意,何止是她嫁给他那么简单。

  更是,因为六年前。

  他的脸色在阴冷的空气下,绷的犹如蜡像,阴郁恐怖。

  “你有她的线索吗?”现在她几乎可以肯定,林辛的失联和她有直接关系。

  “查出结果我就让人监视她了,只是还没找到她人。”沈培川说。

  “立刻找到人!”他的双手攥的咯咯响,“是我低估了她的心肠。”

  沈培川看着他阴森的脸色,倒吸一口凉气,“我立刻加派人手。”

  沈培川打电话给属下,加派力度找何瑞琳的行踪。

  “你别太急,左右何家就是本市人,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沈培川道。

  宗景灏的喉结上下滚动,“林辛不见了。”

  “什么?”沈培川迷惑,“白天不还在呢吗?”

  “晚上联系不到的。”他的声音飘忽,很轻,风一吹就散了。

  沈培川心思细腻,毕竟自己就是查案的,一下就联想到事情的关键,“和何瑞琳有关?”

  这不是很明显吗。

  宗景灏撇了一眼盖着白布的沈秀情,“你说她的死,是为了什么?”

  沈培川思考了片刻,“会不会是拖延时间的障眼法?”

  用沈秀情的死绕乱他们的视线,拖住时间,等到他们弄清楚情况,林辛早已经被他们弄走。

  而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林辛。

  沈秀情就是一步死棋。

  沈秀情被判的是无期,就算不死,也要在里面过一辈子,限制自由。

  如果给她足够的好处她应该愿意。

  可是她都死了,有好处又有什么用呢?

  这点沈培川想不通。

  “我们先出去说。”沈培川在里面呆的久了,这会儿感觉到了冷。

  看守所的灯都息了,黑黢黢的,莫名透着一股阴森。

  回到大楼,沈培川推开办公室的门,问,“要喝点什么吗?”

  宗景灏没理会,整个人陷进沙发里,声音阴沉,“快点找。”

  沈培川明显察觉到他心情不好,而且是很不好的那种,像是在压抑着什么,随时可能会爆发,一点也不敢反驳他,掏出手机又给属下打了一通电话。

  那边接到他的电话,快速的说道,“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有线索了,何瑞琳在知音酒吧出现过,我正在这里搜寻她的人。”

  “我知道了。”沈培川挂了电话,看向宗景灏,说道,“有线索了,在知心酒吧。”

  宗景灏霍然起身,没有有句语快步往外走。

  沈培川跟上,走了两步又跑回来拿过桌子上的保温杯,边快步跟上宗景灏,边灌了两口茶。

  知音酒吧,这个时候正热闹,夜场现在才刚刚开始。

  因为要查案,那些来玩的人,被jing务人员统统叫到大厅内,排成队列,一一盘查询问。

  因为他们来到的时候,何瑞琳已经走了,几乎没留下什么痕迹,只是在一个卡座上喝酒。

  后来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现在线索是到知心酒吧又断了。

  宗景灏和沈培川赶到,他们已经盘查完了。

  “她就是单纯的来这里喝酒,后来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了,我们人已经去调看附近的监控,看能不能再找到她的踪迹。”

  沈培川小心翼翼的看向站在暗处的男人。

  他周身散发着寒气,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往后退。

  忽然,宗景灏转身,快步朝着门外走去,沈培川快速的跟上,“你要去哪里?”

  宗景灏没说话,只是上了车,沈培川交代了属下一声,“你们继续查,最快的速度找到人。”

  然后跟着上了宗景灏的车。

  明明是市区,车速被宗景灏放到了110,好在这个时间段路上车子少,不然,肯定会出车祸。

  沈培川抓着安全带,偷偷的看宗景灏,从未见他这般方寸大乱,做事这么没章程过。

  “你很在意林小姐?”沈培川试探性的问。

  知道他喜欢林辛,只是没想到林辛能对他的影响那么深。

  宗景灏是谁?

  20岁就接管了万越,早就练就了一身宠辱不惊的定力,这十多年来,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连脸色都没变过。

  可是今天,他在宗景灏的脸上看到了不安与恐慌。

  宗景灏目光不斜视,侧面的脸部线条和太阳穴连成一条直线,抻出的青筋突突的跳动。

  他在意,很在意。

  又何止是在意这么简单,他喜欢那个女人。

  很快车子停下来,沈培川也看清楚了他要来的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