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59章 那儿想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庄子衿没拐弯抹角,将心里话说了出来,“我不知道你和的关系是怎么样的,我就想,如果你们不能在一起,孩子我希望归我和抚养——”

  庄子衿想的远,想的多。s.xssodu.

  如果林辛能和宗景灏一起组家庭,那肯定好,如果不能,他希望宗景灏不要来和她们挣孩子的抚养权。

  如果真要挣,她和林辛挣不过他。

  所以先表明态度。

  “我和她并没办离婚证。”不是解释,胜似解释,“法律上我们还是夫妻,我喜欢您女儿,不是因为她给我生了孩子,是喜欢她的人。”

  庄子衿心里松了口气,这样自然好。

  只是不知道怎么去回应他的直白。

  “我要到a国出差,她陪我一块去,这两天可能不回来,小曦,小蕊还要麻烦你和于妈照顾,我怕不安全,别墅外我安排了人,要出门的话,带上他们。”宗景灏交代。

  “好,我会的。”

  谈完,庄子衿心里敞亮多了。

  “小蕊……”

  “在我房间里。”庄子衿好似知道他要问什么,快速的回答,“昨晚夜里醒了,非要找,没办法我就把她抱进我的房间里了,哄了很久,才哄好,这会儿应该还在睡觉。”

  庄子衿的话音还未落,就听见一道细软的声音,“妈咪——爸爸。”

  她穿着小黄鸭的睡衣,皮肤白白嫩嫩的,顶着凌乱的头发,露出白净的脸蛋儿,朝着宗景灏扑过来,甜甜的叫,“爸爸……”

  宗景灏将人抱进怀里。

  小家伙搂着他的脖子就是一通亲,好似因为昨天林曦晨不让她和爸爸亲近,这会儿要把昨天的补回来,“我想你了。”

  其实,她是怕爸爸会生气不要她了。

  声音里藏着讨好。

  宗景灏拂过她挡在额前的头发,她的整张脸都露了出来,饱满的额头,水灵的大眼睛,稚嫩的脸蛋儿,模样俊俏极了。

  他大拇指腹轻轻擦过她的脸颊,“那儿想?”

  林蕊曦转了转眼珠子,捂着小胸脯,“心里想。”

  “我妈咪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没看到林辛,林蕊曦东瞅瞅西望望。

  宗景灏脖颈微微绷紧,面上镇定自若,“你妈咪有事,所以没回来……”

  嗡嗡——

  这时宗景灏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沈培川打过来的电话,他并没有立刻接起来,而是放下怀里的林蕊曦,摸摸她的头发,“爸爸接个电话。”

  林蕊曦很乖,庄子衿过来说,“我带她去洗漱换衣服。”

  “这样也好。”宗景灏点头。

  看着庄子衿带着林蕊曦进房间,宗景灏走到落地窗前接电话。

  电话接通,“人找到了。”

  有一股电流从他的心中滑过,激励着他浑身的每一个细胞。

  沈培川说人找到了?

  他瞳孔漆黑,自以为很冷静,又不冷静的道,“现在在什么地方?”

  “郊外,我发定位给你。”

  电话挂断,宗景灏就收到了沈培川发过来的信息定位。

  他的边走边打开定位,这时林蕊曦从房间伸出脑袋,“爸爸要出去吗?”

  宗景灏的脚步一顿,回头看着她,“是的,爸爸要出去。”

  “什么时候回来?”林蕊曦问。

  “忙完就回来。”

  宗景灏没给她具体的时间,现在他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免得让她失望。

  “那和妈咪一起吗?”林蕊曦又问。

  “嗯。”像是从他的胸口里发出的声音,闷沉,却格外的坚定。

  林蕊曦咧开小嘴,露着一排洁白的小牙,眼睛弯的像是月牙明亮清澈,“那我等爸爸和妈咪一块回来。”

  宗景灏沉吟两秒,说道,“好。”

  他走过来蹲到她的跟前,望着她的样子,充满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林蕊曦歪着脑袋,眨眨眼睛,“是不是看小蕊长的好看?”

  他沙哑嗯,“我的女儿,长得很好看。”

  “是像妈咪多,还是像爸爸多?”林蕊曦拉着他的胳膊,没话找话,就想让他多陪陪自己。

  仔细看脸蛋鼻子嘴巴像他,眉眼像林辛。

  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

  “像妈咪,也像我。”

  “好了。”庄子衿知道小家伙的心思,将她抱起来,“你爸爸有事要去办,你跟我去把衣服换了。”

  小女孩的笑脸一下就塌了,撇了撇嘴,“我就是想和爸爸多呆一会嘛。”

  “又不是不回来了。”庄子衿安抚她。

  宗景灏往屋里看了一眼,转身走出别墅,上车,把手机蓝牙打开将定位连接到车里的导航内。

  他快速的启动车子。

  朝着目的地驶去。

  天色越来越亮,等他到地方,太阳已经冒出头,东方的云彩像是被火烧了一样红通通的一片,晨雾散去,一切生灵都仿佛恢复生机。

  车子快开到目的时,他看到郊区一片荒地内,停着一辆烧坏的面包车,周围拉了警戒线。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离的近,他的心越是慌乱。

  何瑞琳有没有伤害她,她有没有受伤?

  他一无所知。

  平时沉稳的步伐也有些凌乱,沈培川挑起警戒线,从下面钻出来,“你来了。”

  “人呢?”

  “在我车里。”沈培川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拉开车门,后车座卷缩着一个瘦弱的身形,她头发凌乱,脸上有灰尘,目光所到之处并没有看到伤,宗景灏稍稍松了一口气。

  “还好,人没事。”沈培川感到庆幸,“应该是累了,这会儿睡着了。”

  他将车门关上,似乎是怕吵醒睡在车里的女人,“你开我的车吧,等会儿,我开你的车。”

  沈培川将车钥匙递给他。

  宗景灏并没接,而是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我们找到这里的时候,车子正在着火,她扭到了脚,摔倒在离车子不远的地方,当时她醒着,说是有人想要烧死她,把她绑在车内,她逃了出来,才……”

  宗景灏的手遽然收拢,语气低沉,“当时这里没人吗?”

  “没有,应该是放了火人就走了,我让人去搜查了,看看在附近能不能找到人。”沈培川知道,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的,找到应该是不可能了,“好在人没事,何瑞琳也在手上,也算没出什么大事。”

  宗景灏微微蹙眉,心中似乎有什么疑惑。

  “要不先带她去医院看看脚上的伤?”沈培川重新将车钥匙第给他,“当时她说自己没事,我才没叫救护车。”

  这次宗景灏接过钥匙,拉开车门上车,带着‘林辛’去医院做检查。

  此刻的宗景灏很激动,也很紧张,终于,找到林辛了。

  躺在后车座的‘林辛’悄悄地睁开了眼睛,她看着前面开着车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宗景灏以后属于她了。

  至于林辛,就让她去死吧,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