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62章 你孩子的父亲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是不是很想知道,你孩子的父亲是谁?”何瑞琳慢慢逼近。s.xssodu.

  林辛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就在这时,门口进来一个带着鸭舌帽,脸上带着口罩的女人。

  之所以说她是女人,因为她的穿着,打扮就是女人的样子。

  只是看不清她的脸。

  咣当一声,破旧的铁门被关死。

  林辛站在屋子的后方,从这个女人进来以后,她的掌心就在冒冷汗。

  随着关上的门,她的心也狠狠的瑟缩一下。

  虽然她没有语,但是林辛就是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不友善,以及敌意。

  何瑞琳回头看了一眼,两人似乎很熟,“你来了。”

  女人淡淡的嗯。

  目光却是盯着林辛的。

  昏暗的光线林辛看不太清她的表情,况且还隔着口罩,只是那双眼睛,看着她的时候,充满恨意。

  林辛慌乱极了,面上强撑着镇定,“你是谁?”

  女人并没有回答她,而是阴恻恻的发笑,“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只要知道,从今以后,你的一切都将会是我的就行了,不过——”

  她话锋一转,笑的更加阴冷,“今天你落到我手里,我也不能轻易放过你,不然我怎么能对得起你,把我妈送进去,逼的我不离开b市,没想到我还能回来吧?”

  她话音刚落,就和何瑞琳一起将林辛围住。

  林辛用着一双探索,惊恐的目光,望着眼前的女人,“你是林雨涵?”

  “哈哈,还没傻透,还记得我呢。”林雨涵笑着,看向身旁的何瑞琳,“一起?”

  何瑞琳勾着唇,“今天她落到我的手里,我自然不会放过她。”

  林辛盯着关上的门,看有没有机会跑出去,林雨涵似乎看出她的意图,“不要想着逃跑,你跑不到的,我们布了那么大一个局,好不容易把你骗过来,你觉得我们会让你逃跑吗?”

  “你们怎么会在一起?”林辛故意说话拖延时间,伸手试图去摸口袋里的手机,才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

  “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林雨涵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为了今天,我花了四年的时间,目的就是报复你,如果当初你不回国,我还是林家大小姐,爸爸的掌上明珠,妈妈的心甘宝贝,可是这一切都在你回来变了,你说,我怎么能放过你?!”

  林辛甩开她的手,“当初林国安的公司遇到难处,是你捐款逃走,怎么能怪我,要怪就怪你心术不正——”

  啪!

  林雨涵一巴掌就劈了过来,打在林辛的脸上,她刚想还手,何瑞琳也围上来,抓住她抬起的手。

  林雨涵眯眼紧盯她,像是极大的怒意,逼得她窒息,火光穿透她的眸子,犀利的射向林辛,唇边含着笑,笑得讥讽,笑得毒辣,“死到临头了,敢反驳,还敢还手?!”

  “少和她废话。”何瑞琳早已经跃跃欲试,要对林辛动手了,想到她的风光,想到宗景灏对她的好,想到她生下的两个孩子,何瑞琳就恨,恨不得弄死她。

  痛!

  林辛不知道何瑞琳用什么击打她的腰,只感觉到刺疼,面对两个疯狂的女人,她没有还手的余地。

  她们没有章法,就像是市井泼妇,拳打脚踢,辱骂,抓头发,都往林辛身上招呼。

  林辛几次想跑,都被抓住。

  林雨涵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木棍,击打她的头部,她眼前泛黑,身体轰然倒塌,摔倒在地上,后来她没了意识,在昏迷前,听到何瑞琳说,“停手吧,别把人打死了。”

  “不弄死,这可是个定时炸弹,你确定她永远不会出现在b市,不会出现在宗景灏面前?”

  “我保证不会。”

  “你哥还是个痴情种……”

  后来她昏迷了过去,醒来时就在那个房间内了,听到了何瑞泽和那个医生的话,还有他要对自己做的事情。

  现在她总算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她之所以没被她们害死,是因为何瑞琳知道何瑞泽喜欢她,才留了她一条命,但是怕她再回到b市,所以要给她打那种药,要她失去记忆,然后跟着何瑞泽一起生活。

  从此消失在宗景灏的视线里。

  虽然现在她还不能清楚的知道林雨涵是怎么和何家兄妹搭上线的,但是她知道这一切是林雨涵,何瑞琳,何瑞泽,他们一起策划的。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何瑞泽慢慢的靠过来。

  林辛紧紧的抓着窗帘,挡在身前,试图隔开何瑞泽的靠近,“你,你别过来。”

  “……”何瑞泽丝毫不把林辛的话放在心里,步步逼近。

  眼看他就要过来抓住她,林辛慢慢移动脚步,从则面跑出去,她慌乱的开着房门,可是根本打不开,她并不放弃,继续用力的扭动把手。

  “你打不开的。”

  何瑞泽不急不缓的走过来,目光沉沉,“我能保证你不会死,就能保证你逃不出去,这里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内,没有我,你出不去。”

  林辛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

  “,你根本没有忘记对吗?”何瑞泽盯着她的表情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辛压下内心的恐惧,镇定的对上他的眼睛,厉声质问道,“你说我叫你哥哥,那你就是我的亲人,为什么要逼着我打针?”

  “我是为你好,你生病了。”

  “我没病!”

  “好你没病,我不给你打针,你过来哥哥这里。”何瑞泽伸出手,掌心朝上,掌心细腻纹路纵横交错。

  林辛盯着他的手,如果她一直排斥下去,肯定会让何瑞泽怀疑她并没失去记忆,那么他还会给她打针。

  她绝不能打针,她不可以失去记忆。

  她反复攥紧双手,平复内心的恐惧,缓缓的伸出手,放进他的手中。

  何瑞泽轻轻一握,便把她的手扣在掌心中,笑着,“这样才乖,这样才是哥哥的好妹妹。”

  林辛只觉得恶心,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硬着头皮和他周旋。

  “这里,是我们的家吗?”她垂着眼眸,低声问。

  “不是。”

  这里离b市太近,为了不让宗景灏发现她,这里肯定不是长久的居住地。

  把她从出租屋弄回来,她身上有伤,需要治疗,还有不能让她带着属于这里的记忆走。

  所以这里只是临时落脚处,等她养好伤,打了针,他就会带她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

  “那,那我们的家在哪里?”林辛趁机试探。

  “很远。”何瑞泽还没完全相信她真的失去记忆,没告诉她之后要去哪里。

  没硬着给她打针,是因为他有把握,她逃不出去。

  他紧紧的握着林辛的手,放在唇边亲吻,“我们的家,很远,过几天你身上的伤好,我就带你离开这里,回我们的家。”

  林辛本能的想要抽回手,却被何瑞泽攥的更加紧,“,你排斥哥哥的亲吻吗?”

  林辛为了不让他看到自己的情绪,低着头,“你不是我哥哥吗,这样太过亲密不太好。”

  何瑞泽揉她的头发,“傻瓜,我们不是亲兄妹,我们是——爱人,我爱你,你也——爱我,我们很相爱,你忘记了吗?”

  林辛摇头。

  何瑞泽将她拢进怀里,“没事,我没忘记,以后我慢慢告诉你,我们的——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