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71章 杀鸡儆猴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s.xssodu.”关劲像是没看见她慌乱的眼神,自顾自的下了车。

  ‘林辛’却没动,谁没有事去看守所?

  “关劲,你别给我耍花招,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我能敢对你怎么样?你可是宗总‘心尖’上的人,我是活的不耐烦了,给你找不痛快?”关劲走到她跟前,看着她明明不安,还在强装镇定的脸,冷笑了一声,“你不是要见总宗吗?宗总就在里面,怎不敢进,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你,你才做了亏心事!”‘林辛’心虚立刻反驳。

  “既然没有,那就请吧。”关劲为了表现对她的‘尊敬’,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辛’定定的看了他几秒,扬起头,“你最好不要骗我,不然我要你好看!”放完狠话拐着脚往里走,“在那儿?”

  关劲走到前面带路。

  ‘林辛’东看看西看看,这里她来过,沈秀情进来过,她来看过她。

  那个时候,她会卷款逃走还是沈秀情给她出的注意,当时她说,“涵涵,你爸是个无情的人,当初他可以随便抛弃发妻,如今也可以抛弃你和我,如今我身陷囹圄,你再继续呆在家里怕是会落得和林辛一样被送走下场,我告诉你,你爸的保险柜密码,你拿了钱就走。”

  沈秀情和林国安生活在一起,留了一个心眼。

  从当年他毫不犹豫的送走林辛和庄子衿,她就知道那个男人是无情的,利益至上。

  当初娶庄子衿是因为她的嫁妆,后来她被榨干没了利用价值,抛弃的时候不念一丝旧情。

  而她那个时候还年轻,能应酬帮他拉客户,如今她年老色衰,林雨涵也没大出息,林辛又嫁给了宗景灏,这林国安怕是要哄以前的女儿,而对林雨涵不利。

  所以,她为女儿想的退路。

  ‘林辛’遽然攥紧双手,想到沈秀情她也会心痛,毕竟那是她的妈妈。真心疼爱她,为她着想的妈妈。

  想到这里,她更加坚定留在宗景灏身边的决心,她有今天,都是妈妈的成全,不能让她失望。

  更不能失败!

  这时,她已经跟着关劲走到了审讯大楼,不是上次那个房间,这个是房间要大很多,中间隔着一层强度钢化玻璃,将房间一分为二,里面是用来审讯用的,外面可以坐人。

  走到门口关劲推开门。

  ‘林辛’并没有立刻走进来,而是往里面打量了一眼,确定宗景灏在里面,才抬步走进去。

  苏湛给她拉过椅子,表现的完全不知道她不是林辛一样,热情又尊敬,目光上下打量着她,“林小姐?”

  他从沈培川嘴里得知了,她是假的。

  当时他还震惊了一下,觉得现在的整容术是很先进了,但是要整的一模一样,应该不太可能,这是这一看,真他妈的像。

  估计是全身整,起码身材也是照着林辛的整的,不然不会这么纤细,还有这脸,真找不到一丝破绽。

  “你在看什么?”‘林辛’皱着眉,“是我脸上长了花?”

  苏湛放肆的笑,“嗯,比花还好看。”

  ‘林辛’心里打鼓,怎么觉得他话里有话呢?

  她往宗景灏身边挪了挪,“你叫我来这里干什么?这么阴森的地方。”

  不等宗景灏开口,苏湛又一次开口,“叫你来看好戏啊。”

  说着他将椅子放在了她身边,然后坐下。

  “什么好戏?”‘林辛’扭头看着他。

  苏湛故弄玄虚,“等会你就知道了。”

  整个过程宗景灏都很沉默,一圈一圈的光圈从上方照下来,将他的表情笼罩,模糊犹如隐在了薄雾中。

  很快房间的门再次打开,沈培川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两个高大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他们架着一个连路都走不了人,头上套着黑色的罩子。

  ‘林辛’盯着那个被架着进来的人,这身形,怎么和何瑞琳那么像?

  她一阵紧张。

  很快她的想法应验了,沈培川扯掉套在何瑞琳头上的黑色面罩,露出她的脸。

  她换过了衣服,看不到伤那儿了,但是脸色却是极难看。

  “认识她吗?”苏湛靠过来。

  ‘林辛’摇摇头又点点头,说,“认识,毕竟她绑架了我。”

  “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家景灏最讨厌什么。”

  “他讨厌什么?”不知觉中,‘林辛’的语气里已经多了一丝颤抖。

  苏湛笑的邪恶,“最讨厌被人骗。”

  ‘林辛’又是一抖,“是吗?”

  “是啊,你看看何瑞琳就知道了,上一次她骗景灏她出车祸孩子没了,其实她根本没怀孕,当时也就是何家出面求情,才保住了她的小命,这次,就算是天王老子下凡也救不了她。”

  ‘林辛’一把抓住宗景灏的手臂,“景灏,我们走吧,我不想看,我害怕。”

  宗景灏漫不经心的皱着,又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凶狠,“我记得你以前胆子不是那么小,怎么,你不想看到伤害你的人受到惩罚吗?”

  “我不想,毕竟我没什么事情。”‘林辛’抓着他的手臂,平整的西装,出现了褶皱。

  宗景灏的目光落在她抓住他手臂的手,睫毛低垂,带着巨人之千里的冷调眼角有凌冽的寒光,那么锋利,如匕首一般。

  似乎‘林辛’察觉到那股无名的阴冷,本能的缩回手,紧紧的攥着,好似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

  啊!

  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房间。

  ‘林辛’扭头便看见沈培川拔掉了一颗何瑞琳的指甲,十指连心的啊,可见那样硬生生的拔下,会有多疼。

  何瑞琳被丢在地上,身体一下一下的抽搐,鲜红的血顺着她的指尖流淌到地面,曲折蜿蜒,说不出的妖治。

  她缓缓的抬头,望着坐在她前方的‘林辛’

  ‘林辛’立刻转头,不敢对上她满是血丝的眼,心里却惶惶不安,怕她会忍受不住这样的酷刑而招供出她不是林辛的事情。

  她不想看,可是偏偏沈培川不如她的意,把拔掉的指甲放到她的面前,“林小姐,你看看漂亮吗?”

  白色的铁盘子里,就那么一枚指甲,上面还沾着血。

  恶心又渗人。

  “拿走。”‘林辛’缩着身子,害怕的不得了。

  “这么好看的东西,林小姐怎么这么怕?”苏湛附和道,还伸手扭过她的头,让她看盘子里的东西。

  “我不看,我不看。”太恐怖了,她要离开这里。

  明显‘林辛’受到了刺激。

  苏湛故意靠近她的耳畔,“这只是开胃小菜,好戏还在后面,你要知道,做了坏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特别是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后想要冒充别人的人,下场可是会比她惨上千倍万倍的。”

  “就是,这个算什么?我这双手,能把整张人皮剥下来,不带破洞的。”

  沈培川和苏湛一唱一和,把‘林辛’吓得汗流浃背,双腿一只不停的颤,身体紧绷,喉咙嘶哑,“你们,你们……”

  简直不是人。

  后面那句她没说出来。

  苏湛撇撇嘴,心想这就受不了了?

  杀鸡儆猴的戏码,还没正式上演呢。

  宗景灏的目的是要一箭双雕,一是让‘林辛’看看骗他的下场,二是,让何瑞琳看清楚,她在忍受酷刑的时候,而林雨涵却好端端的坐在这儿看她受罪。

  精神上的折磨,比肉.体的更加能摧毁人的意志。

  当然,他的最终目的是从她们的嘴里得到林辛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