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73章 抓到花婶了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雨涵双目圆睁,死死的瞪着何瑞琳,好似现在有一把刀,她就会冲上去捅死她。s.90xs.

  “放开她。”宗景灏不会因为何瑞琳的一句话,就相信了林雨涵不知道林辛的下落。

  像她们这样利益捆绑的合作,信任很薄弱,想要让她们反目真的很简单。

  想要从她们嘴里探知点事情也不难。

  “贱人,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林雨涵嘶吼着,若不是有人拦着她,她早就冲上去把何瑞琳撕吃了。

  就像宗景灏所想的那样,她们会合作结为利益,各有各自想要得到的东西,如今反目,哪里还会为对方着想?现在恐怕都想对方死吧?

  “你哥把人带走,我偷偷的跟踪了他,是你傻,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有后路吗?我也有!!”这个计划沈秀情死了,她唯一的亲人离开了她,如今她一个人独活于世,怎么可能不多长个心眼,为自己留条后路。

  沈培川和苏湛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两个女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宗景灏这招挑拨离间的计划,实在是高明。

  宗景灏的手指慢慢收拢,却没握紧,而是说道,“你们谁告诉先说林辛的下落,谁活。”

  “我。”

  “我说。”

  两人几乎是同时说出口,而又同时看着对方,巴不得对方死。

  “林辛被何瑞泽带到离b市不很远的顺邶村……”

  淋雨涵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试图抢在何瑞琳前面。

  在利益面前,她们的没有任何信任,为利益而建起的关系,瞬间分崩离析。

  宗景灏还没听完林雨涵的话就已经走出去。

  苏湛也快步跟上,沈培川看了一眼站在墙角的两个男人,吩咐了一声,“松开她吧。”

  “她们不会打起来吗?”很明显,现在她们两个是水火不相容的。

  沈培川勾了勾唇角,“谁要死,谁要活,看她们自己的造化,你们带人跟我走。”

  两个男人明白沈培川的意思,放开了对林雨涵控制,跟着沈培川离开审讯室,到门口时,将房门关死。

  在林雨涵得到自由的那一刻,瞬间就朝着何瑞琳扑了过去,“贱人,去死,去死,竟然敢出卖我!”

  何瑞琳比她还生气,面孔着了火,“傻子,宗景灏故意挑拨,你我咬紧嘴巴不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你以为你说了,还能活?!”

  林雨涵一愣,不过气愤更多,她死死的掐住何瑞琳的脖子。“如果你不出卖我,我现在还能继续呆在他身边,都是你,不守信用!先出尔反尔,还敢说我?!!”

  人在极怒的情况下,潜力是无线的,就好比现在,明明何瑞琳身受重伤,看着喘气都困难,可是此刻,却力气惊人,竟然把骑在她身上的林雨涵,用腰部往上拱的力量,将人翻下去,趁机骑坐在她身上,抓着她的头发,怒吼,“我没出卖你,他老早就知道了,你根本不是林辛!”

  林雨涵感觉头皮都要被扯掉,痛的龇牙咧嘴,狰狞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如果你不说,他怎么可能知道,难道他长了一双火眼金睛的眼?一下就能看穿?”

  何瑞琳愣了一下,是啊,这张脸她都分辨不出来,宗景灏怎么就那么快就识破了呢?

  他对林辛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

  趁着她思绪飘忽的时间,林雨涵反被动为主动,再次占得上风,“就算之前你没说,可是刚刚你的确出卖了我,我亲耳听到的还有假?”

  林雨涵抓着她的头发往地上撞,“让你抓我头发,让你抓我头发,我磕死你,贱人!”

  何瑞琳被磕的头发懵,疼痛都经麻木,脑浆似乎要流出来,她双手用力的砸着地面想要引起人的注意,然后来救救她。

  可是,这里今天根本不会进来一个人,更不会有人来救她。

  她想要反抗,但是力气不够。

  “贱人,去死吧。”林雨涵似乎是打红了眼,根本不会在乎她会不会死,只想报她出卖自己的仇。

  “林——雨涵,我死了,你也别想活……”

  “你不是要杀我吗。不是要我的命吗?要死肯定是你先死!”林雨涵笑的狰狞。

  何瑞琳头昏欲裂,眼前的那个疯狂的人影,越来越模糊,不知道要不要死了,仅剩的求生意志支撑,她忽然一把扯住林羽涵的头发,使劲全身的力量往下扯,林雨涵痛的啊啊直叫,何瑞琳趁机扯住她的裙带缠住她的脖子,用力勒住。

  这张和林辛一模一样的脸,也承载了她对林辛的痛恨。

  她双目充血,用力拉紧群带。

  “啊唔——”

  林雨涵两眼泛白,舌头往外伸,唔唔的出声想要喊救命,但是只能发出唔唔的出声音。

  “想让我死,你还不够格!”

  何瑞琳疯了似的,“去死吧,林辛林雨涵你们通通都去死吧,你们这也斗不过我,哈哈……”

  慢慢的,林雨涵不在挣扎。

  何瑞琳仅剩的力气和意志都失去,突然倒下。

  另一边宗景灏先前往顺邺村,后面是苏湛和沈培川带着人紧跟其后。

  到了地方,沈培川就让人围住了村子,顺邺村不大,前后只有两排房子,而且位置偏僻,很多人离开村子到外面发展,村子里显得有些冷清,一路下来也没见几个人。

  “挨家挨户找,就这么几家人,我就不信,何瑞泽还能藏进老鼠洞。”沈湛义愤填鹰,对何瑞琳和何瑞行两个人的行为感到十分不齿。

  宗景灏并未理会,而是踩着坑洼不平的泥路,亲自挨家挨户的找,只希望,早点找到她,希望快点看见她。

  希望先找到他的是自己。

  希望她第一看见的是他。

  半个村子找下来,一无所获,没有发现她的身影和踪迹。

  在他们又踏入一家砖瓦砌起来的宅院时,里面的主人似乎听说了他们是来找人的,他们的动静很大,来了很多人,没到他们家的时候,就听令居说有人来村子找人。

  村长就赶来了。

  “你们是找个女人吗?”说话的是个中年妇女,皮肤嘿呦,丈夫出门打工了,她留在村子里照顾老人和小孩,平日里就干干农活,农村人也不爱保养,看着就是村妇的样子,“我在村头的花婶家的阳台上见过,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但是没看她出来过。”

  “在哪?”宗景灏几乎可以确定,这个妇人嘴里说的女人就是林辛。

  “你带我们过去,找到人,给你十万块。”苏湛诱惑道。

  妇人吞了一口口水,瞧瞧这些人,西装革履,开来的车子她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好像都很贵,城里的人都称豪车,这一张嘴就是十万。

  她心动不已。

  家里就丈夫一个人在外面赚钱,她在家干点农活,一家子的开销就靠这点微薄的收入,在村子里也是垫底的家庭,就连村头的花婶一个寡妇,都比她家有钱。

  为了这十万块钱,妇人十分热情,“你们跟我走吧,就在村头,不远。”

  沈培川让带来的人继续守住,不准任何人出村子,然后跟着妇人去村头。

  白色的两层小楼很快映入眼帘,宗景灏眺望着妇人所说的二楼阳台,轻风吹拂,窗帘摇曳飘摇,却未探索到他渴望的那抹身影。

  离得越近,他越是不安。

  咚咚——

  “花婶。”妇人拍着铁门,“花婶,你在家吗,在家的话开开门……”

  妇人的话还没说完,苏湛和沈培川一左一右,一人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妇人一愣,心里想这些不是会什么黑社会吧?

  这么暴力?

  “你那么敲,那么喊,有人也给你吓跑了。”苏湛瞅了一眼妇人,似乎是不满她的敲门。

  “跑不了,跑不了,这院子的窗户都按了特别牢固的防盗窗,人在屋里的话,不会跑掉的。”妇人连忙解释,她可不想得罪人。

  而且看起来很不好惹的人。

  宗景灏先迈进的院子,院子不大,打理的不错,如妇人所说,这里的封闭性很好,除了二楼的阳台,和一楼的窗子,没有地方可以出去人,同样也进不来,必须从门出入。

  他的手指微颤,林辛就是被囚在这里吗?

  进入客厅,客厅不大摆设简单,却打扫的很干净,整栋房子很安静,要么没人,要么藏在某处,连呼吸都让人察觉不到。

  沈培川在沙发上发现血迹,眉头紧蹙起来,但是并未出声,还试图挡住宗景灏的视线。

  苏湛推了一下他,“你挡什么呢,偷偷摸摸的?”

  沈培川瞪了他一眼,“谁挡了。”

  在心里却在咒骂,这死小子,怎么就那么没眼色,不去找人盯着他干什么?

  他们两个的动静,成功的引起了宗景灏的注意,他的目光轻轻一撇,便看到了沙发上已经干枯的血迹,眸光越来越深,像是无底洞。

  沈培川怕他多想,“这可能是何瑞泽的,或者那个花婶的,应该不会是林小姐的……”

  宗景灏没耐心听他说那些废话,直径上了二楼,他在楼梯上发现血迹,小小的一点,但是却牵动人心,他的脚步更加快了,二楼只有两个房间,一个门关着,一个大敞着,一眼就可以望进里面的一切。

  何瑞泽走的时候很慌,门没关,里面没收拾过,还是他抱着林辛离开时候的样子。

  床单被扯掉,床上乱七八糟,陈设简单,他却敏锐的发现墙上浅淡的血迹,和搭在椅子上的礼服,是她那天失踪时穿的。

  她在这里生活过。

  这些血迹是谁的?

  这里发生过什么?

  他不敢继续往下想……

  咚咚——

  苏湛跑上来,“抓到那个花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