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75章 一线生机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是谁?”何瑞泽明显没有要去开门的意思,因为他不确定敲门的人是谁。s.hbacyy.

  林辛盯着门,一颗心,噗通噗通的直跳,会不会是宗景灏找到了这里。

  她充满期待。

  对方很态度强硬,又用力的拍了两下门,咣咣的响,“立刻开门,否则我们破门而入了!”

  何瑞泽似乎知道了门外是什么人,低声咒骂了一声,“怎么还有查房的?”

  他转身给林辛盖上被子,交代道,“等会儿,不管是什么人,你都不要出声。”

  林辛刚刚听到了何瑞泽那声低咒,大概也知道门外的根本不是宗景灏。

  其实她不知道宗景灏会不会来找她。

  她对他,有太多的不确定。

  毕竟两人之间隔了那么多。

  只是抱着希望,抱着对他的憧憬和期待。

  她没有把握逃走的情况下,不会轻易把自己想要逃走的念头暴露在何瑞泽面前,她乖巧的点了点头,“我会的。”

  “乖。”何瑞泽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转身去开门,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门外的人强势闯入,而后是一个穿着便衣的男人走进来,神色严肃,“你们两个……”

  “警官,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们不是不正当关系,我是b市人,床上那位是我女朋友,她身体不舒服,还是个哑巴。”说着何瑞泽掏出自己的身份证,下面叠了一叠钱,大概有两千多,他递到那位警官手里,“您看。”

  那位警在手里握住何瑞泽递过来的身份证,在手里搓了搓大概知道有多少,他不动声色的装进口袋里,然后敷衍的看了看身份证,对另外人说道,“好了,他们不是。”

  几个人鱼贯而行,退出狭小的房间,领队的那个退出房间前还好心的提醒道,“最好不要住这样的旅馆,不安全,很容易被误会。”

  何瑞泽送他出去,连连点头,“是,是。”

  那人伸头压低语气和何瑞泽说,“我知道你们不是嫖.客和‘鸡’的关系,因为这一片的‘鸡’我都认识。”

  何瑞泽内心很不满他将这话说的这么露骨,可是面上还得赔着笑脸,毕竟这不是他的地盘,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他不想惹事情,“我知道了。”

  何瑞泽将人送走,回屋关上门,“这地方的扫黄……”

  他的话还没说完,发现床上的人不见了,挨着床头的窗户开着,他脸色一变,快步的走过来,伸头往下看,窗子下面有个小屋檐,不是原有的,像是另加的。

  就如哪位警官所说,这样的旅馆住进来的基本都是买卖关系,那些扫黄办的也经常突击检查,为了方便逃走,所以窗户下设计了这种小屋檐。

  饶是有屋檐能够供她下来,但是也有些高度,林辛跳下来的时候崴了脚,所以跑的慢。

  何瑞泽看到了她的身影,怒吼道,“林辛!”

  他的喊声犹如催命符,林辛跑的更加快了,她不顾脚上的痛,只想跑快点,不让何瑞泽抓到。

  毕竟她逃了,何瑞泽肯定就知道她根本没忘记。

  本来就不信任她,可想而知,被他抓回去会怎么样对待她。

  何瑞泽冲下楼,脚步飞快地追出去。

  他绝不能让林辛逃走!

  这地方小,就连路灯都没有普及,光线昏暗,而且都是小的巷子,偶尔会有烧烤摊,弥漫着孜然和烤肉的气味。

  林辛钻进小巷子,巷子里没有灯黑黢黢的看不到任何东西,她不敢停,两只手不停的在前面挥舞开路,脚步越来越快。

  “林辛你是跑不掉的。”有灯光闪过,是何瑞泽的声音。

  他就在附近。

  林辛压下恐惧与慌乱,继续走,不知道脚下踩到了什么,扎到了脚,因为她一直被何瑞泽绑着,并没有鞋,她是光着脚的,光着脚也有好处跑起来不会有声音,坏处就是可能会被地上的不明物扎到脚。

  她不知道脚下扎了什么,总之很痛。

  她撑着巷子旁边的墙,丝毫不敢怠慢。

  巷子尽头她看到了亮光,她快速的跑过去,想要拦住,可是那道光很快就划过。

  希望破灭,而且何瑞泽的脚步越来越近,她紧张的东瞅西望,想要找个可以藏身的地方。

  “。”声音更加的近了,她甚至看到了何瑞泽晃动手里的灯光。

  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能有个人来救救她。

  可是她心里清楚,现在想要脱离何瑞泽的控制,只能靠自己。

  她打起精神,不顾疼痛,继续往前跑。

  出了巷子是一条水泥路,隔着不远处有一盏路灯,那一片很亮。

  “林辛,你骗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何瑞泽追了上来。

  林辛猛地回头,发现何瑞泽站在巷子出口处,手里拿着手机的手电筒,照着她,模样阴森,“你以为你跑的了吗?”

  林辛站在马路对面,对着他低吼,“不要逼我恨你!”

  “你难道现在不恨我吗?你已经恨上了我,我也已经没有退路。是你乖乖走过来,还是我把你抓过来?”

  林辛咧着干涩的唇瓣,苍凉的笑,“我死也不会走过去!”

  说完她就朝着那抹灯光跑过去,因为她刚刚发现那里有水光,判定那里有水。

  跑到近处她看清楚了,果然,是一条河。

  “林辛你疯了,你不会水!”何瑞泽发现了她的意图。

  林辛回头看他一眼,勾起唇角,“我记得你也不会水。”

  说完她毫不犹豫的跳下去,噗通一声,水花四溅。

  与其被何瑞泽抓住她宁愿死!

  何瑞泽也不会游泳,运气好,或许她还有机会逃走。

  “疯子!”何瑞泽跑到河边,河流很急,看起来很深,河道没有修整过,长满杂草,想要跳下去,可是小时候被淹过,心里有阴影,根本不敢轻易的跳。

  何瑞泽攥紧双手,“你要找死,谁也拦不住你!”

  水很深,而且河流踹急,林辛不会水,喝了很多水,她从电视上看过,如果不会水的情况下,落水了,千万不能在水里呼吸,会呛到,如果肺里进了水她必死无疑。

  可是如果是喝进肚子里,还有一线生机,即使希望渺茫,她也不可以放弃。

  她的孩子需要她,她不能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