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76章 缘分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一次?”

  充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萦绕在耳旁,明明是询问,但是又显得那么迫切。s.xssodu.

  男人似乎顿了一下,贴在她后背结实的胸膛滚烫热烈的要冲出皮.肉,他的唇冰凉紧紧地贴着她的肌肤,暧昧而急迫,分明是很想立刻要了这个女人,可是还在克制,“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不后悔。”

  她的话音刚落,身后的男人揽住她的腰,顺势将他压倒在床上,黑暗中她看不见他的脸,只知道他很急切,浑身滚烫,他的手像是有魔力,抚过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像着了火。

  她紧张害怕,想要推开他,可是想到躺在医院的里的妈妈和弟弟,她收回了手,用力的抓着身下的床单。

  忽然,她的身体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痛,不止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她的,为了不再男人身下发出可耻的呻.吟她紧紧的咬住唇,不曾发出一丝声音。

  男人力气很大,她几次都承受不住,想要推开他。

  “不要——”

  倏地,林辛从梦中惊醒,她睁大了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珠子转了转,最后定格在上方那双桃花眼上。

  她一惊。

  鲤鱼打挺似的坐起来,说话都语无伦次了,“你,你,你是谁?”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男人嗓音低沉,一头利落的短发,一双褐色的眸子,宛若繁华薄澈的午夜星空般优雅,勾着唇笑的时候尤其好看,他瞧着林辛脸上未干的眼泪,“刚刚做噩梦了?”

  林辛抓紧被子,那对她来说不止是噩梦。

  这么多年,她从未梦到那晚的事情,梦里那么真实,封存在心底最不愿意触及的事情,忽然这么真实的在脑海里呈现,就像是是往日的伤疤,被撕掉了结痂,鲜血淋漓。

  “你救了我?”她记得她在水里喘不过来气,失去了意识,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完全不知道了。

  “嗯,确切的说,是我让人救了你。”男人脸上始终都带着浅浅的笑。

  但是那抹笑又似乎不达眼底。

  这时,林辛才发现这个男人竟然坐着轮椅,身着休闲衣,腿上盖着薄毯子。

  男人看着林辛的眼眸深了深,他在林辛眼里没看到鄙夷,只有惊讶,这让他眉眼舒展不少。

  “我昨晚从外面回来,看到有人跳河,便让人救了你。”男人温声,“是有人要害你吗?”

  他看到她跳河,自然也看到有人追她。

  林辛并未回答,而是往床头缩了缩,这一动发现脚很痛,她皱着眉。

  男人看得出来林辛在防备他,毕竟是陌生人心生提防他也理解,便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你放心,这里不会被找到,你脚上的伤,我已经让人给你看过了,没有十天半个月,你恐怕下不了床。”

  林辛知道自己脚受伤,他竟然让人给她看过了,这个她挺意外的,“谢谢。”

  “不用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相信就算不是我别人看到也不会袖手旁观……况且还是个美人。”

  男人故意顿了一下,然后逗弄道。

  林辛自然听得出来他的逗弄,但是他救了自己,即便心里不爽他这句话,也没表现在脸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可以借你的电话用一下吗?”现在她逃出了何瑞泽的控制,想要迫切的给林曦晨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她不在的这几天不知道他和林蕊曦怎么样了。

  男人的目光落在林辛手腕,纤细的手腕带着一枚翠绿成色上等的玉镯,这玉镯……他的眸光微闪,拒绝道,“不能,以后她负责照顾你,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和她说。”

  说完便转动轮椅离开房间,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了下来,转头看着她,“你叫什么?”

  林辛睁着大大的眼睛,并未诚实回答,“林。”

  她总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深不可测。

  男人笑了,“林??好听,我叫白胤宁。”

  轮椅滚在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声响,渐渐的这种声音消失在房间,一直站在门口的女孩走进来,朝林辛打招呼,“你好,你叫我小柳就行,有什么需要你就和我说。”

  林辛摇摇头,她现在没什么需要,她并不信任这个男人,总有种出了狼窝又掉进虎口的感慨。

  “这里是什么地方?刚刚那位是?”

  “白城,刚刚那位是我们家少爷。”小柳回答道。

  林辛皱了皱眉,这回答对她一点用处都没有,只是白城?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都没听说过?

  “你放心,我家少爷是好人。”小柳似乎看出林辛的疑惑,解释道,“他只是腿不好,人不坏。”

  女孩年纪不大,说到她口中的少爷时,脸上全是崇拜之意,还掺杂着小女儿的娇羞。

  林辛大概知道她爱慕那位白少爷。

  “我想睡会儿。”被何瑞泽抓走这几天,她没睡过一天好觉,身体疲惫极了,至少暂时那个男人不会对她怎么样。

  她太过警惕,反而让人知道她的心思,不如先安静下来,然后再想办法与外界联系。

  “好,有事你可以叫我。”小柳退出房间,关上房门。

  林辛躺下来,外面有鸟叫声,叽叽喳喳的,却挡不住她的困意。

  她躺下,睫毛微微颤动几下,便没了动静,过了一会儿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小柳关上门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站在门口,听里面的动静,确定林辛真的是睡觉了,她才转身,客厅里白胤宁靠着窗户而坐,他双目合拢。

  听到脚步声,问道,“她在干什么?”

  “睡觉了。”小柳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的地方。

  偷偷的看着那抹即使坐在轮椅上,依旧身姿直挺的男人,她觉得老天爷对他太不公平,他那么善良,老天爷为什么要夺去他行走的能力。

  “她有什么要求,都满足她。”白胤宁温和道。

  小柳心里不解,嘴里问了出来,“少爷,您认识她吗?为什么救了她还对她那么好?”

  白胤宁望着窗外,枝叉的树丫上落着一只山雀,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偶尔有树叶时而旋转,时而飘荡,但最终它都要落到地上。

  就像命运。

  “缘分。”他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缘分?小柳觉得这个解释并不合理,照这么解释,那她不是和少爷也很有缘分?

  她小时候就被卖到白家,懂事以后就一直负责照顾他,这是不是就是他嘴里的缘分?

  “那我和您是缘分吗?”小柳充满期待的问。

  白胤宁转动轮椅,转身看着站在光晕里的女孩,浅淡一笑,“什么是缘分?”

  小柳摇了摇头。

  白胤宁挥了挥手,“去做事吧。”

  小柳想要问个究竟,到底他口中的缘分是什么,但是又不敢忤逆他,只能乖乖的去干活。

  白胤宁的目光往林辛睡觉的那个房间看了一眼,眸光深邃,想到她手腕上的那枚玉镯,手蓦然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