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84章 白城的由来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景灏一手提着塑料袋一手抱着女儿,他们走出超市,刚好有辆大客车要走,刚刚那位带着儿子到超市买东西的母子也是乘坐这辆车。s.hbacyy.

  小男孩上车时,回头看了一眼被人抱着的小女孩,心想,真是个天真的孩子,不过好可爱。

  “走了。”他妈妈催促了一声。

  小男孩只好上车。

  “哥哥呢?”林蕊曦东瞅瞅西望望,到处是车,到处是人,她根本没发现一辆大客车里的玻璃窗户,映着一声黑亮的眸子,正在看着她。

  很快大客车开走,隔绝了他的视线。

  “爸爸,那里是干什么的?”林瑞曦指着不远处卖糖葫芦的,后面还围着一群看热闹的人。

  她搂住宗景灏的脖子,“爸爸,我想要冰糖葫芦。”

  宗景灏抬头看了看天,又看看自己手里提着的一大包东西,嗯,女儿要,那就一个字,买!

  “爸爸真好。”林蕊曦抱着宗景灏的脸,又是亲,又是蹭的,哪怕是一座冰山也能融化了。

  以前的冰糖葫芦,只有红糖裹的山楂,现在的,各种水果串起来裹上糖,林蕊曦要了一串纯山楂的,红红的山楂果裹着晶莹的糖,看起来很有胃口。

  她砸了砸嘴,“肯定很好吃。”

  宗景灏付了钱,“我们该走了。”

  小女孩点头如捣蒜,想要的都得到了,她很满足。

  回到车上,油箱已经加满油,沈培川也已经带着林曦晨回来,他的手里也拿着一串冰糖葫芦。

  “你们怎么这么慢,我们都回来有一会儿了。”林曦晨看了一眼宗景灏提进车里的东西,又看看妹妹,心中了然,微微的叹了口气。

  沈培川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小小年纪,叹什么气?”

  林曦晨撇撇嘴,坐到沙发上吃冰糖葫芦。

  沈培川跟着宗景灏走到后面,“苏湛解决了何瑞琳的事情……”

  “等会说。”宗景灏打断他,他不想女儿听到那些污秽的事。

  沈培川立刻闭嘴,“我到下面等你。”

  “嗯。”宗景灏将女儿放好,吃的放到桌子上,“你和哥哥在车里,爸爸和沈叔叔有事情要说。”

  “我知道。”林蕊曦这会让可懂事了,乖巧的不得了。

  宗景灏揉了揉她的头发。

  小女孩扭了扭头,“头发本来就乱,你一揉更加的乱了,等下太丑,找到妈咪,妈咪都不认识我了。”

  宗景灏轻笑,捏她的脸蛋儿,“谁敢说我女儿丑?”

  林蕊曦高兴了,一笑咧着嘴,露出一排洁白的小牙齿。

  宗景灏下车,沈培川就站在车门前,看到他下来,往后退了两步,让出空间。

  他们往前走了几步,但是离车也不远。

  “林雨涵死了。”

  宗景灏的表情一顿,怎么死的是她?

  当时林雨涵身上是没伤的,而何瑞琳可是被折磨的不轻,故意留她们两个在里面,就是要她们‘互相残杀’,林雨涵死了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以为死的会是何瑞琳,其实死的是谁对他来说都一样,没死的那个都犯了杀人罪,进监狱是肯定的,到时候情节严重点,就可以判死刑。

  “我以前真没看出来,何瑞琳……”沈培川的想法和宗景灏一样,以为会是何瑞琳死,没想到是没受伤的林雨涵死了。

  可想而知何瑞琳多么强悍。

  在受了那么多伤的情况下,把林雨涵给弄死了。

  “她杀死林雨涵的事情证据确凿,容不得她反驳,加上于豆豆哥那桩买凶杀人的旧案,她被判了死刑,缓期一年执行,这次看守她的人,都是我的人,不会再出现何瑞泽那次那样的事情。”

  当时留何瑞琳和林雨涵在审讯室是他们故意的,里面有监控,何瑞琳是怎么弄死林雨涵的拍的清清楚楚,她一点翻案的可能性没有,加上上一次买凶杀人,她必死无疑。

  宗景灏的表情极为平淡,好似这个被判了死刑的女人和他毫无关系。

  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怪不得任何人。

  曾经他因为她救过他,对她宽容,不去追究她的一些小心思,就因为这样,他错过了林辛,这一错就是那么多年。

  他不知道何瑞琳心思不单纯吗?

  他知道,只是念这那份恩情,是她消磨尽了他的耐心与对她的感谢。

  “走吧。”

  他迈步走上车。

  沈培川跟了上来,“苏湛也来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追上我们。”

  宗景灏回头。

  沈培川两手一摊,“他和我说他要来的时候,都已经出发了,再说我也管不住他呀,腿长他身上,我也不能给他砍了。”

  这时宗景灏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是关劲打来的。

  他没追究苏湛来的这件事情,而是接起电话,关劲刚想汇报关于何瑞琳的事情,宗景灏站在车窗前,淡淡的道,“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关劲说了公司里的事情,他打开电脑,看了一些关劲给他发送过来的资料,他看完没问题签了字发送回去,交代了一些事情才结束通话。

  天色渐渐暗下来,他们到了白城。

  沈培川说,“我们今天住酒店吧,这几天在车里都没休息好。也让两个孩子放松一下。”

  宗景灏像是没听见,还在浏览网页,沈培川皱着眉靠过来,“看什么呢——”

  话还没说完他已经看到电脑屏幕上的显示,宗景灏在看关于白城的信息。

  首先就是白城的由来。

  这地方以前不叫白城,是叫蒙城县。

  这里出了个企业家,叫白宏飞,他解决了当地人口的就业问题,为了纪念他,后来改的名字,白城就是根据他的姓改的。

  白城人口不多,但是现在很繁荣,这里的人基本都在白氏企业里上班。

  宗景灏继续往下翻,关于白宏飞的事情不多,只是讲了他创业经历过几次大起大落,关于情感和家庭信息一点没有。

  “爸爸。”里面林蕊曦喊宗景灏。

  “我们住酒店吗?要是住的话,我这就去安排了。”沈培川又问了一遍。

  宗景灏起身的动作一顿,回头看他说,“住。”

  车上虽说什么都有,但是空间小,在车上休息的终归不解乏。

  “扣子掉了。”林蕊曦盘腿坐在床上,旁边是林曦晨侧着身子躺着,这会儿睡着了。

  “我看看。”

  林蕊曦将扣子递到他跟前,指着衣领的位置,“这里的,掉了。”

  “我给你拿一件。”庄子衿给她收拾了衣服,都放在柜子里,他打开柜子找了一件出来,“这一件?”

  林蕊曦摇了摇头,“这是睡衣。”

  宗景灏继续找,“这件?”

  “我自己找吧。”林蕊曦对宗景灏已经失望了,从床上滑下来,扒拉柜子里的东西,抓着一件蓝色的裙子,“这件,上次过生日妈咪给我买的。”

  不说生日,宗景灏都还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宗景灏帮她把身上掉了扣子的衣服脱了,套上她喜欢的那件蓝色的裙子,配着一件针织的小线衫,显得俏皮,林辛很会打扮女儿,知道她适合什么样的衣服。

  看着女儿宗景灏心思微动,问道,“小蕊,你生日什么时候?”

  “五月。”她撅着小嘴,“今年的生日已经过去很久了,只能等到明年了。”

  宗景灏伸手摸摸她的脑袋。

  这时车子停了下来,沈培川进来,“酒店找好了,白城最好的酒店。”

  他两手一摊,“白氏企业旗下的。”

  没办法白城大多企业都是白氏旗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