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93章 特别想要满足她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没谈过,话说回来,你现在还需要那‘玩意儿’吗?”

  老婆孩子都有了。s.90xs.

  谈恋爱?

  和谁?

  沈培川瞪大了眼睛,“你不会——”

  可是细想想他也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人啊,林辛失踪这些日子他那么着急,应该是很喜欢她的。

  宗景灏眉心紧蹙,回想到林辛说那句话时眼里的光亮,就特别想要满足她。

  沈培川拿眼瞄他,小心翼翼的问,“是嫂子不愿意?”

  宗景灏一个冷眼射过来。

  林辛不愿意,他不能告诉他啊。

  不然他还不得笑掉大牙。

  沈培川砸了一下嘴巴,“怎么讨好女人这个事情,还得找苏湛。”

  叮!

  这时,电梯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电梯门滑开。

  大厅里,林辛并没去包间,而是站在大厅里和白胤宁说话,离的远宗景灏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只是看到他们在一起说话,脸色顷刻间变了模样。

  他迈步走下来,沈培川放缓了脚步离他有些远。

  瞧瞧他的模样就是不高兴,他才不往枪口上撞。

  白胤宁看到林辛带着两个孩子的时候,半天没回过来神。

  她说她结婚生子了,都是真的?

  “你怎么没回去?”林辛没想到会遇见他。

  白胤宁实话实说,“我在等你。”

  “等我干什么?”林辛问。

  白胤宁本来是想弄清楚她和宗景灏的关系,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的怀疑都是错的,她真的结婚了。

  内心失落,面上却在笑,“你说我们是不是挺有缘分的?”

  林辛不明白他为何这么说。

  当时他的确看到林辛跳河,后来让人救她,也不过是因为人性,不想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把人救上来后,他看到了她手上的玉镯,以为她是毓秀的女儿,才带她回去,并且让何瑞泽找不到她。

  为了遵循养父的遗愿,他不让林辛尽快与家里人联系,而是呆在他的家里,既然想要娶人家,就得多相处培养感情。

  这是他不让林辛不要和家里联系的原因。

  等两人熟悉了,就算她回去了,两人还是熟的,是朋友,到时候他去追求她也顺理成章了。

  可……

  他不但弄错了,她不是毓秀的女儿,而且还是一个结过婚的。

  他的目光落在林辛的手里牵着的两个孩子,那么可爱,长得像她,也像那个男人。

  “你能告诉我,你的玉镯是怎么来的吗?”如果她不是毓秀的女儿,那么,她怎么会有毓秀的玉镯呢?

  她和毓秀是什么关系?

  林辛不知道白胤宁和毓秀是什么关系。

  他好像对这枚玉镯很有兴趣。

  她并未实话实说,心里对他还有戒备。

  “这个兴许是和你认识的那个像呢,并非同一个。”

  明显她是不愿意说。

  白胤宁没勉强,而是看着她的两个孩子问,“你们下来吃饭的吗?”

  林辛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里什么好吃,要不我们一起?”白胤宁试着问。

  “不行,我们在等爸爸。”林蕊曦快速的拒绝。

  这位叔叔坐着轮椅,长得也没爸爸帅气。

  而林曦晨和她的反应不同,他找了那么多,也没找到比宗景灏好看,比他有钱的。

  就眼前这个,虽然坐着轮椅,长得也不如宗景灏帅,但是他笑的时候特别的阳光。

  林曦晨在心里惋惜,是个瘸子可惜了。

  若是他不是瘸子,他一定支持他追求妈咪。

  让宗景灏知道他妈咪是很抢手的。

  只是,现在他不能让个瘸子追求妈咪。

  那样,太掉价了。

  被拒绝白胤宁也不尴尬,看着林蕊曦浅笑,“叔叔不介意,和你爸爸也一起。”

  小女孩儿眨了眨眼睛,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多了几分不明所以。

  这个叔叔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呢?

  这时,她看到朝这边走来的宗景灏,放开林辛的手迈着小短腿奔了过去,“爸爸。”

  宗景灏弯身将人抱了起来。

  林曦晨反应的也快,“叔叔你要和我们一起吃饭是吗,那一起吧。”

  不管了,虽然是个腿脚不好的,也要让宗景灏知道,他妈咪是很抢手的,让他以前不珍惜。

  现在想要他们就这么跟他回家,门都没有。

  必须拿出诚意,并且很爱妈咪才可以。

  否则,他第一个不同意。

  白胤宁看向林辛,这孩子的心思似乎有些多?

  林辛低眸去看儿子,自己生的儿子,她自然知道他的用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听说你救了我太太。”宗景灏抱着林蕊曦走过来。

  喧宾夺主,似乎是在告诉白胤宁,林辛是他的妻子不要有非分之想。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白胤宁笑着。

  宗景灏握住林辛的手,林辛的手指纤细,柔软,宽厚的大掌可以将她的手完全包裹,他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我生平不喜欢欠别人人情,白先生,有什么需要经管开口。”

  他一句话把白胤宁救林辛的恩情归属到了自己身上,好似是在告诉白胤宁,想要回报,找他,不要打林辛的主意。

  林辛微微侧头看他,心头一道暖流划过,他这是在为她着想,不让她欠着白胤宁的人情。

  自古人情难还。

  不管白胤宁开始出于什么目的,的确是救了她一命。

  白胤宁的目光落在他握着林辛的手上仅一秒便收回,自然了解他这话的用意,他看着林辛穿着高跟鞋的脚,关心的问,“怎么还穿着高跟鞋,你脚上的伤还没好利索,不知道吗?”

  刚见到女儿女儿,她太激动了,况且好多了便没在意。

  “我没事了。”

  宗景灏的脸色顿时变了样,不似刚刚这么淡定,她脚上有伤,他竟然不知道。

  拉着她的手,“我们该走了。”

  “包间在这边。”沈培川特别有眼色,这里是白胤宁的地盘,但是却不能让他占了主动权。

  “白先生这边请。”沈培川摆了一个请的手势。

  白胤宁看了他一眼,说道,“走吧。”

  身后的高原这才推动轮椅。

  沈培川要了酒店里最大的包间,中间落座一张可以容纳二十人的餐桌,包间内宽敞明亮。

  林蕊曦双膝抵在他的腿上,和他面对面搂着他的脖子,“爸爸,什么时候吃饭?”

  宗景灏捏了捏女儿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说一会儿。

  说话时他的目光看了一眼桌下,去看林辛的脚,她双脚踝并没有明显伤痕。

  伤那儿了?

  等候上菜时,白胤宁主动搭话林辛,“你明天有空吗?我带你去见那位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