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195章 霸王条款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景灏觉得他是这世上最悲催的男人,明明怀里抱的是老婆,却不能动。s.hbacyy.

  他把脸埋进她的发丝里,淡淡洗发露的香味,他在她的后颈上轻咬亲吻。

  林辛的半边脸埋在枕头里,她看着熟睡的儿子和女儿,伸手摸了摸他们的脸蛋儿。

  透过他们她想到了那晚疯狂的画面,没有旖旎,而是黯然神伤。

  “宗景灏,你睡过多少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他曾经也和别的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过,心就闷闷的疼。

  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虽说她一直刻意忽略,可是他留给她的印象,是那么的深刻。

  都说女人是感性的。

  她觉得是。

  对要了自己第一次的男人,总有种特殊的感情。

  宗景灏亲吻她的动作戛然而止,鼻尖依旧弥漫着她身上的香味,浅淡,却沁人心扉。

  他的声音还有些沙哑,“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林辛把脸往枕头里埋的更深了,“随口问的,我困了,睡觉吧。”

  可是宗景灏不觉得她是随口问的。

  抓着她的肩膀将她扳过来,林辛反抗,压着声音,“你别动我,我困了。”

  宗景灏不顾她的反抗,强硬的将她的身体扳过来,看着她的脸,“告诉我,你怎么了?”

  林辛强装淡定,“我就是困了。”

  宗景灏捏着她的下巴,抬起,让她看着自己,“你吃醋了?”

  “没有。”她立刻否认。

  她只是觉得亏,她把最珍贵的都给了他,而他不是。

  不是吃醋。

  她坚决不承认。

  “那你为什么生气?”他的眼角带着光,指腹摩挲她粉色的唇瓣,她的唇瓣柔软,q弹,压在指间,特别的舒服。

  “我没有。”她就是不肯承认自己不高兴,吃醋了。

  他笑,“好,没有……”

  话音刚落,他的唇就覆了上来,林辛动,他就威胁,“你想让他们看见,你就动。”

  顾忌到两个孩子,林辛的反抗的动作停了下来,委屈的红了眼眶。

  宗景灏温柔的在她的嘴唇上捻磨,含糊间他说,“我没睡过别的女人,只有你。”

  这辈子,他就只要这一个女人。

  再无其他。

  “那何瑞琳呢?”她亲眼见过他对她好。

  还在别墅过过夜。

  要说两人没睡过她不信。

  别说林辛不信,宗景灏自己都不信。

  “我以前觉得我不正常。”不是对何瑞琳提不起兴致,是对任何一个女人他都提不起兴致。

  没有一丁点儿哪方面的欲望。

  以前对何瑞琳好,是因为她说她是那晚的女人。

  一个女人把女人最珍贵的东西给了他,他应该负责。

  不是爱,更不是喜欢,只是责任。

  “唔——妈咪……”林蕊曦梦魇了似的,两只手乱摸。

  林辛连忙转身去抱女儿,“妈咪在这里。”

  她轻轻的拍着女儿的背,“乖,妈咪在。”

  林蕊曦的小手摸摸她的胸口,好似确定一下这是不是妈咪,才又安静下来。

  林辛搂着女儿给儿子盖好被子,对身后的人说,“时间不早了,睡觉吧。”

  宗景灏,“……”

  他追了过来,楼着她。

  这一夜宗景灏睡的不好,到下半夜他才睡着。

  林曦晨一夜无梦睡的最好,早上也是第一个醒来的,看到宗景灏搂着林辛,他的眉头紧拧,坐在床上,气呼呼的。

  他最后没忍住,拿开宗景灏的手臂,钻到他们中间,将他们分开。

  他这一动,宗景灏和林辛都醒了,他反应的快一把搂住林辛,在她的怀里撒娇,“妈咪,你抱抱我。”

  他很少这样。

  忽然来这么一次,林辛的心儿都软了,将他揽入怀中亲亲他的额头。

  宗景灏,“……”

  他翻了一个身,默默的望着天花板。

  他就想追回老婆而已,为什么连儿子也要和他作对?

  “妈咪,你以前过的好吗?”

  林辛听得云里雾里,大清早的,他说什么胡话?

  她伸手去摸儿子的额头,林曦晨撇头,“我没发烧。”

  “那你——刚刚是什么意思?”

  林曦晨往她身后看了一眼,“你怀我们的时候,被人说未婚先孕,后来生下我们,独自将我们养大,你很辛苦,所以,对于那些曾经辜负你,在你最难的时候抛弃你的人,绝对不可以心软。不然,他会觉得你很好哄,就不珍惜你了,下次还伤害你。”

  林辛终于明白儿子大清早的这是为何了。

  伸手捏他的脸蛋儿,“你都是哪里学的这些‘大道理’。”

  “你答应我,一定不可以随便,轻易的,原谅伤害你的人。”林曦晨肃着一张小脸。

  对于儿子的认真,欣慰又心疼,更不忍心拒绝,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宗景灏又翻了个身,侧在床边,林曦晨说那些话明显就是说给他听的。

  他竟然连一个字都无法反驳。

  有句话怎么说的?

  自作孽不可活。

  如果当初他不因为何瑞琳救过他,就轻易相信她,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

  怪不得别人。

  窗帘很遮阳,都快七点了,屋子里还很暗,林辛起来给两个孩子找衣服,穿衣服,给他们洗漱。

  宗景灏扣着衬衫扣子,站在洗手间门口,“我们去一趟商场吧。”

  她没衣服穿。

  林辛点了点头。

  洗漱好,她穿上那件礼服,到门口换鞋的时候,宗景灏拉住她,“就穿拖鞋,到商场买。”

  脚心的伤口还没彻底愈合,而且穿高跟鞋对脚踝也不好。

  林辛低头看看自己脚上穿着的酒店拖鞋,眨了眨眼睛,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我又不嫌弃你。”宗景灏为了让她安心,搂住她的肩膀,“有我呢。”

  林辛抬头看看他,西装革履,身姿挺拔,卓尔不凡,成功人士的气场,她耷拉下脑袋,他都不嫌弃,她还有什么介意的?

  到楼下吃好早餐,他们一行人上了车,三辆车子前前后后离开酒店。

  过了大概二十来分钟便到了白城最大的商场。

  宗景灏抱着女儿,林辛牵着儿子下了车。

  商场不是很大,上下一共四层,大厅上下电梯,周边全是儿童游玩的娱乐设施,楼二服饰,三楼珠宝,顶楼电影院和餐厅。

  林蕊曦看到下面有玩的不愿意上去。

  “你们在下面等着我吧,我上去买一身衣服就下来。”林辛了解女儿,如果不让她玩,又得闹。

  林辛放开儿子,让他也在下面陪妹妹一块玩,“替妈咪照顾她。”

  林曦晨点了点头,“那妈咪,你快点儿。”

  “嗯。”

  林辛一个人上了楼,后面有沈培川安排的保镖尾随。

  林辛本身就是服装设计师,对衣服有自己的眼光,首先要舒适,她也不参加重要活动,便选择了休闲点的服饰。

  她看到一个叫mo牌子的休闲装,以前她就买过,不管是款式,穿在身上的舒服度,都是她喜欢的,于是她走了进去。

  她挺意外的,白城这个小地方,还有这样的牌子店。

  林辛看上了一款米色,带帽子的卫衣,她看向坐在沙发上完手机的服务员,“这款,有s码吗?”

  女服务员连头也没抬,“那款要4800,你确定要试吗?”

  林辛,“……”

  以往,她进店,都是热情服务,这服务员的态度着实让她意外。

  林辛吸了一口气,“我确定。”

  那服务员终于起身,看了一眼林辛脚上的拖鞋,撇了一下嘴嘲弄道,“现在都流行穿一次性的鞋子出门吗?”

  很明显,女服务员觉得林辛这身打扮,买不起这样贵的衣服。

  女服务员拿衣服时还在喋喋不休,“我们店里都是名牌,很大的牌子,而且都是国外设计师设计的,试过就必须要买下来的……”

  “别给我拿了,谢谢。”林辛只是想买个衣服,为什么要说这么多?

  试了就要买?

  什么霸王条款?

  她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

  女服务员将拿出的衣服,用力一摔,站了起来看着林辛,“你什么意思,我有没有问你确不确定要?你说确定,于是我给你拿了,我拿出来,你又不要了,耍我玩呢是吧?”

  “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女服务员咄咄逼人。

  林辛觉得和这种人无法沟通,转身刚想要走,却被女服务员拉住手臂,“你不能走,衣服我已经拿出来了,你必须要买!”

  “你这是什么道理?”林辛真的被这个女服务员的跋扈给惊到了,按理说像这样的服装店里的员工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怎么能这样蛮不讲理呢?

  “你买不起就买不起,在这里装什么装?”女服员撇着嘴冷哼,一副今天林辛不买,她就别想走的模样,“你让我拿出来,就必须买,我给你说过价钱了,4800,给钱吧。”

  “把你们老板叫过来。”林辛看出来,和她说不清楚。

  “老板有事不在,和我说一样的,我老板亲表妹,做得了主。”

  林辛算是看出来了,原来是有背景的,所以才敢这么嚣张。

  “这位小姐,生意不是这么做的……”

  “少给我废话,给钱,拿着你的衣服走人!”女服务员趾高气扬,仗着是这家老板的亲戚,真把自己当主人了。

  “如果我不给呢?”林辛也冷下了脸。

  “呵呵,那你别想走。不瞒你,我表姐认识白胤宁,白胤宁白总你认识吗?我表姐朋友,这商场都是他的,在这里打肿脸充胖子,你找错地方了。”

  越是从生活最底层爬上来的人,有了靠山,越是扬眉吐气,趾高气昂。

  就如这个女服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