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00章 一夜情而已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景灏站在洗手池前,袖口挽到手臂处,白色的衬衫掖在西服裤内,修长的双腿被西裤包裹着,流畅的线条勾勒出臀部弧度与股腹相连,宽肩窄腰,身材完美到无可挑剔。s.xssodu.

  林辛越过他的手臂,看到他竟在洗衣服。

  是林蕊曦的裙子,吃饭时,上面沾了菜汤。

  林辛从未见过他干这些,他衣食住行都有人安排好,什么时候需要自己动手去做这些?

  此刻,他却在为女儿洗衣服。

  感觉很微妙。

  恍惚间,她竟然觉得这就是家的味道。

  平常而温馨。

  她几乎没有思考,走进来伸手从后面抱住他,脸贴着他宽厚的背,“你是无情的人,还是深情的人?”

  突如其来的拥抱,宗景灏身体僵硬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自然。

  他垂眸看着她扣在自己腰间的手,眸光顿时躲进一抹愉悦的光,声音却压这不曾表现出来,“为什么这么问?”

  林辛也不瞒他,“我听苏湛说,何瑞琳进去了,这辈子恐怕也没机会出来了,是你做的。”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顿了一下,酝酿接下来的话怎么说,“怎么说她都跟过你,真下得去手。”

  宗景灏像是没听见林辛这句话,专心的给女儿的洗衣服。

  不是没听到,只是不愿意解释。

  他给过何瑞琳很多机会,是她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触碰他的底线。

  欺骗,阴谋诡计,就是因为他念着曾经她救过自己的情分,才相信她。

  可是她呢?

  都做了什么?

  林辛咬着唇,粉色的唇瓣上凹陷一排深深的牙印,她希望宗景灏解释,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他不是这么无情的人。

  “你都没话和我说吗?”

  “你想让我说什么?”

  宗景灏转身,衬衫领口的扣子解了两粒,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给林蕊曦洗澡时打湿了衣衫,潮湿的布料紧贴着他的肌肤,他附身扎下来时,浓浓的侵略性扑面而来,林辛不由的扭头,并不敢去直视他勾魂摄魄的双眸。

  林辛动了动唇,“是不是以后你也会为了别的女人,这么对待我?”

  虽说他对付何瑞琳是因为她,可是,何瑞琳跟过他没有错,他可以不念旧情,下狠手,和可以抛妻弃子的林国安有什么区别?

  她看过母亲失败的婚姻,看过父亲的无情,她对感情,总有一丝不确定。

  敏感又多疑。

  宗景灏皱眉,瞳孔波澜闪烁,随即盯着她的眼睛,“你这么想我?我在你心里是这样的人?”

  林辛错开他的目光,“我不知道!”

  “呵。”他轻笑,无半点征兆和分寸,将她往后一推,按在了墙上,林辛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他就欺身压了过来,将她柔软的身躯死死的抵在瓷砖墙上。

  明明冰凉,却又被他火热的身躯,烧的滚烫。

  “你,你干什么?”

  她的语气里遮不住,此刻的紧张与彷徨。

  宗景灏轻浅的亲吻她的额头,旋即,下移堵住她张合的唇瓣,唇与唇之间毫无缝隙,紧密贴合,她的口腔有淡淡的酒味,不重,反而令人上瘾,他拖着她的舌头,深吞她的舌根,这种深吻很痛,更像是是惩罚。

  林辛疼的五官扭曲,双手撕打他的肩膀,“你弄疼我了,快点放开我……唔……”

  大约是她的动作太激烈,磨蹭到他抵在她腰间的私.密部位,她明显感觉到了那里的变化,她的脸色聚变,“宗景灏,你王八蛋,快点放开我!”

  他的喉结上下几番滚动,唇轻轻错开,浓密而长的的睫毛刮过她的眼角,麻麻酥酥的痒,林辛轻颤。

  他附在她的耳畔,“你质疑我一次,我就用种方式惩罚你一次。”

  他故意靠的更加近,暧昧又逗弄,“你说公不公平?”

  林辛一动不敢动,就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浑身紧绷,生怕刺激到他。

  宗景灏眉眼带笑,没继续作弄她,轻声问,“我走后,你喝酒了?”

  林辛睫毛闪动,“你会不知道?”

  他眉梢一挑,这是何意?

  “沈培川和苏湛似乎看出我们的关系,故意让我喝酒……”

  宗景灏唇角抽.动,一把将林辛扣怀里,“以后在他们面前,对我好点。”

  要是让他们知道林辛不让他碰。

  他们还不得笑掉大牙。

  林辛也希望给两个孩子一个好的生活氛围,和宗景灏一样,不喜欢被人关注私生活,特别是感情这一块。

  刚刚也是她疏忽了,宗景灏这样骄傲的人,怎么可能和别人说起自己的感情生活。

  “嗯。”林辛答应了,至少在外人眼里,他们要做‘恩爱’夫妻。

  “走去睡觉。”宗景灏搂着她滚进被窝,什么也没做,就是搂着她。

  第二天一早,天才刚刚亮林辛就起来了,昨晚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关系,睡的很沉,夜里只是迷迷糊糊中感觉宗景灏抱着她亲了几回,早上醒来就睡不着了,所以她起的早,房间里宗景灏和两个孩子还在睡觉,她想到酒店外面去透透气。

  这个时间,整条走廊静悄悄的,大家都还没起床。

  她脚步放的轻,生怕吵醒还在沉睡的人。

  路过秦雅房间门口时,她房间的门忽然从里面拉开了,苏湛身上歪歪斜斜的挂着西装,头发也乱糟糟的,看到林辛时,条件反射性的嘭地一声将门关上。

  林辛站在门口半天没回过来神,苏湛怎么会从秦雅的房间里出来?

  自己看花眼了?

  她四处瞅瞅,这的确就是秦雅的房间啊没错啊。

  房间内的苏湛也没好的哪里去,站在门后,一脸的心虚样,林辛怎么会在外面,时间那么早?

  “你还不滚,在这里干什么?”秦雅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被血丝冲红的眼睛。

  后来人都走了,她被苏湛缠着喝酒,她被缠的没办法就喝了几杯,再后来,苏湛就说自己被逼婚的事情。

  秦雅就问,“你没女朋友吗?”

  苏湛就想起了自己的初恋刘菲,心情就更加的糟了,借酒消愁。

  秦雅觉得是自己提起了他不开心的事情。

  他才会灌自己酒。

  便对他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你伤心的事儿。”

  苏湛笑的好看,趁机说,“你陪我喝几杯,我就接受你的道歉。”

  结果两个人都喝多了,后来她怎么到楼上的都不知道。

  早上醒来,两人赤身露体的躺在一张床上。

  都是成年人发生了什么,大家都明白。

  苏湛说要负责。

  秦雅抓着被子,浑身颤抖的厉害,明明剁了苏湛的心都有,可是面上还在强装镇定,“都是成年人,别说那么幼稚的话。”

  因为一次错误,就要把两人绑在一起吗?

  更何况,她看的清楚,苏湛是个花花公子,根本不适合结婚。

  再说,她又不喜欢他。

  “这都21世纪了,不是解放前,一夜情而已,我希望大家都忘了,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秦雅表现的异常冷静。

  苏湛都惊讶。

  他以前玩归玩,但是从没随便赚过一个女孩的便宜,有需要,也都是找那种花钱的。

  完事‘钱货’两清的。

  碰到秦雅这个女人,他竟然比他还开放,说不需要负责,而且还要他忘记没发生过。

  他怎么觉得那么不爽呢?

  “事情发生过了,我记得很清楚,你双手攀着我的脖子,在我身下……”

  “滚!”秦雅被苏湛的话给激怒了。

  压在心低的耻辱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她太激动,根本没办法谈下去,苏湛便提议,“我们都冷静冷静,然后再谈。”

  谁知道他一出门,就看见林辛站在门口。

  他站在门后,望着那团起起伏伏的‘山丘’,知道她肯定是在被窝里哭。

  没有一个女孩遇到这种事情,可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她说的那些潇洒话,不过是装出来的。

  苏湛不想隐瞒她,告诉她,他开门时林辛看见了他。

  “什么?”秦雅猛的从床上坐起来,震惊到瞪圆了一双杏眼,那林辛岂不是知道……

  她甚至不敢往下想。

  眼泪哗哗的流。

  羞愤又痛恨。

  都是苏湛!

  “你毁了我。”秦雅抱着被子,整张脸都埋在被子里,发出闷闷的呜咽声。

  咚咚——

  这时房门被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