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20章 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爱过吗?

  说没有那是骗人的,她爱过白宏飞,深深的爱过。s.xssodu.

  可是此时此刻她不能那么说,而是决绝到没人性,“我从未爱过你。”

  一直强忍的泪水也在这一刻落了下来。

  轰,轰,轰的闷雷,在天空中翻滚,闪烁。

  白宏飞双腿一软倒了下去,他用尽力气支撑,只为想要见她一面,而这一面,比让他死了还难受。

  他浑身没知觉,只是呼吸很困难……

  走的不远的程毓温返回,抱起他的头,用力的拍他的脸,掐他的人中,“白宏飞,你醒醒……”

  宗启封没有立刻走,而是看着程毓秀,“去看看吗?”

  程毓秀的眼泪像是串珠一般,一串一串的往下坠。

  她摇了摇头,“走吧。”

  既然下定了决心,拖泥带水,只会彼此更痛苦。

  “确定?”宗启封故意又问了一句,实则是在试探她的决心有多坚定。

  “我确定。”程毓秀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无声的证明着自己内心有多么的强大。

  在这刻,宗启封才发现,这个外表柔弱的女人,实则很坚强。

  他关上后车门,坐上驾驶位离开。

  空气里回荡着程毓温打120的声音。

  回到医院时,刚好文娴也过来,她坐在一辆黑色车的副驾驶位,旁边坐着一个长相隽秀的男人,因为隔着挡风玻璃,宗启封看的不太真切,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男人,一定是文娴的心上人。

  他的眸光暗了暗。

  文娴亦是看到了他,对身边的男人说道,“子懿你先回去吧。”

  庄子懿点了点头,“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有事给我打电话。”

  文娴点了点头,推开车门下了车。

  这时宗启封也刚好下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对视了几秒,宗启封先收回的视线,他转身拉开后车门将程毓秀抱下来,这个过程中他是沉默的。

  和程毓秀一样,心情很糟糕。

  他踏上台阶,走了两步忽然停下来,“你回去吧,今天我照顾她。”

  文娴跟着上来的脚步一顿,她抬头,看着他的背影,良久才说道,“好,她现在的身子不方便,以后尽量别出去了,等稳定了……”

  “你这么关心,怎么不自己生?”忽然宗启封打断她关心的嘱咐。

  他直直的看着她,“刚刚那个就是你喜欢的人?”

  文娴抿唇,“启封你别这样……”

  宗启封笑了一声,“你要我怎么样?还要我怎么样?我妻子和别的男人幽会,我不能问吗?”

  文娴红了眼眶,“我说过,你没爱上谁之前,我不会和他好,今天只是单纯的见面,我不知道会遇见你……”

  “我不想听,你走吧。”

  说完宗启封重新迈起脚步。

  穿过亮着灯,充满消毒水气味的走廊,很快,他抱着程毓秀回到了病房,佣人将房间收拾的很干净,这会儿正在插花。

  医生说屋里放点花儿绿植之类的,空气好,也能让孕妇静心。

  所以文娴嘱咐她,买点花插在病房里。

  看到他们回来,她连忙放下手上的活儿,掀开被子,“这是出去了?”

  宗启封心情不好,没吭声,程毓秀也没好到哪里去,脸上还有泪痕。

  完全顾不上佣人。

  佣人也有眼色,将被子掀好退到一旁不说话。

  “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叫你。”宗启封给程毓秀盖上被子。

  佣人说了一声好就出了门,并且轻轻的将门关好。

  宗启封扶着程毓秀躺下,“会不会不舒服?”

  程毓秀摇头。

  宗启封给她掖被子,低着头,很认真。

  程毓秀看着他,知道他肯定是心里不舒服,不然,他不会在门口质问文娴。

  不由得竟有些同情他,有什么比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心里只装着别的男人诛心呢?

  “你如果难受就看看我,我比你更惨。”程毓秀微微动唇,唇瓣干涩,声音嘶哑。

  宗启封看她一眼,“自己都遍体鳞伤了,还来安慰我?”

  程毓秀扯着唇角,露出一抹牵强的笑痕,“你说我们是不是也挺有缘分的?”

  “嗯?”

  “都那么惨。”

  宗启封,“……”

  在医院的住了一个星期后,程毓秀出院了。

  也能下地走路,但是不能多走,要多休息。

  但是家里的空间大,有地方散步,比在医院里舒服。

  因为她的身子不方便,从楼上搬到了楼下住,文娴也住楼下。

  宗启封一个人住楼上。

  家里人物关系很微妙,不过却很和谐。

  很多时候程毓秀觉得自己像是个代理孕母。

  不过细想想,她可不就是代理孕母吗?

  想着她勾唇苦涩一笑。

  “笑什么呢?”文娴正在叠衣服,看到程毓秀笑,就问了一句。

  程毓秀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的表情被她看在眼里。

  程毓秀淡淡的道,“没笑什么,就是想到一个笑话。”

  “什么笑话?”文娴随口问,也是闲来无事,说说话打发时间。

  程毓秀是扯的慌,自己根本不是想到了笑话,被文娴这么一问,她竟然语塞了,还好她反应快,想到了自己小时候上学的一件趣事,“我记得上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老师提问,问题是,谁知道世界上有几个国家,出奇的是,全班同学都举手了,老师随便叫了一个同学回答,结果那个同学回答道,“有两个”,全班静止了片刻,老师又问,“为什么只有两个啊?”于是那个同学回答说,“z国和外国。”结果全班又安静了一秒钟,而后哈哈大笑起来。”

  文娴笑着,“你这个同学真是太搞笑了。”

  程毓秀也跟着笑,心里的郁气散了不少。

  宗启封回来,就看到客厅里的两个女人说说笑笑样子很开心,他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这个家里最多余的。

  看到他进来,两人的笑声收了收,文娴将叠好的衣服拿起来,“我去放在柜子里。”

  程毓秀也跟着站起来,“我帮你拿点。”

  两人一前一后从沙发上起来进了房间,宗启封站在玄关,看着因为看到他进来就离开的两个女人,眉头深皱。

  为什么都躲着他?

  文娴也就算了。

  连程毓温也躲着。

  不由得心口憋了一口闷气。

  晚上吃饭时,文娴忽然问了程毓秀一句话,“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