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22章 一模就得露馅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启封皱眉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哥来了,外面很冷,你带她去酒店休息,等我哥走了,你们再回来。s.90xs.”此刻文娴躲在洗手间里给他打电话。

  她逛街回来,文倾都已经在家里了。

  她看到他的那一刻,差点没绷住,好在程毓秀不在,不然这件事情非得被发现不可。

  “我知道了。”

  听到那边的回应文娴才挂断电话,好在有惊无险,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在镜子中看自己的肚子,没什么不妥,才拉开洗手间的门。

  她抱怨着,“你来,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下。”

  文倾靠在沙发里,他身材健硕,又高,哪怕不说一句话也气势惊人。

  他看着妹妹,“你这话说的,我来看我妹妹,还得提前打报告不成?不过今天不是你孕检的日子吗?怎么去商场了?”

  说话时他看了一眼沙发上大大小小的包。

  文娴走过来,坐进沙发里,让佣人给文倾倒水,“我孕检回来顺便去了一趟商场,这不,孩子不是快要出生了吗,我准备些衣服,对了,你今天怎么来了?”

  文倾让司机把后备箱里的东西拿下来,“妈让我带来的,都是给你和我这小外甥的,还没出生,就已经受到了家里所有人的关注。”

  很快司机进来,两手提的满满当当,小孩子吃的用的穿的,还有给文娴补身体的,司机一下都没拿完,又拿了一次,才拿完。

  文娴也惊讶了一下,“那么东西。”

  “还不是都给你家孩子的?”文倾说话时朝她的腹部看了一眼,伸手想要去摸。

  却被文娴拍开手,她身上惊出一身冷汗,没想到文倾忽然想要触碰她的肚子。

  毕竟是假的,一模就得露馅。

  好在她反应快。

  文倾轻咳了一声掩饰尴尬,妹妹大了,也嫁人了,他不可以随便碰她了。

  “我看你一个人回来,启封没和你一起去医院吗?”

  文倾有些不甚高兴,这妹妹怀着孕,他作为丈夫,不时时刻刻的关心着,更何况这也接近预产期了,身边更不能没人。

  “他工作忙……”

  “是工作重要,还是孩子重要?”

  文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文倾打断,“孰轻孰重分不清楚吗?”

  文娴还想解释,文倾就已经不耐烦的拿出手机给宗启封打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他正要质问时,文娴将手机抢了过去,并且挂断,“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文倾眉头深锁,错愕,失望的看着妹妹,他是为她好,怕宗启封欺负她,她却……

  “好,以后你的事情,我不操心。”文倾站了起来。

  文娴也惊觉自己的话有些伤人,毕竟这是她哥哥,也是在关心她。

  她不该让他伤心的。

  “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文倾从司机手里接过帽子,听到文娴的话,动作顿了一下,而后戴上,“他要是欺负你,给我打电话。”

  说完阔步走了出去。

  终究是自己的亲妹妹,即使刚刚真的生气了,也不能不管她。

  文娴跑出来,追上他,从后抱着,“哥,我可能有产前忧郁症,心情不好,所以别生我的气,刚刚我不是故意的,知道你在关心我。”

  文倾皱眉,将她扯开,“你什么身子,自己心里没数?还跑?”

  “我一时忘记……”

  “忘记什么?忘记自己是孕妇吗?”文倾觉得自己听到了笑话,还有忘记自己怀孕的,伸手刮她的鼻子,“你肚子里,可是宗家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文家的第一个,你必须给我保护好了,时时刻刻的谨记,下一次再让我看到你这么鲁莽,我揍你。”

  文倾故作凶狠。

  文娴却知道,哥哥是爱她,关心她。

  撒娇的往他怀里扑,搂着他,“哥。”

  文倾捏她的脸蛋儿,他当兵的手劲大,文娴喊叫,“疼,疼……”

  “我都没用力。”

  “你用力了,我这边脸还不得被你扯下来。”文娴揉着脸,脸蛋的有些红。

  文倾心疼的揉了揉,“哥哥手上没准,下次轻点。”他叹着气,“都快是当妈妈的人了,还撒娇,幼稚不幼稚?”

  “我再做妈妈,哪怕做姥姥了,也是你妹妹。”

  文倾语塞,细想是这个道理。

  长的再大,也是他的小妹。

  文娴送哥哥上车,文倾弯身坐进车里,回头看了一眼妹妹,“回去吧,天气凉,多穿点,照顾好自己,有事了随时打电话。”

  文娴点头。

  她目送着文倾的车子离开,转身进屋时,听到……

  “文娴。”

  她转身就看到庄子懿站在马路的对面,身着休闲装,隽秀俊逸。

  风有些大,吹乱了他的头发。

  文娴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便四周看去,她快步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想你。”他勾唇,笑起来尤其的好看。

  文娴瞪他,“以后来的时候,提前通知我。”

  庄子懿伸手将她搂在怀里,“我们明明是恋人,你爱我,我也爱你,为什么连见个面都那么难?”

  文娴拍他的背,“再等等……”

  等到程毓秀生下孩子,等到宗启封看清自己的心。

  她就可以离开,和他远走天涯,抛开这里的一切,过属于他们的日子。

  “再等多久?”庄子懿问。

  “最多一年。”

  她不知宗启封说程毓秀生下孩子,就让她走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一年的时间,也足够他看清楚自己的心。

  到时候,她就可以顺利,不带愧疚的离开。

  “回去吧。”文娴放开他。

  “我还想再看看你。”庄子懿抓着她的手不放。

  文娴面色严肃,“这是宗家别墅前,让人看到对我,对他都不好。”

  庄子懿也知道,低头亲吻她的嘴唇,“多久我都等你。”

  说完转身离开。

  文娴站在门口,望着他,对他摆了摆手,“开车慢点。”

  庄子懿降下车窗,“进屋去吧,外面冷。”

  文娴拢了拢大衣,转身进屋。

  天气越来越凉,进入12月,风更加的凌冽了。

  12月20快到过年的时候,夜里,宗家别墅的灯瞬间亮了。

  程毓秀感觉到了痛,为了不被人发现‘狸猫换太子’,他们谁也没通知人,连夜带着程毓秀去医院。

  打算等到孩子出生后,文娴抱着孩子,宣布已经生产。

  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

  宗启封开车,文娴在后面抱着因为疼痛满身是虚汗的女人,她安慰着程毓秀,“你再忍忍,很快就到医院了。”

  她没生过孩子,不知道,就算到了医院,她也要经历生产的阵痛。

  她那么坚强的人,也无法忍受那种一阵高过一阵的痛感,像是有什么撕扯她的骨头和肉,“好痛,我好痛。”

  她纤细的手指,死死的抓着座椅,嘴唇抖动,“我是不是快要死掉了?”

  “不会,不会。”文娴不知道她的痛,也体会不了,没经历过的人,更无法感同身受。

  她看得出程毓秀很难受,心也跟着揪起来,“别怕,别怕,我们都在,都陪着你。”

  宗启封也时不时的往后看,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很快,车子停到医院门口,文娴下车,打开车门,正要去扶程毓秀时,宗启封让她起开。

  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忙让开,宗启封弯身将人从车厢里抱出来,程毓秀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疼,我好疼,一阵一阵的……”

  宗启封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他也很紧张,只能用力的抱着,无声的安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