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35章 当年的真相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的确带两个孩子去见的是毓秀,她们看起来相处的很好。s.90xs.”

  程家,那么大一片宅院,很容易就发现,沈培川这次带过来的人,不但伸手好,探查能力也强。

  想要弄清楚林辛今天去了哪里,还是很容易的。

  只是她们并未见过几次面,怎么会忽然间这么亲近?

  这点沈培川还没弄清楚。

  “我看这个会制作香云纱的师傅,可能和毓秀有关系,他牵的线……”

  宗景灏摇头,他不认为,林辛和毓秀亲近是因为这个会制作香云纱的师傅。

  “之前他们就有接触,她还把一枚玉镯送给林辛,说是宗家的,可是我从未听说宗家有过,这样一个东西。”

  就算宗家有这么一个家传的玉镯,那不应该是他母亲文娴的吗?又怎么会在毓秀的手里?

  “那就是她故意的,讨好林小姐,试图缓和和你的关系,毕竟,她自己又没生孩子……”沈培川想不出别的理由,毓秀虽说是个三儿,但是也没虐待过宗景灏,最多是,嫁进宗家的时间不对。

  宗景灏不觉得就这么简单,林辛的家庭也是被小三破坏,她母亲被遣送,她对小三绝对不会有那么大的容忍度,更不会因为一个玉镯就被收买。

  他更不愿意相信,林辛是能被金钱所收买的人。

  “这事,你就装不知道。”他的脸色在明亮的灯光下,又阴沉了两分。

  他倒想看看林辛能瞒他多久。

  如果林辛和他坦白,他不会怨她,更不会生她的气。

  毕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和立场。

  他从未想过要林辛站在他的立场。

  他生气林辛的隐瞒。

  在他看来,隐瞒就是不信任。

  林辛不信任他!

  连他的人都不信任,还怎么谈感情?

  沈培川应了一声,也不敢多,很明显宗景灏的心情不好,他也不敢劝说什么,想必他自己心里也有杆秤,能够思量这件事情。

  这个时候宗景灏很想一个人静一静,可是想到还有两个孩子,他只能先回去,沈培川去关车灯。

  他们原路返回。

  “我觉得林小姐,也许这么做有她的道理,自古婆媳难相处,或许她是想和家里人打好关系呢?”

  沈培川还是想开导一下他。

  这也许未必是一件坏事。

  林辛说不定是为了他,才和毓秀走的近。

  宗景灏并未置啄,他有他的考量,依他对林辛的了解,她绝对不是那种会巴结人的人。

  “宗总,有没有兴趣聊两句?”白胤宁坐着轮椅在门口,似乎是在等他。

  看到他和沈培川走过来,便开口道。

  宗景灏给了沈培川一个眼神,让他先走,他倒想听听白胤宁能是出什么。

  沈培川看了一眼白胤宁,迈步走进院子。

  白胤宁转动轮椅朝着河边走去,涓涓的溪流,闪闪发光,似是星辰坠落,在河面冒出头,窥探这个世界的景色。

  “白总想和我说什么?”宗景灏双手抄兜,屹立在河边,河水里倒映着一抹坚硬的身躯。

  白胤宁望着,双手不由的抓紧,他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如今却只能靠做轮椅度日。

  说心里毫无波澜,那是假的。

  没有人不在乎自己是个残废!

  “我给宗总讲个故意怎么样?”白胤宁仰头。

  他不喜欢去仰视人,可是他现在这样,又不得不去仰视。

  宗景灏神色不虞,淡淡的睨他一眼,“白总有兴致,我洗耳恭听。”

  白胤宁望着天空,酝酿了一下道,“想必我的身份,宗总也调查清楚了吧?”

  虽然是问句,但是已经是可肯定的语气。

  宗景灏不否认,他的确对白胤宁有了解。

  他让关劲查的。

  白胤宁是个孤儿,被白宏飞领养,后来白宏飞死后,他接受了白氏企业。

  他也算是幸运,遇见白宏飞。

  不然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有今天的身份和地位。

  不要相信白手起家,这个世界上,如果一个人没有任何身份背景,根本不可能一朝一夕就成功。

  他这个年纪,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他从手机上找到一张白宏飞的照片给宗景灏看,“这个是我养父,白宏飞。”

  宗景灏撇了一眼,他对这些并没有兴趣,只是觉得白胤宁给他看,肯定是有目的。

  “发现没有,他少了两根手指?”

  小拇指和无名指被砍掉了。

  宗景灏微微眯起眼眸,“你想说什么?”

  “他不是天生的少了两根,而是被人砍的。”

  白胤宁被白宏飞收养后,他一直跟着白宏飞学习做生意,后来长大,他才奇怪,这个男人为什么不娶妻生子,而是领养他。

  依照他的身份,就算掉了两根手指,想要找个女人还是很简单的,想必想要嫁给他的女人也不少。

  后来他发现白宏飞之所以不娶,是因为他心里一直装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程毓秀。

  后来他生病了,垂危之际,告诉白胤宁,这辈子他有个遗憾,他错失了这辈子挚爱。

  白胤宁还记得当时他抓着他的手,弥留之际留下遗愿,“我知道,当她生下孩子以后,我们就断了可能,她说她喜欢女儿,我想她肯定会生下女儿,将来,我只希望你能娶她女儿为妻,并且对她好,就当是弥补我这辈子的遗愿……”

  他这辈子和程毓秀有缘无分,希望养子能和程毓温的女儿结下姻缘。

  也算续了两人的缘分。

  心脏检测仪,嘀的一声变成了直线。

  白宏飞就留下这么一句话去世。

  他一直不明白,白宏飞口中的毓秀生下孩子,她生下的孩子去哪里了?

  在白宏飞去世以后,他调查过程毓秀,知道她嫁给了宗启封,并且一生未生过小孩。

  “曾经,我养父被人囚禁六年,他的手,就是当时被砍的。”六年的时间不短,当初他的养父为什么会被人囚禁。

  并且残忍的砍他的手指。

  曾经的往事,貌似有人刻意隐藏,他能查出来的东西实在是有限。

  他把宗景灏引到这里来,就是想要他去探查这件事情。

  白宏飞养育了他,并且把整个白家都给了他,他感激白宏飞的养育之恩,他想要为养父报砍手指的仇。

  可是他势单力薄。

  当初白家也不是平常人家,能够把他囚禁,并且让任何人查不出来,可想而知,对方的实力有多恐怖。

  如今,他也未必是那人的对手。

  如果他没猜错,宗景灏很有可能是程毓秀所生。

  当然,他没有证据,现在还只是猜测。

  不过,现在宗景灏已经牵扯其中,想必,他想要独善其身也不能够。

  有他的实力,想来,查清当初的真相,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