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43章 乖,不会吓傻的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那都是假的,如果他害怕了,就是上了坏人的当了。s.xssodu.

  他不可以害怕。

  他坚定的脚步走到床前,抓着被子用力的一掀,然而下面什么都没有,他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宗景灏,“那个娃娃呢?”

  在宗景灏带他上来的时候,就让人把东西丢掉了。

  林曦晨能这么勇敢,他感到欣慰,感到骄傲。

  他走进来,宽厚的大掌落在林曦晨的透顶,宠溺的揉了揉,“你是个勇敢的孩子。”

  “那当然。”林曦晨仰了仰头,此刻的模样有些小傲娇,“我是妈咪的孩子,我当然勇敢了,我说过,长大了,我要保护她的,不过……”

  他们刚刚上来的时候,妈咪好像生气了。

  怎么办?

  “妈咪好像生气了。”林曦晨眨了眨眼睛。

  宗景灏看见了,“走吧。”

  他带着林曦晨下楼,把他送到包间和沈培川他们一起吃饭,他去找林辛。

  林辛还站在台阶上,她是矛盾了,是凌乱的。

  有些后悔刚刚没拦住他们。

  看到林辛的身影,宗景灏停下了脚步,继而他的脚步迈的稳又缓朝这边走来,“你要相信我们的儿子。”

  林辛转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男人,她当然相信自己的儿子,可是他只有五岁!

  “宗景灏,你丧心病狂了吗?!”她冲过来,对他拳打脚踢,他站着不动,俨然一座坚挺的山,任由她发泄。

  林辛太激动,双手挥舞的着,宗景灏怕她伤到自己,抓住她的双手,霸道的将人搂在怀里,“冷静一点。”

  “你让他去看,就是第二次伤害,你叫我怎么冷静?吓傻了,我会恨我自己一辈子的!”

  宗景灏一下一下的摩挲她的脊背,声音低沉,“乖,不会吓傻的。”

  他的手,他的声音似乎有魔力,林辛在他的怀里慢慢的冷静下来。

  她扬起头,望着他,近在咫尺的距离,林辛能看清出他脸上的每一根绒毛,他肌肤很光洁,不,“他怎么样了?”

  “没事了。”宗景灏微微的叹息,“以后相信我,我有分寸。”

  林辛低眸解释,“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

  “不相信你儿子?”宗景灏打断她。

  宗景灏知道她是担忧,是怕儿子受到伤害。

  “他是男孩子,是要长大的,将来要面对的是,真正的有血有肉的人,有时候人心,比那个娃娃更恐怖,他必须学会面对,克服,过度保护,未必是对他好。”

  宗景灏的意思,她都明白,只是心疼孩子。

  “下次,要做什么,可不可以先经过我的同意?”林辛没有宗景灏这么硬的心肠。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里有漏洞,连忙又补充了一句,“我是说关于孩子的事情上,和我商量一下。”

  她可不想宗景灏误会,她连他工作上的事情都想要干涉。

  宗景灏笑,眉梢眼角都有光,故意说,“如果我不和你商量呢?”

  林辛扬起手故作要打他的样子,“我打你……”

  宗景灏抓住她的手,吻了一下她的掌心,“往这儿打。”

  拿着她的手,覆在脸上。

  林辛也只是说说,男人的脸,怎么可以轻易的打。

  她抽回手,“别闹。”

  宗景灏没再继续逗她,因为娃娃风波郁气散了不少,这会儿气氛好多了,他搂着她的肩膀,“该饿了吧,去吃点东西。”

  林辛确实感觉到了饿,快一天没吃饭了。

  姚青青的服装店被砸了以后,她把店处理了,这段时间也没找工作,就呆在家里。

  白胤宁到她的住处就找到了人。

  她手里提着吃的,像是刚买东西回来,看到白胤宁,她愣了一下,然后快步跑过来,“你怎么来了?”

  白胤宁不动声色的笑笑,“就是来看看你,最近好吗?”

  姚青青笑了笑,“挺好的。”

  空气静止。

  聊天最怕忽然两人都没话说。

  气氛尴尬。

  “现在才吃饭?”白胤宁看着她手里提着的东西,先开的口。

  “嗯。”姚青青低着头。

  “不让我进去坐坐吗?”白胤宁笑着。

  “我求之不得。”姚青青赶紧走到前面,带路。

  “就你一个人住这儿吗?”进入电梯时,白胤宁问。

  姚青青点头,“是的,长大了,很少回去养父养母家,他们对我不是很好,我不大喜欢回去,之前开服装店,也存了些钱,准备再找点事情做做。”

  “这样挺好的。”白胤宁有些后悔来找她了,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她就是很单纯的女孩,和他关系也是最好的,被收养后她过的不好,直到他们重逢,他给她一点帮助,生活才过在好起来。

  她怎么可能干出那样的事情?

  “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姚青青抓紧手里的塑料袋。

  “没有,就来看看你不可以吗?”白胤宁依旧笑着。

  姚青青也笑笑,“你能来看我,我当然很很高兴。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也要如实告诉我。”

  说话时,电梯停了下来。

  高原推着白胤宁走出电梯,姚青青走到前面开门。

  她住的单身公寓,麻雀虽少,但是五脏俱全,而且打扫的也很干净。

  “地方有些小。”姚青青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给白胤宁倒了一杯水。

  “谢谢。”白胤宁伸手接过来,捧在手里并未喝,而是将屋里打量了一遍,最后目光定格在床头柜子上的一个相框里。

  是他小时和她的合照。

  他记得,是他被白宏飞领养的那天照的。

  姚青青走过来,拿起那个相框,看着里面的人,笑着说,“那个时候你多小,我多小,如果没分开多好。”

  白胤宁的内心有轻微的触动,不是对姚青青,而是对过往的经历。

  “没想到,你还保存着。”

  白胤宁挺意外,自己还能看到自己在孤儿院时的样子。

  姚青青的手指轻轻的落在照片里的小男孩的脸上,“我被领养后,过的真的很不好,每当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我看着他,我就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明显她话里有话,白胤宁装作没听懂,“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联系我。”

  “对不起我……”姚青青这才察觉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有些懊恼。

  “没事。”白胤宁并未介怀,他不能回应,所以就装没听懂。

  他只把她当朋友,当亲人。

  没有别的想法。

  “我送你。”姚青青放下相框,有些手足无措。

  白胤宁看了一眼相框里的人,很明显照片是经过处理的,那个时候的照片不过胶,保存不了那么久。

  “这样的照片不要放在床头。”

  姚青青看着他,欲又止,说,“好。”

  “走吧。”

  高原推着他走出房间,姚青青送他上电梯,白胤宁挥手,“不用送了,回去吧。”

  姚青青没走,站在电梯前。

  很快,电梯的门缓缓合上,隔绝了她的视线,高原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姚小姐看着挺善良的,我看着不像她做的。”

  白胤宁的脸色晦暗不明。

  他相信宗景灏不会凭空猜测,也不相信姚青青是做这件事的人。

  “你派一个人,监视她天天都在家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