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52章 阴魂不散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有时间出去玩,林辛叫上儿子一起,怕他一直玩游戏对眼睛不好。s.xssodu.

  然而好巧不巧的是,他们刚一下楼,就看见了白胤宁。

  白胤宁看着从着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一家四口,笑着问,“这是要出去?”

  宗景灏冷笑了一声,“白总,真是阴魂不散。”

  白胤宁也不生气,笑着,“宗总过奖。”

  他看着林辛,“我知道这里有个地方适合小孩子玩的地方,我给你们带路。”

  白胤宁不是询问,而是直接下了决定,“你们来到我的地盘,理应由我来款待,要是有照顾不周的地方,还请宗总和林小姐不要怪罪。”

  白胤宁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林辛也不好拒绝,她看了一眼宗景灏,淡淡的笑了一下,“那就麻烦白总了。”

  “不麻烦。”白胤宁笑着,“我本来找你,就是想问你要不要出去,毕竟有两个孩子,一直呆在酒店里肯定会闷。”

  林辛扯出一抹僵硬的笑,解释道,“要带他们两个出去玩,所以就没时间……”

  林辛不用解释,白胤宁也心知肚明,是宗景灏不让她见他。

  为了给这个小气的男人再添点堵,他笑着,“在你们走之前,我们可能要经常见面了,今天,我也搬到酒店里住了。”

  “白叔叔为什么要到酒店里住,是因为没有地方可以住吗?”林曦晨站在林辛旁边,小手被林辛牵着。

  “嗯——”白胤宁沉思了一下,“为了方便照顾你们,你想,我是白城人,这酒店又是我的地盘,我在这里,你们会方便很多的。”

  林曦晨眨了眨眼睛,他不在,他们也很好啊,有钱,在什么地方都是大爷。

  明显,白胤宁是冲着妈咪来的。

  以前吧,他想白胤宁和爸爸挣妈咪,现在他不想了。

  担心爸爸和妈咪真分开,他就有没有爸爸了。

  而且,还是宗景灏比较帅,比较有钱,白胤宁逊色了一点,最主要的是,他还不能行走。

  他攥紧了林辛的手,生怕,白胤宁会把她的妈咪抢走似的。

  “走吧,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玩一下,晚一点可以看喷泉。”白胤宁走到前面带路。

  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

  上车时,白胤宁道,“我的车子走在前面,你们跟着我的车子就行。”

  宗景灏冷冷的斜了他一眼,“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白胤宁笑了笑,“我和林小姐认识也有段日子了,和宗总也有合作,自然不是外人。”

  宗景灏没搭腔,上了车。

  保镖将门关上,隔绝了白胤宁的视线。

  白胤宁被高原推着上了自己的车。

  白胤宁说的地方离酒店不是很远,十几分钟的车程,是一座新修的仿古的建筑。

  长廊沿着一汪清澈的人造湖,蔓延开来,长廊修正的十分考究,一瓦一砖,一个小细节的木雕都很用心,看起来十分精致。

  长廊尽头一片古宅,大门口气势辉煌,有些像古代的王府规格,犹如,走进了古代的世界一般。

  湖水里,养着红色锦鲤,水面飘着木船,丝绸,红灯笼,船夫。

  “可以坐在船上喂鱼哦。”白胤宁看出林蕊曦跃跃欲试的模样,于是说道。

  “我想坐船,喂鱼。”林蕊曦兴高采烈的喊着,小孩子很容易对一件事有兴趣,而且还很容易满足。

  虽然也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东西,但兴趣来了,就想要去做。

  今天的天气好,划个船喂个鱼,也能放松放松心情。

  “好吧,那就去划船喂鱼,我去买鱼食过来。”林辛让儿子站在这里等着。

  卖鱼食的在长廊的另一头的一个小店里,林辛走过去。

  宗景灏站在走廊边,望着这一汪清澈的湖水,能够看清下面长着如长发般的海藻,这地方相比城市,空气要好。

  “如果今天是双休日,会有很多人。”这里成了不少人,休息天过来散步的地方。

  晒晒太阳,喂喂鱼,好不惬意。

  宗景灏睨他一眼,嘲讽道,“白总,天天这么上心,莫非有觊觎?”

  白胤宁也不掩饰,“我会救林小姐,并且把她留在家里休养,是因为我认错了人,我以为她是程毓秀的女儿,我养父去世前,留下遗愿,希望我娶程毓秀的女儿,结果不是,……”

  宗景灏不动声色,心里却起了波澜。

  他对程毓秀说过去,越来越有兴趣了。

  很明显她和白宏飞是有过感情,为什么后来,嫁给了他的父亲?

  白胤宁顿了一下,坦然的,毫不掩饰的,“我和林小姐相处的时间不长,确实对她有好感,知道你和她,其实不像表面那么好,我觉得,其实我还可以争取一下。”

  忽地,一阵风刮过,宗景灏回头,注视逆光深处,风平浪静的坦然的白胤宁,目光交汇,胜过一万句狠话,一万次交锋。

  宗景灏云淡风轻,“白总,何止是一开始就错,以后也没机会,她和我很好。”

  不是强调,不是炫耀,更不是声张虚事,就是简单的陈述,就是这么霸气,这么自信。

  白胤宁明白,他的自信是林辛给的。

  他看得出来,林辛对宗景灏的态度有变化,不是以前那种假装,而后发自内心,身体本能的反应。

  她会在照顾宗景灏的感受。

  就好比刚刚,他说要给他们带路,林辛回去看宗景灏,似乎是怕他不开心。

  当她在乎一个人的感受,就说明,她心里已经有了那个人的位置。

  白胤宁依旧笑着,只是笑容里藏了几分苦涩,“没有关系,万一哪一天,她对你腻了,我也不介意当个备胎。”

  这是连脸都不要了?

  林曦晨悄悄的挪到宗景灏身边,拉住他的手,“我妈咪,不是三心二意的人,我们不会分开的。”

  他拎得清,也知道,这两个男人谁才是最适合妈咪,适合他们家庭的人。

  宗景灏是他和林蕊曦的爸爸。

  妈咪和他在一起,他们才是完整的一家。

  他不允许有人破坏。

  白胤宁想要和他说话,“小曦……”

  噗通!

  “什么声音?”

  忽然响起,好像什么坠入水里的声音。

  林曦晨抬头,“妈咪,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宗景灏抬头看了一眼白胤宁,那一眼意味深长,他拉着儿子,“我们去看看。”

  白胤宁也跟着过来。

  在路上,他们看见了满地的鱼食,撒的那都是,草坪上有不止一个脚印,而且,都不大,可以肯定的是,都是女人的脚印。

  水面波纹一圈一圈的荡着,很大。

  “救……”

  宗景灏往水里望去,兴许是水太深,里面的人时而冒头,时而下沉。

  他看不见她的脸,但是他却可以肯定是,掉进水里的是林辛。

  他放下女儿,没有什么犹豫,进入十二月的天气早已经很冷,更别说湖水了,更是冰凉刺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