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59章 你不是一个人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姚青青知道求养母没有用,便爬到养父脚边,“你救救他,他是你的孩子,你不能看着他被丟进井里。s.90xs.”

  “贱人。”姚青青求养父的话,惹怒了养母,她抓着还未来及极剪掉脐带的婴儿,光溜溜的,身上还沾着姚青青身上的血,在姚青青养母提起他的那一瞬间,他哭了。

  哇哇的声音,特别的响亮。

  姚青青爬着去抓养母的腿,地上一条蜿蜒的血迹,她抱着养母的腿,磕头,磕到出血,“求求你,别丢我的孩子,求求你,我给做牛做马,求求你……”

  “想得美,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养这个娃儿来和儿子挣家产?”养母一脚将她踢开。

  姚青青昏迷了过去。

  她醒来时,自己还是躺在房间的床里,外面的太阳很大,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是口干舌燥,浑身疼痛,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养父被养母管着,不给她吃,不给她喝。

  她不吭不响,就躺着,她想死,随着她的孩子死去。

  不知道是不是邻居听到了婴儿的哭声,就问,养母就对外人说,姚青青在学校不检点,怀孕生了娃娃,但是娃娃刚生下来没多久就死了。

  是弟弟说漏嘴,是被养母丢进井里,村子里的人才知道,也不愿意惹事,因为是姚青青自己不检点弄出的孩子,也没人同情她。

  她发烧了,烧了一天一夜,不省人事。

  好巧不巧的是,赶上了上面领导下来检查,刚好听说家里收养了孩子,为社会做了贡献,领导便到家里慰问,不管给不给予金钱上的帮助,但是面子做的足。

  养父养母不得已将快要死掉的姚青青送去医院。

  他们不能让那些当官的知道,他们虐待姚青青。

  就这样,姚青青捡回了一条命。

  她的眼睛瞪的很大,血丝像是一张网,铺满她的双眼,“我不敢和任何人说,我害怕,我害怕他们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怕,我怕……”

  她恐惧地畏缩着,好似那种经历就在昨天,“我更害怕你知道,我怕你嫌弃我,瞧不起我,我害怕你会厌恶这样的我,我害怕,我害怕的要死。”

  说着她的目光转向林辛,“我看着胤宁对你在意,我羡慕,我嫉妒,我恨……呵呵,我故意,故意,把我儿子,送到你的面前……哈哈——”

  林辛的手遽然攥紧,姚青青的话,像是晃荡的铅锤,撞击着她的心脏。

  她不由自主轻颤。

  宗景灏握住她紧紧攥成拳头的手。

  姚青青再次将目光转到白胤宁身上,“我讨厌她,明明拥有那么多,还要和你纠缠不清,我羡慕她,可以得到你的青睐,我羡慕,她可以将自己的孩子养的那么好,我嫉妒她,命怎么那么好。”

  白胤宁看着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内心五味杂陈,不好受,一个人的经历,真的会改变一个人。

  曾经,她也是单纯天真的孩子,可是却饱受摧残。

  “后来我长大,离开家里,我以为我解脱了。我可以有新的生活了,我可以重新开始,可是我依旧生活在水深火热里,他们像恶魔一样,缠着我不放,威胁我,问我要钱……我偷偷的,躲躲藏藏,不敢让你发现,我还有个弟弟缠着我,因为我怕,怕你知道他的存在,就会知道我的过去,我不想被人任何人知道,更不想被你知道。”

  姚青青抬起被绑着的手,想要去触碰白胤宁,但是又不敢,因为她不配。

  在她的心目中,白胤宁是最好的,谁都配不上。

  她望着白胤宁,看了很久,“我想要忘掉,可是忘不掉,午夜梦回,都是我孩子哇哇的哭泣生,噩梦如影随形,天天出现在我的梦里,折磨着我,我累,我想死,甚至自杀过,可是没死成,被人救了,命运不济,连死都不能遂愿,有时候我想,是不是我上辈子是专门砍人头的刽子手,这辈子才会这么惨。

  我对生活失去信心,活的犹如行尸走肉,直到,和你相认,你的帮助,让我黑暗的世界,多了一丝光亮,我想努力,我想好好的活着,因为你,因为你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在服装店,我第一次看到你为一个女人生气,我心里很难过,因为我喜欢你,我深知,我没有资格,我不敢在你面前表现出来,不敢让任何人知道。

  为了不被弟弟发现你的存在,我趁机关闭服装店。

  目的只是怕你,知道我的过去。”

  姚青青勾着嘴角,眼睛微眯仔仔细细的看他,想要记住他的样子,“你不要怪我,不要怪我。”

  白胤宁的内心被掀起巨浪,看着姚青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安慰吗?

  用什么样的语,能够安慰一颗受伤的心灵?

  用什么样的词汇,才能弥补她受到过的伤害?

  他哑着嗓子,“我没怪你,我始终对你抱有希望。”

  姚青青笑,“谢谢,谢谢你,没有嫌弃我。”

  她想,要是有下辈子,她一定不要再投胎做人。

  “吭。”

  只听见一声闷哼,有血从她的嘴里流出来。

  “她想自杀。”沈培川一把捏住她的下颚,不让她咬自己的舌头。

  她满嘴的血。

  “高原!”白胤宁大喊,“快点,把人送去医院。”

  高原跑过来,将人抱起来,走出厂房。

  地上留下几滴血迹。

  白胤宁掏出手机给高原打电话,“花多少钱都没关系,救回她。”

  高原说了一声知道,他才挂断电话。

  他的思绪还冲击在姚青青最后绝望和强颜欢笑的表情中。

  一个人,是多绝望,才能咬舌自尽?

  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扣着扶手,不停的抖动。

  林辛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他身旁,“你也去医院吧。”

  白胤宁抬起头,看她,“谢谢,我替她向你道歉。”

  林辛摇摇头,“反正我也要走了,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并不想追究了。”

  她无法对那样的姚青青苛责。

  没有一个人,愿意变成这样,她的生活,的确对她的个性和心里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人之初,性本善。

  会变,是因为这个残酷的世界改变了她。

  林辛拍了拍白胤宁的肩膀,以示安慰。

  白胤宁想要握一握她的手,可是手刚抬起来,就又放了下来,“我就不送你了。”

  他需要去一趟医院。

  林辛说不用。

  司机推着他离开,林辛转身,不知道宗景灏什时候站到了她的身后,她差点撞到了他的身上,眉头不由的一皱,“你怎么走路没声?”

  “不是我走路没声,是你走神没听见。”宗景灏伸手抚她的额角,“她的不幸不是你造成的。”

  林辛低头,她知道,只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很压抑。

  沈培川咳嗽了一声,“那个,我去车里。”

  说完就走了,很明显他在这里多余。

  “走吧。”宗景灏搂住她,掌心在她的手臂上下揉搓,他不是心肠硬,而是,这个世界上,在你不知道的角落,每分每秒都发生着比这更残忍的事情。

  他无法改变,只想守护好,他在乎的人。

  除了林辛的事情,他对所有的事情都是理性的。

  林辛很沉默,坐在车里一直望着窗外,姚青青的事情对她有心里上的冲击,一个不幸的童年,可以毁了一个人的一生。

  回到住处,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宗景灏想要陪她,她说想要一个人静静。

  不得已,宗景灏也不能在屋里。

  “妈咪你怎么了?”林蕊曦仰着脑袋,晚饭也没吃,她和哥哥一进屋就被抱住,也不说话,就这么坐在窗前。

  林辛低头看着女儿,低头吻她的额头,“妈咪没怎么,就想要抱抱你。”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好怕他们会离开她,会被人贩子拐走。

  新闻经常会播有被拐的儿童,健康的健全的,都会被人为致残,放到大街上去乞讨,每次看到那样的新闻她的心都会揪痛,听了姚青青的事情,她更加的患得患失,生怕她的孩子受到伤害,就想这么抱着他们,寸步不离的。

  这边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宗景灏决定在这里休息最后一晚,明天回b市。

  吃过晚饭,他去安排明天离开的事情,这会儿刚交代好苏湛和沈培川,回到房间就看到林辛还抱着两个孩子,他出门的时候,她就抱着两个孩子坐在那里,他回来,她还坐在那里,连姿势都没变。

  他迈步走过来,将儿子和女儿从她的怀里抱出来,“去玩。”

  林曦晨也被林辛抱的不耐烦,这会儿正想自由,牵着妹妹的手,“走我们去找苏叔叔和沈叔叔玩。”

  “你们别乱跑。”林辛不放心的嘱咐,起身想要跟着出去,但是被宗景灏拦住了。

  “你干什么?”林辛仰头看着他。

  宗景灏皱着眉心,“是你怎么了?”

  “我好好的。”她没觉得自己哪里不正常。

  宗景灏笑了一声,有些凉,有些讽刺。

  林辛微微愣住,“你什么意思?”

  宗景灏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其实,她看着坚强,内心很柔弱。

  他抚摸她的脸颊,“你不是一个人。”

  以后,由他来保护他们母子三人,她不在是一个人,不用担惊受怕,不用再被歧视,她有丈夫,有家庭,孩子名正顺。

  林辛看着他很久。

  宗将灏将人搂在怀里,抚着她的脊背。

  第二天,他们吃过早饭,然后出发b市。

  天气很冷,风有些大,他们一出门,就被一老太太堵在了酒店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