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63章 你觉得我残忍吗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姚斌懵了,他看向白胤宁,“你,这,这,这是什么意思?”

  白胤宁挑眉微笑,“你貌似很喜欢暴力解决问题,刚好我也有这个嗜好。s.90xs.”

  “你!”姚斌指着白胤宁,“你骗我!”

  白胤宁笑的更大声,狂妄又凌冽,“我说过我不会动手吗?”

  有人凑到姚斌耳边提醒,“他好像真没说过。”

  姚斌有种被人耍了的羞辱感,他踹了一脚刚刚说话的人,怒斥道,“老子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说教?!”

  “姚斌你疯了?”被踹的男人捂住腹部弯着腰,瞪着他。

  “老子怕过谁?”姚斌面目狰狞,从腰见拔出一把匕首,朝着白胤宁的人就捅去。

  对方的人也不是善茬,他一动就被人抓住了手腕,反手一扳,匕首落地。

  白胤宁是要走法律程序让欺负姚青青的人受到制裁,但是在之前,他也要让姚斌吃点苦头。

  “你们尽管动手,只要不死,一切我兜着。”

  有了白胤宁这句话,那些人也没了顾忌,抄出棒球棒,对准姚斌带来的人就是一顿狂打,不是姚斌的人不想还手,而是白胤宁的人太多,几个人打一个人,根本一丁点的还手余地都没有。

  这场‘战争’白胤宁以碾压的形势,把姚斌的人打的直喊求饶。

  ‘鬼哭狼嚎’中有人求饶,“你们别打了,我们不敢了。”

  他们被打的趴在地上抱着头,卷缩的跟个刺猬似的。

  “就是就是,我们不是故意来找茬的,是姚斌,都是姚斌……”

  “一群怂包!”姚斌恨这些个没骨气的家伙,才挨两下就就求饶,要是他们肯用尽全力拼一拼,他们还是有希望打赢的。

  白胤宁老神在在的坐着,吩咐了小柳一声,“给林小姐搬个凳子,这样的场面可不是经常能够看到的。”

  林辛眉头紧蹙,这样暴力,这样冷血的白胤宁,林辛一次见。

  “这些人啊,就是欠教训,他们以为我把他们送进去被关几天,出来就没事了,之后照样坏事做尽,今天我就替他们的父母,好好管教管教你们,怎么做人!”

  “林小姐。”小柳将凳子放在林辛身后。

  林辛并不想去看这样的场面,那十几个小混混早已经没有了声音,只能听见球棒打在人身上的闷响声。

  白胤宁转头看向她,“你觉得我残忍吗?”

  林辛抿唇不语,这世间的善与恶那么多,她那样的渺小,无法去评判。

  潜意识里她是赞同白胤宁的做法,但是又不愿意去直视。

  高原走过来,问,“现在怎么办?”

  白胤宁看着高原,对他问出的问题很不满,跟在他身边这么久,还不了解他的心思吗?

  高原恍然大悟,“送警局。”说完他去清理那些个被打的不省人事的小混混。

  “白总。”一个长相清瘦,看着也斯文的男人走过来。

  这个人就是带着那几十个人的的头子,同样这些也是混子,但是貌似和白胤宁很熟。

  “告诉你们二爷,这个人情我记下了,改日我亲自登门。”白胤宁对男人说道。

  男人笑着,“我一定转告,这里就交给白总了,我带人先走。”

  白胤宁点了点头。

  大约过了十分钟,别墅门前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白胤宁看了一眼时间,“快中午了,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林辛果断拒绝,“小曦和小蕊还在等我,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林辛已经朝着别墅大门口走去,微风刮过,依稀还能闻到空气里残留着的血腥气,她拢了拢大衣加快的了脚步。

  别墅的位置不好打车,走出别墅的大门她沿着路边往主干道走,那里车流量多,方便打到车。

  嘀嘀——

  有闪光灯闪了闪,林辛往边上走。

  “我送你。”

  林辛回头便看见白胤宁降下车窗正看着她,“这里不好打车。”

  白胤宁笑,“怎么怕我把你拐走啊?”

  他都开车跟了过来,林辛不好再继续拒绝,便上了车子。

  “你这么拒绝我,是怕宗总吃醋吗?”

  林辛刚坐下就听见白胤宁的声音。

  她抬起头看着他。

  白胤宁以为她会否认,没成想听到她说,“他是我丈夫,我总要照顾他的感受。”

  白胤宁的心,蓦地,缺了一个口子,强颜欢笑道,“你和他的感情那么好。”

  林辛笑笑没接话茬。

  很快车厢安静下来,林辛看着车窗外不曾主动开口说话,白胤宁也没再继续说,他怕自己会更加的难受。

  没有一种痛苦是看着你喜欢的人,对另一个人上心那种扎心的感觉来的深刻。

  两人坐在一起最怕顷刻间安静下来。

  “我有个猜测。”忽然白胤宁道。

  林辛问,“怎么猜测?”

  “宗景灏,可能是程毓秀的女儿。”白胤宁只是猜测,根据他知道的信息猜测的。

  “我养父白宏飞说,让我娶程毓秀的女儿,也就是说,他知道程毓秀生过孩子,她嫁给了宗启封,那你说她的孩子去哪里了?”

  林辛没想到白胤宁能猜到这层关系,内心风起云涌,最后归为平静,她面上装的极其镇定,“白总脑洞很大。”

  白胤宁笑,“我猜的不对吗?”

  林辛也笑,滴水不漏,“你都说是猜了,肯定就是没证据,再者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

  这时车子停在了酒店前,林辛拉开车门,“我先走了。”

  她起身时,大衣卡在了座椅的缝隙里,白胤宁上手帮她拉出来,“我这车特殊改装过,这地方应该是没做好,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缝隙。”

  他的专用车因为要上下轮椅,里面改装过。

  白胤宁倾着身子过来,两人的的距离很近,特别是从外面看进来,好像两人低头在耳语,说着什么秘密的事情,很亲密的样子。

  “好了。”将夹在缝隙中的衣角拉出来,白胤宁笑着说,“我是不是得赔你一件大衣?”

  林辛淡淡的道,“白总客气了。”

  说完她走了下了车。

  然而,一转身,就看见站在门口满身煞气的男人。

  林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