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70章 结婚了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们在干什么?”苏湛笑的暧昧。s.hbacyy.

  宗景灏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怀里的女人,身体紧绷的厉害,跟抱着一块硬邦邦的石头似的,知道她脸皮薄,宗景灏没理会苏湛,转身进了屋。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苏湛的眼睛都直了。

  秦雅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转身走进屋,苏湛赶紧跟上,“雅雅……”

  “别叫了!”秦雅低吼一声,“你能不能成熟一点,让我有安全感一点?”

  “可以。”苏湛抱住她,“你不喜欢什么你就说,我都改。”

  看着苏湛正经严肃的脸,秦雅愣了一下。

  “真的改?”

  “真的。”苏湛毫不犹豫的道。

  他极认真的看着她,“我们结婚吧,让我们试试,也许我们合适呢。”

  秦雅沉默了下来,只是直直的望着苏湛,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开口说,“好,我们试试。”

  苏湛笑了,把她抱的更加紧了。

  晚上,那个答应给林辛送珍珠的老板,如约将珍珠送了过来,一共两种,一种只有豆粒那么大,还有只有绿豆那么大,一共800多颗,个个圆润成色好。

  虽然这个老板想要从中赚钱,但是东西的确不错,林辛收下后,付了珍珠的钱,并且另外给老板一些运费,他讲诚信,林辛也愿意多给一些钱。

  将珍珠提到房间,林辛就开始着手缝制了,毕竟留给她的时间不多。

  她买的那块蕾丝,是用来做头纱的,珍珠也要缝制在边缘,因为她的设计里,头纱拖地,有六米长,边缘坠珍珠,一是为了好看,二是为了拖地时,不会乱。

  晚上吃过饭,宗景灏带两个孩子玩,她在缝制,两个孩子睡了,他去洗澡,出来她还坐在沙发上缝制。

  宗景灏眉心紧蹙,“我出钱你想给她买什么样的都行。”

  几百颗珍珠都要坠上,再把人累坏了。

  林辛摇头,“这是我的心意,和金钱无关。”

  再说这是她的工作,她不觉得累。

  只要她有时间,她会亲自为客人缝制衣服,有时候忙,就只能交给师傅来缝制。

  宗景灏走过来想要坐到她身旁,刚弯下身子坐下来,就被林辛拽住,她工作的时候尤其的严谨,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一点笑意,“不可以坐,你去和两个孩子一起睡觉。”

  宗景灏,“……”

  看着林辛的脸,宗景灏将盘旋在舌尖的话咽了下去,只能爬上床搂着女儿睡。

  他在心里想,他恐怕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丈夫。

  孩子有了两个,只睡过妻子一次,还是神智很不清醒的情况下,连回忆都很浅。

  林辛抬头看宗景灏这般安静,她也能好好的干活了。

  夜越来越深,林辛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迷迷糊糊中她感觉有人在动她,但是又困的睁不开眼睛,很快,她感觉到自己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她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这两天大家都很忙,沈培川和苏湛忙着婚礼的事情,林辛就在房间里缝制婚纱。

  宗景灏除了处理工作上的事情以外,就是陪两个孩子。

  两天的时间很短,一下子就过去了。

  很快就到了结婚那天,那天很冷,好在婚礼是在室内举行的,听说苏湛找了婚礼策划,现场布置的很梦幻,整个场景是由紫色为主,紫色本来就是很神秘的色彩,应用到婚礼里不失神圣,庄重又严肃。

  休息室里,林辛将自己亲手缝制的婚纱穿到秦雅的身上,“我没有什么能送给你,这件婚纱,就当是我送你的新婚礼物。”

  秦雅看着带到头上的头纱,眼睛微湿,“这么短的时间,你缝制那么多珍珠,肯定都没有睡觉吧。”

  林辛抬头就看见秦雅泪汪汪的眼眸,连忙抽了两张纸给她擦眼泪,“今天是好日子,不可以哭,妆花了。”

  “谢谢。”秦雅吸着鼻子。

  “你叫我姐,我们就是姐妹,说谢谢就见外了。”林辛沾掉她脸上的泪,秦雅在国内没有亲人,她就是她的亲人。

  “看妆都花了。”

  林辛叫化妆师进来给她补妆。

  很快妆补好,林辛蹲在她的身后,整理她的婚纱,“我去婚礼现场看了,布置的很浪漫,看得出来,苏湛很用心。”

  秦雅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语,她都答应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只希望苏湛不要让她失望。

  时间到,该秦雅入场,因为没有亲人,她只能一个人走上红毯。

  她踩着红色撒满花瓣的地毯,缓缓走进第一道拱门。

  林辛对秦雅很了解,知道她适合什么款式的婚纱,什么样的设计能够凸出她的优点,秦雅身材纤瘦,但是胸部发育的又很好,裹胸最为合适,能够凸显她性感的一面,裙摆鱼尾设计,鱼尾裙,对腰的尺寸很挑,只有足够标准的腰身,才能让鱼尾裙活起来,这一点林辛对秦雅的身材很好有信心,果然,她走路的时候真像是鱼尾在摆动,纤细的腰身,在合身的剪裁下盈盈一握,凸显的淋漓尽致。

  纯白色的头纱如白孔雀展屏,在她身后绽放,其上点缀的大小珍珠,仿佛闪光的星星一般,把她衬托得宛如一位从天而降的仙女。

  这场婚礼,没有众多宾客,没有反锁的流程,简洁,庄重。

  苏湛一身黑色的燕尾服,站在红毯尽头,看着朝他缓缓走来的女人。

  恍惚一刹那,他的眼神忽地,变得坚定起来。

  这是一个很单纯很特别的女孩,一个让他想要缠着结婚的女孩。

  他的眼角微微压下,唇角上扬。

  在悠扬的结婚进行曲里,秦雅缓缓走到他跟前,苏湛朝她伸出手。

  秦雅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手放进了他的掌心。

  这时响起主持人的声音,“今天是苏先生和秦小姐大喜日子,请为这对新人鼓掌。”

  老太太一身大红色的旗袍,肩头裹着貂绒披肩,此刻泪花滢滢,她用力的拍着手,为自己的孙子高兴。

  为了这一天她盼了很久。

  现在苏湛终于结婚了。

  “请问苏先生,你愿意秦小姐成为你的妻子,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好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将你们分离,你愿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