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71章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空气静止片刻。s.hbacyy.

  “我愿意。”

  貌似没有悬念的一句话,就这么被苏湛轻易的说出来。

  大家似乎对于他的答案也在预料内,并没有多少期待。

  “请问秦小姐,你愿意苏先生成为你的丈夫,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好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将你们分离,你愿意吗?”

  齐刷刷的目光投过来,对于秦雅的答案,大家还是有些拿不准的。

  林辛似乎也很紧张,双手不由的握紧,宗景灏将她的手握于掌心,轻轻的揉捏着,并没有去看台上即将结婚的两个人,对他来说,谁也没有她能够吸引他的目光。

  苏湛脸部的线条也绷的紧,生怕她会忽然变卦。

  时间静止。

  台下老太太也着急了,直对秦雅招手,催她快点答应。

  苏湛有些不安的转过头,正好秦雅也在这个时候转过头,视线在空气中交汇,原本急切的苏湛,在她平静的眼神里慢慢的安静下来。

  他握住秦雅的手,不是承诺胜似承若,“我一定对你好,一辈子。”

  只见她唇角向上翘起,眼角弯成一道月牙,依稀可见眼里闪烁着水光,她说,“我愿意。”

  主持人再次拿起话筒,“婚姻是,单身的终点,浪漫的节点,幸福的,在这个特别喜庆的日子里,祝喜结良缘的你们牵手共享爱情,并肩共擎风雨,白头偕老,甜蜜美满!”

  啪啪!

  台下老太太激动的拍手,在这单调的鼓掌声中,高处慢悠悠的落下无数彩带。

  犹如一场彩虹雨,绚丽浪漫。

  “新郎可以拥吻新娘了。”

  苏湛掀开秦雅的头纱,不等秦雅做好准备,他就附身吻了下来,秦雅瞪大了眼睛,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羞羞。”林蕊曦捂住眼睛,露出一条缝隙,一边看一边说羞羞,宗景灏瞧了女儿一眼,盖住她故意露出的指缝。

  林蕊曦的眼前一黑,她立刻牛头瞪着宗景灏,“爸爸好坏,不让我看苏叔叔和秦雅阿姨玩亲亲。”

  宗景灏将她抱到怀里,“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懂吗?”

  小女孩不明白,眨了眨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不该看的不要看,不该听的不要听。”一旁林曦晨慢悠悠的道。

  对于妹妹的单纯与无知,林曦晨无奈的摇了摇头,“妈咪应该要让你上学的,现在什么都不懂。”

  这话倒是说到点子上了,林曦晨和林蕊曦都五岁了,除了林曦晨自己凭实力进了ac学院,林蕊曦是没有上学的。

  国内这个年纪的小朋友都上一年的幼儿园了。

  宗景灏琢磨着,明年该给他们两个找所幼儿园去体验一下上学的乐趣,不是要她们怎么样的成才,是要有这个阶段的过程。

  林辛不是没想过让他们上幼儿园,林曦晨她不操心,幼儿园里的那些知识已经难不到他,在a国她就给林曦晨找过幼儿园,他不愿意上,觉得幼稚。

  后来发现他有数字天赋,便去考ac没成竟然考过了,他是ac最小的学生。

  至于女儿,她没有很大的要求,因为女儿出生的时候比较瘦小,就想女儿有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健康的成长,就是她最大的心愿。

  其实她也崇尚西方教育,孩子在上小学以前不教她任何东西,就是玩,保持她对学习的好奇心。

  “小曦,走我们去闹洞房,问新娘子要喜糖吃。”沈培川走过来,今天他也穿了西装,他除了制服外就是休闲装,第一次看他穿西服,还挺好看。

  一听有糖吃,林蕊曦闹着,“我也要去,沈叔叔我也要去。”

  “好嘞。”沈培川将她从宗景灏的怀里抱出来,“我带他们上楼去。”

  宗景灏交代了一声,“有点分寸,别当着孩子的面说些不着调的话。”

  沈培川说知道,便带着两个孩子楼上。

  这怎么说,都是苏湛的洞房花烛夜,自古就有闹洞房的这个习俗,他这个朋友不去闹一下,好像说不过去。

  宗景灏站起来,“我们出去走走。”

  林辛这两天没有休息好,想要回去睡觉,“我不想去。”

  宗景灏给她套上羽绒服,拢了拢,“就当陪我。”

  林辛看着宗景灏,这人,怎么有时间去散步?

  “你想干什么?”林辛可不觉得他就是出去散步。

  “到时候你就知道,跟我走就是了。”宗景灏拉着她的手,这人都做了决定,她想要拒绝,也不行,只能跟着他走。

  外面的风有些大,宗景灏用大衣裹着她,酒店外是一条很长的马路,这条路车流量很少,甚至,有些偏僻。

  如果不是酒店在这里,恐怕不会修这条路。

  林辛四处瞅了一眼,发现这周围竟然都是松树,即使已经冬天也依旧翠绿。

  林辛忍不住,“你带我来这么偏的地方到底要干什么?”

  宗景灏故意卖关子不说话。

  这人吧就这样,想被勾起来兴趣之后,就想弄个明白,就像此刻的林辛,她就想弄清楚宗景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她故作生气,停下脚步,“你不说我就不走了。”

  宗景灏靠过来,嘴唇贴着她的脸,“你确定不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靠的太近,林辛觉得热,可是明明耳边风呼呼的叫,她镇定道,“我确定。”

  宗景灏四处看了一眼,这林子里的松树很密,若是藏人,应该也能藏的很隐秘吧?

  “我走了。”林辛推开他,然而,她的脚步还没有跨出去,就被人拦腰抱住,她都心里有阴影这样忽然被人抱住,脸刷的一白,宗景灏感觉到她的恐惧,在她的耳边道,“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她才稍稍安下心来,只感觉到腰间缠着一只滚烫的手,像是柔韧有力的蟒蛇,将她牢牢的缠住,两副身体顿时贴的更加紧。

  这‘荒郊野岭’的,林辛轻轻的推他,“这儿冷……”

  其实她想说,别在这里闹。

  “我抱着你就不冷了。”

  他的话音一落,便把她整合人都笼罩在了大衣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