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78章 他会死吗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嘭的一声闷响,何瑞泽瞪大了眼睛,他慢慢的转过身,黑暗里,被路灯笼罩一抹高大的身影,依袂在狂风里偏飞,他站的稳,脚下如扎了根,任狂风吹,不曾有半点动摇,手里举着枪,倨傲狂气。s.90xs.

  何瑞泽眼睛越瞪越大,越来越狰狞,嘴角不断的抽搐,“你,你……”

  没有力气支撑,他的双腿一软,整个人跪了下去。

  林辛看着他在自己的眼前倒下。

  她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身体在风口里晃了晃,反应过来后,她扣开皮带松开手,立刻去抱被丢在地上的老太太,“奶奶。”

  林辛去试探老太太的鼻息,还是有呼吸的。

  “奶奶。”苏湛扑过来,林辛支撑着最后一点力气,“快,快送老太太去医院。”

  苏湛看了一眼她,抱起老太太上车,担心老太太出事,对着保镖发脾气,“快点!”

  林辛单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忽然被人攥住另一手腕,视线里,映入一双锃亮的皮鞋,她的目光往上移,一双修长的大长腿,再往上,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宗景灏手上轻轻用力一带,林辛的身体被提起,又在一瞬间跌进一堵结实温暖的胸膛。

  她仰着头,风太大,她的长发在狂风里飘摇。

  宗景灏撩起她挡在额头的长发,盘到耳后。

  有惊无险,她笑了,一双眼弯弯如月,清澈得挤出水来,“没事了,幸亏你来的及时。”

  宗景灏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有松动,反而越来越坚硬,他用力一览,林辛的身体撞进他的怀里。

  隐约林辛察觉到他低落的心情,她刚想开口,却看见两个保镖过来,一人一头,把何瑞泽扔上了车。

  林辛从未见过宗景灏这般暴戾的样子,声音有些低,没有问他为什么会有抢,而是问了一个她更关心的问题,“他会死吗?”

  何瑞泽有错不假,他应该受到惩罚,但是这个惩罚不能是他私自处置。

  何瑞泽死了,他同样是犯法。

  “不知道。”是的,他不知道,在看到何瑞泽掐着她脖子的时候,什么理智都没有了,搁平时,他定手上有分寸,可是,这次,他失了分寸。

  林辛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老太太有没有事儿。

  “我们回去吧,我冷。”她主动缠住他的腰。

  宗景灏将她拢入大衣中,朝着车子走去,保镖恭敬打开车门,他拥着林辛坐进去。

  车门关上。

  这一路上两人没有说话,似乎各有心思。

  林辛还未从这场惊心动魄中回神,而宗景灏还在自责中,他要是晚来一步,她会不会……

  很快车子到了酒店,秦雅去了医院,现在老太太在医院不知道什么情况,她作为苏湛的妻子应该在医院守着。

  “是我大意了。”沈培川懊恼的说。

  如果他看住老太太就不会有这个意外。

  确实,他觉得应该没什么危险,何瑞泽一个人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却没想到他竟然身上装了炸弹,惹出那么多的事情。

  “这是意外。”林辛安慰道。

  “两个孩子都在房间里,我去处理何瑞泽。”沈培川刚想走,似乎想到什么,看向宗景灏,“枪呢?”

  沈培川有配备的枪。

  林辛这才知道,宗景灏用的枪是沈培川的。

  沈培川的枪都有编码,丢了是要受到处罚的。

  宗景灏从腰间掏出还给他,然后越过他进了屋。

  明显宗景灏不甚高兴,沈培川想要问,他怎么了。

  林辛拦住他,对他摇头,“他可能心情不好,你去吧,尽量把人救回来。”

  沈培川点了点头。

  林辛转身进屋,她脱了身上的羽绒服,挂在衣架上,宗景灏身上的大衣没脱,就抱着林蕊曦,林辛走过来,“把大衣脱了吧。”

  屋子里暖,再说他在屋里穿着会热,他放下女儿,肩膀一抖,大衣滑下来,林辛双手拿住,然后走过去挂到衣架上。

  “爸爸,你去哪里了?”林蕊曦搂着他的脖子撒娇。

  宗景灏捏她的小鼻子,“爸爸出去办点事情。”

  小女孩趴在他的肩头,小脸埋在他的肩窝,闷闷的出声,“我还以为你出去和妈咪约会了,下次再出去可不可以带上我?天天闷在房间里好无聊,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

  宗景灏顺着她的背,“再等一下。”

  本来是何瑞泽的事情一结束,他们就可以回去。

  可是老太太现在被送进医院,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现在肯定是不能走了。

  “那爸爸,你能不能多陪陪我?”她撅撅嘴巴,“我都想外婆了。”

  宗景灏吻住女儿的额头,说,“以后都陪着你。”

  小女孩高兴了,咯咯的笑,还在他的脸上用力的亲了一口,口水黏了他一脸。

  看到女儿高兴,他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医院。

  老太太被送进检查室,苏湛焦急的在走廊走来走去。

  秦雅被晃的眼晕,知道他着急,知道他担心,可是这么晃来晃去也不能把人晃没事,她走过来,握住他的手,“别太担心,奶奶一定会没事的。”

  苏湛龇着牙,“何瑞泽那个王八蛋,我一定要弄死他……”

  秦雅连忙捂住他的嘴,这里都是人,让人听见了影响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不良人群呢。

  “我知道你生气……”

  “我能不生气吗?”苏湛大声,吼过之后他也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不该对着秦雅喊的,“对不起,我太着急了。”

  他转身坐到长椅上,双手捂着脸,“我就这一个亲人了,她对我很重要。”

  秦雅走过来,抱住他,“我知道。”

  他抱住秦雅,脸埋在她的腹部,秦雅站着,他坐着,位置刚好在这个部位,声音低沉的带着一丝颤抖,“我父母去世的早,是她,把我养大,是我不好……”

  秦雅摸着他的头,“这不怪你,谁都没有预料到,这是意外。”

  苏湛抱着她不吭声。

  周围渐渐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检查室的门打开,护士手里拿着检查单子走出来,“患者家属在吗?”

  苏湛从长椅上站起来,快步走过来,秦雅也跟着,怕会有不好的消息,她和苏湛的手紧紧相握。

  “我奶奶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