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79章 不检点的妈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问这句话的时候,苏湛的手遽然收拢,他怕听到不好的消息。s.90xs.

  秦雅的手被攥的有点疼,但是她并没出声提醒,知道这个时候的苏湛很紧张。

  “是这样的,患者是年纪大了,受到了惊吓昏迷,没有生命危险,身上有些擦伤,已经处理过了,没有大碍。”

  苏湛激动的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捧住秦雅的脸,用力的吻住她的嘴唇,笑的像个孩子,“我奶奶没事了。”

  秦雅没见过这样的他,像是个还没长大的孩童。

  “先别急着高兴,老人年纪大了,应该要避免她受到精神上的刺激。”护士冷冷打断。

  苏湛这才惊觉自己刚刚失了礼貌,他轻咳了一声,很严肃的嗯了一声。

  护士抬眼看他,声音有依旧很冷,“老人以后不能再受刺激,这样的年纪很容易‘过去’,下次未必还能醒来,做小辈的,要善待老人。”

  苏湛重重的点头,“我知道了。”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患者很快会被推出来。”说完护士转身离开。

  苏湛这次淡定的很多,站在门口等着,很快检查室的门滑开,老太太被推出来,人是醒着的,看到孙子老太太伸着手,苏湛弯身握住,摸摸老太太的额头,离得近,苏湛才发现老太太脸上有一个巴掌印。

  送她来医院的过程里,他太着急了,没看到她脸上的掌印。

  他的脸色猛地一沉,何瑞泽那个畜生!

  现在他才知道,护士为什么那么冷漠,肯定是以为他虐待老人。

  他亲亲老太太的手背,“没事了,你乖孙子在这里呢。”

  “臭小子,那是什么人啊?”现在老太太才好像想明白,劫持她的人,好像苏湛认识。

  “就是个疯子,已经被警察抓走了,不要想了好不好,我们需要休养。”苏湛哄着老太太。

  秦雅帮着医护人员把老太太推进病房,不需要住院,但是要在医院观察一夜,明天可以走。

  到了病房以后,苏湛将老太太抱到病床上,秦雅帮医护人员把推床送出去,“谢谢,麻烦你们了。”

  “我们应该的。”医护人员对秦雅笑说。

  秦雅关上门,转身走进来。

  “小雅,来,来。”老太太朝着秦雅摆手,秦雅走了过来。

  老太太拉住她的手,放到苏湛的手掌里,“苏湛这小子,长这么大,就干了这么一件靠谱的事情,娶了你。”

  秦雅不好意思,低着头。

  苏湛握住秦雅的手,“奶奶,怎么,有了孙媳妇,就不要孙子了?”

  “要你干什么,就会气我。”老太太佯装生气。

  苏湛立即服软,“以后不气你了。”

  护士都说过了,老太太年纪大了,不能受刺激,他得顺着老太太的心意。

  “我饿了。”老太太忽然说道。

  “我去给你买。”苏湛忙站起来,“你想吃什么?”

  老太太给他使眼色,苏湛没有领会到她眼色的用意,问道,“你眼抽什么,是不舒服吗?”

  老太太,“……”

  她在心里翻白眼,心想这孩子是不是傻,怎么这么没有眼色?

  秦雅是看出来了,这老太太是要把她支出去,于是主动道,“我去买吧,奶奶你想吃点什么?”

  “给我弄点粥吧。”老太太道。

  “还有别的吗?”秦雅又问。

  老太太摆手,“没有了。”

  “那我去买,苏湛你好好照顾奶奶。”

  秦雅往门外走,苏湛这才领会老太太的用意,他看了老太太一眼,跟着秦雅走出来,解释道,“我奶奶可能生病了,想和我说几句悄悄话,你别介意。”

  秦雅笑笑,她看的出来,苏湛和老太太的感情很好,她理解。

  “我不会介意,进去吧,我去买点吃的,你想吃点什么,我一起买回来。”这苏湛也忙了大半夜了,现在估计该饿了。

  “我想吃春卷。”苏湛也不客气。

  秦雅说好。

  “你进去吧,奶奶一个人等下别着急了。”秦雅摆了摆手,迈步离开。

  苏湛看着她的背影,不知不觉勾起了唇角。

  她很善解人意。

  苏湛转身回病房关上门。

  他走到床边坐下,“你想说什么,还非得将她支开,她就是脾气好不计较,要是换个脾气不好的,都要生气了。”

  老太太笑眯眯的,“是在为你媳妇鸣不平吗?”

  “没有,没有。”苏湛连忙摆手,“有了媳妇儿也不能忘记奶奶的养育之恩。”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我老了。”

  “奶奶不老。”苏湛靠过来,在老太太跟前撒娇。

  老太太被逗笑,很快她的笑容沉了下去,换上了一副严肃的面孔,“我觉得秦雅这孩子很善解人意,也通情达理,长得也好,你好好对人家。”

  “我知道,你都说几遍了。”苏湛没有不耐烦就是提醒她。

  老太太又叹了一口气,“你几岁的时候,就没了爸爸妈妈,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

  提起以前的事情,苏湛吊儿郎当的劲都没了,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你不要怪你妈了……”

  “我为什么不怪她?!”苏湛红着眼睛,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也不曾释怀过。

  秦雅去买东西的路上,发现自己没带钱,她出来的太急,手机和钱都没带,返回来问苏湛拿钱时,在门外听到他们的对话。

  “不是她,我会连爸爸也没有了吗?她只图自己快活是吧!”苏湛越说越激动,过了一会儿他也觉得自己不该这样,时间过了那么久,他该放下的,可是又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

  老太太浑浊的眼眸透着水花,抓着苏湛的手发抖,“是奶奶不好,不该提以前的事情的。”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苏湛苦笑,要说不好,就是他的命不好摊上一个不检点的妈,还把他爸爸也搭进去。

  秦雅愣了一下,他们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湛的爸爸妈妈?

  可是转而一想,她这样偷听很不礼貌,于是抬手敲了敲门。

  苏湛吸了一口气平复情绪,站起来,去开门。

  房门打开,看见是秦雅,苏湛说道,“你买东西这么快……”

  目光扫下来这才发现,她双手空空并没有东西。

  眉头不由的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