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86章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都是在指责女人的。s.hbacyy.

  不管什么原因,大人对孩子动手就是错。

  女人的脸红到脖子,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人了,她转身就想走。

  却被苏湛拦住。

  他面色严肃,“打完人了想走?”

  “我都说不用赔了,还要我怎么样?”女人低吼,被人围着嘲笑她很恼火。

  “弄脏了你的衣服,我们自然要赔,你打了人的账也要算!”苏湛仰了仰下巴。

  女人的心脏突突的跳,心慌的厉害,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完全没有预料到,不得已她只能给自己的丈夫打电话,让他过来解决。

  “我,我打个电话。”女人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丈夫打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她还没来得及张口,那边就传过来一道不耐烦的男音,“你吃个饭是掉坑里了吗?怎么还不回来?”

  “我,我在洗手间门口的那条路上。”女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端的男人更加的不耐烦,“那你还不回来?”

  女人瑟瑟缩缩,“我被人拦住了,不让我走。”

  “什么?”电话那端的男人一听火了,还以为有人调戏自己的老婆,气冲冲的推开车门下车,来到洗手间门口的那条路上,“谁,是谁拦我老婆的去路?”

  “老公。”女人被吓得不轻,看到自己的老公跟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男人朝着这边走来,梗着脖子,“是谁调戏我老婆?”

  “你老婆长成这样,谁会调戏。”人群众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嘴。

  男人一下就冒火了,被批评老婆长得丑,他脸上没面子。

  “刚刚那句话谁说的?有种给我站出来!”男人急赤白脸的指着人群中的人。

  “这位先生,先别急着动怒,这人说的不是你老婆的皮相丑,意思是你老婆的心丑。”

  站在前面的一个看热闹的女人说道。

  这不解释好还,这一解释,好像更加难听了,要知道脸丑只是皮相,心丑,就是形容这个人没道德的,没素质,或者心黑,总之不是好话。

  男人立马跳脚,指着说话的女人,“你给我再说一遍?”

  刚刚说话的女人讪讪的道,“本来就是你老婆没素质。”

  男人抬手就要揍那个说话的女人,他老婆及时拉住,小声道,“别惹事了。”

  男人刚想去呵斥老婆,这才发现她的衣服脏了,脸色又是一变,“你这衣服花了一千多,怎么给弄成这样?”

  “我女儿弄得。”宗景灏神色冷漠,不轻不重,凌冽压迫的目光射过来。

  男人被他震慑的目光惊住,半天没回过神来。

  “是他女儿弄我一身,当时我气极了,就打了那孩子一巴掌。”

  他老婆在旁边说话的话,男人一句没听见,脑子嗡嗡的响半天。

  等回过神来高傲的道,“你女儿把我老婆的衣服弄脏了,你得赔。”

  “钱这儿呢。”苏湛踢了踢地上的袋子,里面红彤彤的人民币,从袋子里露出来,男人低头看了一眼,立刻傻眼,这么多呢?

  这时他才感觉到不对劲。

  可是钱,没人不喜欢。

  他推了一下老婆,“你还想要多少,人家不都赔你钱了吗?还不快去拿来?”

  女人那里敢拿。

  “我女儿弄脏了你妻子的衣服,这些钱是赔你们的,但是,你妻子打了我女儿,这个账,要怎么算?”宗景灏眉间戾气极重。

  男人一时看老婆,一时看地上的钱,再看看周围看热闹的人群,整个人都傻了。

  女人拉着他,“老公,怎么办?”

  男人看着女人,朝脸就是一把掌,女人被打的猝不及防,脚下踩到泡面摔了下去,她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丈夫。

  “你打我?”

  男人龇牙咧嘴,“你眼睛瞎吗?你看人家的穿着打扮,也知道人家是有钱人,这事我管不了,你自己丢人现眼,还把我叫来。”

  周围的人都看的一愣一愣的,这男人也是够奇葩的。

  自己的老婆,不维护,虽说有错吧,现在竟然只想到自己因为她丢了人。

  苏湛在一旁咂嘴,“应验了那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男人没男人的样子,没骨气,女人嘛,明显爱慕虚荣,还黑心肠。

  不然不会对孩子动手。

  “这事……”女人拉着男人的裤脚,还是想老公能为自己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你自己惹的事情,自己解决。”男人毫不留情的踢开女人,穿过人群离开,还骂骂咧咧的,“看什么都看什么看?”

  男人是女人唯一的靠山,此刻女人惶恐极了。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做人还是要善良一点。”有人指着女人说。

  女人深知靠丈夫已经没用了,再看看周围,别说丢人,连脸都没有了,男人靠不住,这话一点也不假。

  女人擦了一把脸,为了快速解决,她道歉道,“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打您女儿。”

  宗景灏没看她,明显是不满意。

  他的女儿,他疼都疼不过来,今天,却被这个女人给打了,他不愿意理智,更不愿意就这么算了,不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这事儿没完!

  “您想怎么样?”此刻女人狼狈极了,妆花了,身上沾着泡面,坐在地上,跟只没人要的流浪狗一样。

  “哪只手打的,剁了!”这一秒的凶狠,连站在一旁的林辛都给震住了。

  女人瞳孔猛缩,浑身颤抖,整个人都吓傻了,什么也顾不得,爬过来拽着宗景灏的裤管,“我错了,我错了,请您高抬贵手,放了我吧。”

  女人的触碰,让他厌恶皱眉。

  “还不动手?”他横向站在一旁的保镖。

  保镖的反应也极快,两人利落的将女的手反按住,使她动弹不得。

  女人涂了睫毛膏,不防水的,这一哭,流了一眼的黑水,混着粉底,糊了一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女人此刻哪里还顾得上形象啊,连连求饶道,“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求求您饶了我吧。”

  苏湛在一旁凉凉的道,“做人,还是要低调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