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89章 决定复婚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快点把饭吃了,等下凉了。s.hbacyy.”林辛又催促了一声。

  宗景灏站起来,走到桌前,他抬起头看她,“你不和我一起吃吗?”

  “我只盛了一碗饭,我到外面去吃。”

  “在这里陪我。”宗景灏坐下,将她拉坐在自己的腿上,林辛抬头望他,强调了一遍,“就一碗米饭。”

  “我们一起吃。”宗景灏完全不觉得这是事,他夹菜递到她嘴边。

  林辛,“……”

  “嗯?”

  宗景灏又往前递了一点,翠绿的秋葵,沾在她的唇上,“不是饿了吗?”

  林辛心里犯嘀咕,她又不是小孩子,要人喂。

  “不想我喂你?”宗景灏只一眼,就看穿她的心思。

  她低着头,小声道,“我是成年人,你把当孩子。”

  宗景灏把她没吃的菜塞进嘴里,将碗放下,“你喂我。”

  林辛,“……”

  “你可以把我当孩子养。”他仰着头,给她使眼色,“喂我。”

  林辛的眼角抽抽的跳,可是很明显,如果她不做,恐怕这男人会没完没了的缠着她。

  为了尽快摆脱他,林辛拿起筷子端起碗,夹了一筷子的虾仁送到他的嘴边。

  宗景灏张口咬住,连筷子也咬住,林辛动了两下,没拿出来,眉头皱了起来,刚想发作,宗景灏就松开了。

  “好吃。”他浅笑。

  林辛瞪他,“于妈做的一直都好吃。”

  “是你喂的好吃。”他揽着她的腰,仰着头,将林辛喂给他的虾仁给她,“不信你尝尝。”

  林辛,“……”

  她没吃,宗景灏眉梢微挑,“怎么,嫌弃我?”

  林辛错过他的目光,“没有。”

  “那你吃了。”

  林辛,“……”

  “你能不能别闹……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住唇,那块虾仁被渡入她的口中。

  林辛瞪大了眼睛。

  他闷笑,“是不是甜的?”

  林辛没想要吐掉,宗景灏发现她的动作,提起她的下颚,虾仁顺着她的食管滑了下去,浓烈的鲜味,在口腔中蔓延。

  “休想耍赖。”他笑意更浓,林辛不看他,扒了一口米饭,宗景灏没在逗弄她,等下真惹生气了,他还得哄。

  而且不知道能不能哄好。

  因为就一碗米饭,他们两个把菜吃光了,林辛将晚盘端出去,宗景灏去了浴室。

  于妈收拾行李呢,庄子衿去给林曦晨洗澡了。

  林辛将餐厅的里的碗筷收拾放到厨房的水池,带上手套,挤出洗洁精,刷碗。

  于妈收拾好走过来,看见林辛在洗碗连忙进来,“坐了一天的车该累了吧,放这儿我来洗,你去洗洗澡,好好睡上一觉,解解乏。”

  林辛笑着说,“不累。”

  “不累,也用不着你洗。”于妈将她拉开,将她的手套脱下来,“我看少爷好像不开心,你多去陪陪他。”

  林辛才不想进屋,等会又得被他缠住,她索性站在一旁,拿了一个洗好的苹果,装作无意间的询问,“他的母亲……”

  于妈抬起头看着她,似乎有些诧异,她忽然提起这事儿,“你是说夫人?”

  林辛点了点头,“你能和我说说她的事情吗?”

  于妈先是微微愣了一下,而后笑眯眯的说,“好啊。”

  她主动问关于少爷的事情,是不是,她和少爷在外面这段日子,感情上有了很大的进展?

  “我是跟着夫人到宗家的,以前我是文家的佣人,后来夫人嫁到宗家,文家人怕这边没有得利的人照顾,便让我跟着过来的,夫人和宗老爷子是联姻,虽然一开始没什么感情,但是也算相敬如宾,后来,有了少爷,他们的感情就好了很多,再后来,夫人就生病没了,夫人去世还没有一个月,宗老爷就娶了后来的这位。”

  林辛啃了一口苹果,在嘴里慢慢的嚼,脑子里却在想这件事,觉得还有很多地方都解释不通。

  文娴死了,可是程毓秀是说,她怀过孕的,那现在那孩子呢?

  当初和她好的那个男人呢?

  好像都随着文娴死,一切都消失了。

  而且于妈知道的事情就更少了,连宗景灏不是文娴生的都不知道。

  “你觉得毓秀怎么样?”林辛又问。

  于妈想了想,中肯的道,“她虽然嫁给宗老爷的时间不对,不过,她人也不坏,好像看着身体也不是很好,对少爷也没有苛责,或者是陷害,而且很安分,最主要的是,她没有生孩子,这一点,我对她挺佩服的,毕竟那个时候她还很年轻,一个女人,一辈子没有自己的孩子,说来也悲哀。”

  林辛垂下眼眸,嘴里的苹果也失去了味道,今天,程毓秀给她打那通电话,就是想让她放弃将香云纱再次面世。

  当初,碍于文家压力,被文倾用程家祖业作为交换,换取和宗启封的婚姻,只为能陪伴自己的孩子身边。

  哪怕,她的孩子并不知道她。

  她知道了,就不能装作不知道,当初对错,她没资格评判,但是文家仗势欺人就过分了。

  她的双手不由的攥紧,她已经决定就不会后悔。

  林辛还想问于妈关于文倾的事情。

  她在文家呆过,肯定知道文倾这号人物,就在她想要张口问时,听见了庄子衿的声音。

  “。”

  庄子衿给林曦晨洗好澡,可能是坐车累了,这会儿上了床就睡着了。

  庄子衿有话想要和女儿说,看到她在厨房,就叫了她一声。

  林辛想到她说有事情要和自己说,她放下手里的苹果,走了出来,“妈。”

  “跟我进来。”庄子衿转身进了屋。

  林辛跟着进来,走到屋内,庄子衿道,“关上门。”

  林辛把门关上,坐到床边,问,“你想和我说什么?”

  庄子衿双手不断的握紧,她不知道怎么开口,或者开口了,林辛肯定会反对她。

  “你这段时间在外面,和他还好吗?”庄子衿决定先缓和一下气氛再开口。

  林辛知道庄子衿口中的他是谁。

  刚好她也想将自己的决定告诉庄子衿,“我和他挺好的,我决定和他在一起了。”

  “也好。”这也是庄子衿所想的,“毕竟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或许你们的缘分,一开始就注定了,兜兜转转,还是会回到原点上。”

  从小订有婚约,阴差阳错生了他的孩子。

  或许一切在冥冥之中都已经注定。

  “……”庄子衿欲又止。

  “妈,你想说什么就说,我也不是外人,我是你女儿。”林辛握住她的手。

  庄子衿看着女儿,鼓起勇气,“我决定和林国安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