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90章 相信他的花言巧语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s.90xs.

  庄子衿连忙拉住她的手,“……”

  林辛猛地甩开,站起来,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她抖着唇,“你忘记她逼你离婚,把身怀有孕的你,送到国外去,对你不管不问,不顾你的死活了吗?!现在你告诉我,你要和他复婚?!!”

  “他以前是挺不是人的,可是,你离开这段时间,他经常来找我,而且对于当初的事情,很后悔……”

  “这你也信?!”林辛厉声打断她,她用力的挠着头发,怎么会这样?

  “妈,你怎么能轻信他的甜蜜语?你要知道,他抛弃过你,抛弃过沈秀情,他就是个无情的人,你怎么还会相信他的花巧语?”

  庄子衿依旧不为所动,低着头,“我已经决定了。”

  林辛靠着墙,看着庄子衿,“所以今日,你是告知我?”

  “算是。”庄子衿双手握紧,眼底划过一抹冷色,对女儿她愧疚,“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吃苦了……”

  “你知道我在乎的不是这些,我怕你再被林国安伤害!”林辛没想到,庄子衿要给她说的竟然是这么一件事情。

  “我知道。”庄子衿走过来,想要触碰她的手,却又一次被甩开。

  林辛扭着头,不愿意看她。

  庄子衿手指卷缩,慢慢收回,“我已经决定了。”

  没有反驳的余地,林辛不答应,她没有办法,“我今天就搬走。”

  “这么着急吗?”林辛想不通,那样的伤害,怎么可以轻易原谅。

  “你忘记辛祁了吗?”林辛不想提起,可是,面对庄子衿的执意,想要说通她。

  庄子衿的心,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剧烈的颤动了一下,她没忘,这辈子也不会忘,正因为忘不到,她才要和林国安复婚。

  她的双手握紧,儿子的死,是她心里永远的痛,对于林辛,她更多的是愧疚。

  “我们的结婚证已经去办下来了。”庄子衿继续说。

  林辛擦了一把脸,失望的笑,“都已经决定好了?”她吸了吸鼻子,“作为你女儿,我没有资格去指责你什么,可是,我们相依为命那么多年,你是不是该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对不起。”除了这句话,庄子衿不知道自己还能对她说什么。

  “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这是你的事情,我管不着,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林辛摆了摆手,她无法在这里继续呆下去,她怕自己会疯掉,或者对庄子衿说出什么过分的话。

  “……”

  “不要说了。”林辛跌跌撞撞走出房间。

  她无法接受庄子衿的决定,可是庄子衿的态度,让她知道,她改变不了这个决定。

  桌子上放了一杯水,她灌了下去,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倒的了,已经凉透了。

  她打了个冷颤,心也跟着凉了。

  她理解不了庄子衿的这个决定。

  明知道林国安就是个火坑,为什么还要再跳一次?

  “为什么?”林辛双手撑着桌子。

  肩膀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宽大的手掌握住,她缓缓的抬头。

  “怎么了?”宗景灏给她擦眼泪。

  不知道为何,他这一擦,她的眼泪掉的更加凶了。

  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滚。

  她扑进他的怀里,肩膀不停的耸动着。

  宗景灏抚着她的脊背,无声的安抚着,她这样,他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庄子衿开门,看到客厅里的人,她低着眼眸,“她就麻烦你照顾了。”

  说完她提着包出了门。

  “你去哪里?”宗景灏问。

  而且这么晚了。

  庄子衿还没回答,林辛就吼了一声,“让她走!”

  庄子衿的眼睛也通红,像是哭过了,她已经决定,就不会后悔,更加不会后退。

  “她跟着我吃了不少苦头,小时候生活的艰辛,如果可以,我想拜托你,以后好好照顾她。”

  “我不需要!”林辛泪眼婆娑,“你还记得我们的艰辛,就不会和林国安复婚!既然你要和他重修旧好,还管什么我的死活,你只要你自己开心就行了!”

  林辛很激动,浑身一直在不停的抖。

  宗景灏搂紧她,“冷静点。”

  “我怎么冷静?林国安眼里只有利益,他爱过谁?如今来巴结我妈,不过是看我嫁给你了,他想攀上这关系,可是她,就看不明白,觉得林国安洗清革面了,可能吗?!”

  庄子衿看着激动的林辛,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解释,扭头走了出去。

  房门合上,林辛哭的更大声了,“她被猪油蒙了心吗?”

  宗景灏不觉得,他反倒觉得庄子衿这么做有她的用意。

  林辛这么激动,恐怕他说什么,她也听不心里去。

  只能搂着她,给她身体上的安慰。

  “我十岁,十岁,多小,他逼着我妈和他离婚,为了讨好小三,还把我和我妈送到国外,对我们不管不问,她却因为林国安几句话就要复婚,她以前吃的苦都忘记了吗?林国安的薄情,对她的伤害,她忘记了吗?”

  “或许她有她的想法,或者有什么难之隐……”

  “林国安他有什么能威胁她?就算有,她可以和我说。”

  “你太激动了。”宗景灏拭去她的脸上的泪痕,“先好好冷静一下。”

  说完,他将她抱上楼,让她坐在床边,他去浴室放了一池子的热水,很快,浴室被袅袅的白雾笼罩,他走出来,“去洗个澡,放松一下,然后,我们再去找她,好好的谈一次,你这么激动,说出不好的话,伤了感情。”

  林辛愣愣的抬起头,脸上还有泪痕,“我是不是说什么过分的话了?”

  “没有。”他将她凌乱的发丝抚顺盘在耳后,“听话,去洗个澡冷静一下,好好睡一觉,你觉得她不应该和林国安复婚,我们再去和她谈……”

  “她趁我不在的时候,把和林国安的结婚证都办了。”林辛的眼睛又是一红。

  “相信我,如果不是你妈自愿的,我有法子,让结婚证作废。”他柔声道。

  林辛的睫毛上还坠着眼泪珠子,亮晶晶的,她眨了眨眼睛,搂住他的脖子看着他,“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