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02章 明年我必定抱上重孙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屋外响起开门声,紧接是佣人和老太太的声音,两人在说着什么,听得出来老太太心情很好,语气里都是笑意。s.90xs.

  这事儿是她和苏湛之间的事情,她并不想让老太太知道,她年纪大了,应该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不是因为苏湛,只是因为这个老太太对她的好。

  她拉开房门,佣人正在给老公公挂衣服。

  “你在家?”老太太看到秦雅,先是惊讶了一下,而后笑眯眯的,“快来,坐,我有好事和你说。”

  秦雅听话的坐到沙发上,老太太兴致勃勃的拉着她的手。

  “什么好事让奶奶这么高兴?”秦雅把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不曾在老太太面前露出半分。

  虽然和这个老太太相处不久,但是她的和蔼可亲,早已经打动她。

  不管她和苏湛如何,她都不愿意伤害这个老太太。

  “我今天遇到一个看相的,他说我面色红润,福星高照,有好事发生。”老太太对于看面相这样的事情还是很相信的。

  大多数老人都相信看相。

  毕竟是以前的人比较迷信。

  秦雅哭笑不得,“这您就信了?”

  老太太眼睛一睁,“你不知道,我根本没和他说我有孙子,但是他就看出来了,说我有个孙子结婚了,还说,明年我必定抱上重孙,我能不相信吗?”

  一旁佣人插话,“当时可把老太太高兴坏了,给人家包了一个大红包呢。”

  秦雅脸上的笑容慢慢有些挂不住。

  老太太拉着秦雅的手紧了一下,凑过来,“小雅,这抱孙子的事情,可就看你的了。”

  说着她的目光往秦雅的小腹上瞟,“说不定我的重孙子已经住在里面了。”

  秦雅笑不出来,也说不出哄老人开心的话。

  等苏湛回来,他们就好聚好散,为了报答老太太的好,她站起来,“我来做饭吧。”

  亲手给老太太做一次饭。

  “你用你,你用你,你歇着。”老太太拉着她,说什么都不让她干活,“这都快过年了,苏湛呢?还没处理完所里的事情吗?”

  秦雅淡淡的道,“可能吧。”

  “这个臭小子,就是欠揍,一点时间和家庭观念都没有,等他回来,看我不打他。”老太太其实心里想,他不回来,她什么时候才能抱上重孙子?

  这怀孩子的事情,也不是秦雅一个人的事情。

  天色渐渐暗下来,到了晚上,苏湛没回来。

  秦雅不顾老太太劝阻,坚决要为老太太亲手做上一餐。

  她的手艺不是很好,不过是个心意。

  在佣人的指导下,她做了几道老太太平时比较喜欢的菜色。

  排骨炖白萝卜冬日里吃了好,还有一道脆皮豆腐,蒜黄炒虾仁,白灼山药,都是偏清淡的。

  炒好端上桌,秦雅洗手,盛饭,叫老太太吃饭。

  老太太还在高兴白天的事情,说她能抱上重孙子,心里肯定开心。

  所以也没刻意注意秦雅,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

  她这么好,为她亲自下厨做饭,她高兴来不及。

  怎么都觉得苏湛这婚结对了。

  苏湛没在,佣人不上桌,桌上就秦雅和老太太两个人,秦雅并没胃口,只是不想老太太看出端倪,勉强吃两口,“我听说您喜欢吃这些,我做的不是很好……”

  “很好,已经很好了,我觉得好吃。”老太太夹了一筷子的脆皮豆腐,老太太年纪大了,不过牙口还不错,只要不是很硬的东西,她都吃的了。

  “你也吃。”老太太给秦雅盛汤,“冬天就是要吃白萝卜,冬吃萝卜夏吃姜,这话是有道理的。”

  秦雅笑着说好。

  喝完了老太太盛给她的汤。

  吃过饭,她帮着佣人收拾了厨房,陪老太太在客厅看电视。

  过了十点,老太太困了。

  秦雅扶着她进屋,“您先坐,我给您接盆热水泡泡脚,这样睡觉会香。”

  过了今天,她可能就离开了,就当这是她的孝心吧。

  毕竟叫过奶奶的老人。

  在浴室里接了水,她用手试了一下水温,感觉不会烫,才拿着毛巾端出来,她将水盆放到老太太脚边,把她的脚拿进水盆里,“会热吗?”

  “不会,刚好,太凉了泡着也不舒服。”老太太低着头看秦雅,伸手摸摸她的头,“你是个好孩子,苏湛娶到你,是他的福分。”

  秦雅低着头,眼泪落了下来,啪嗒一声掉进水盆里。

  “遇到奶奶是我的幸运,不管以后怎么样,见到您,我依旧把您当奶奶。”

  老太太也没听太清楚,笑着说,“尽说傻话,你嫁给了苏湛,我可不就是你奶奶,想赖都赖不掉。”

  水凉了,秦雅将老太太脚拿出来擦干,扶着她躺下,“时间不早了,您早点睡觉。”

  泡了脚是舒服,老太太嗯了一声。“你也早点睡,苏湛还没回来,你打个电话催一下他,让他早点回来。”

  秦雅给老太太盖被子的手一顿,随即点了点头,“我会的,您安心睡觉吧。”

  老太太满足的闭上眼睛,秦雅将水盆端进浴室倒了,将毛巾放好,走出来,老太太困了,这会儿已经睡着了,秦雅放轻脚步走出来,关上房门。

  这会儿,佣人也休息了,整个客厅空荡荡的,很安静。

  她似乎能够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她回到房间,行李箱还放在床边,她没有洗澡上床睡觉,而是走到窗前,轻轻的撩开帘子,夜色渐深,而她没有丝毫的睡意。

  她望着黑沉沉的天,没有一颗星星,就如她现在的心境,有没光亮,沉在了湖底。

  她终于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代价。

  她以为,她可以和苏湛试试。

  她以为,也许他会爱上她。

  她以为,她爱他。

  事实证明,只有最后一个她以为对了。

  她对他动心了,而他给了她重重的一击。

  把她溃不成军,只能躲在黑暗的夜里,独自神伤。

  而他,正在和他心里的女人,秉烛夜谈?

  不,怕是,正在再续前缘,彼此诉说衷肠吧。

  秦雅在窗口站了一夜,天麻麻亮的时候苏湛回来了。

  他推开房门,他也一夜未睡,脸色不是很好,看到秦雅站在窗前,他刚想问她,怎么起那么早,触及到床边的行李箱,他心里咯噔一下子。

  “秦雅。”他的声音有些低,有些惶恐,“你没事,拿行李箱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