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05章 你我何曾有过旧情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湛心里愣怔,这是装的怎么送去医院,送医院不就露馅了吗?

  况且现在秦雅就是怀疑的态度。s.90xs.

  苏湛左右为难。

  老太太突然头痛剧烈,身体抽搐起来。

  苏湛以为她在装病,心里并未担心,继续想法子挽留秦雅,“我送奶奶去医院你就相信了是吗?”

  秦雅,“……”

  她彻底无语。

  老太太抽搐的越来越严重,甚至不能语,呼吸愈发的急促,口角出现歪斜的状况,说话漏风,“苏,苏湛……”

  秦雅看出端倪,“快送奶奶去医院,我看她很不对劲。”

  这时苏湛才察觉到她不短抽搐的身体,神经一绷,抱起老太太就往外走。

  “没穿衣服。”老太太身上单薄的睡衣,外面冷,情急之下,她放下手里的行李箱,跑到屋内把老太太的貂绒大衣拿出来,跟着苏湛往外走。

  苏湛把老太太放到后车座,秦雅把衣服盖到老太太身上,“你去开车,我来看着老太太。”

  苏湛看着秦雅,内心情绪涌动,“秦雅我……”

  “先去开车。”秦雅低声呵,她感觉到老太太的状态很不好,竟出现口吐白沫。

  苏湛也有些慌,这明显不是装,他快速的启动车子朝着医院开去。

  秦雅在后面抱着老太太,意识已经模糊,秦雅叫她都没有了反应。

  苏湛着急,一连闯了几个红路灯,几次差点出车祸。

  原本到医院需要20分钟的路程,苏湛硬是10钟就开到地方。

  苏湛抱着老太太下车,秦雅跟在后面,医院大厅人很多,他抱着老太太直奔抢救室。

  很快老太太被接待,“我奶奶这是怎么了?”

  医生让医护人员把老太太推进手术室,抽空回了苏湛一句,“初步判断,应该是突发脑淤血,你先在门外候着。”说完关上了手术室的门。

  苏湛愣了好半天没回神,脑淤血?

  这是急病,严重了会要命。

  他一开始还以为是老太太装的,不知道有没有耽搁救治的时间,苏湛恼怒一拳打在墙上,哐的一声闷响。

  秦雅在一旁听的惊心动魄。

  这时有护士走过来,“请问谁是家属?”

  秦雅见苏湛正在自责和担心中,她走过来,“我是。”

  护士递过来一章单子,“你缴费吧。”

  秦雅接过来,“我这就去。”

  她也怕耽搁治疗,手里还拿着老太太的大衣,她没来的及放下,就朝楼下跑去。

  缴费处在一楼。

  她拿出自己的卡,把费缴了。

  回到手术室,只见苏湛做在排椅上,耷拉着脑袋,手背上有血,应该是刚刚那一拳砸墙上,受的伤。

  秦雅走过来,看着他的手,伤的有些严重,特别是关节处,破了皮,血渗的严重。

  “去处理一下吧,奶奶出来看见会担心。”

  苏湛抬头看着她,他的眼圈有些红,“我是她养大的,她是我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如果她有事……”

  “不会,奶奶不会有事。”秦雅打断他,且语气肯定。

  苏湛问,“她真的不会有事吗?”

  他内心空虚,只想找个人,给他一个答案。

  秦雅安抚道,“真的。”

  苏湛站起来,抱住她,声音梗涩,“谢谢你。”

  秦雅身体僵硬了一下,终究是没推开他,“认识一场,而且奶奶对我也很好,不用说谢谢,况且,我什么也没做。”

  苏湛没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她,只有抱着她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内心是热的。

  多久,他没有过这种感受了?

  他已经不记得了。

  太久了。

  他的声音很低,“刘菲菲是我的初恋,大二的时候认识的,毕业前夕,她离开了我,曾经有段时间,因为她,我一蹶不振,颓废到靠沈培川和景灏接济过日子,我承认,以前我很爱她,可是,她离开了十年,那段情,早就搁浅了。”

  秦雅僵着身子,内心有些许动人,可是很快这点动人,又被她压下去。

  她不能因为苏湛的坦白就放低自己的限度,他彻夜未归是事实,刘菲菲是他的初恋爱人,也是事实。

  世人都说,初恋最难忘,因为所有的青涩与美好,都是在初恋给予对方的。

  什么都是第一次难忘,这一点她相信。

  过再久,心里总是会有痕迹。

  他说是刘菲菲缠着他,那他为什么不能先和她说?

  为什么不告诉她?

  非要等到事情发生过后再来解释?

  “苏湛,你不用和我说这些,我已经决定了,你给不了我想要安定,你无法给予我想要的安全感,我们真的不合适,现在发现还不晚,你我依旧年轻,或许,会遇到更合适的。”

  苏湛猛的睁大眼睛,他扣住秦雅的肩膀看着她,“你当真这么决绝?丝毫不念旧情?”

  秦雅笑,“你我何曾有过旧情?”

  苏湛一愣,“你什么意思?”

  “你和我认识多久?”秦雅看着他,“你我认识不过三两个月,有过情吗?”她自嘲的一笑,“你是指一ye情吗?”

  “要说旧情,应该是你和刘小姐,其实,我离开,也是给你机会,你应该感谢我。”

  苏湛一时间竟说不出一个字,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我们认识的时间是短,可是感情是用时间衡量的吗?”

  “那用什么?”秦雅反问。

  然而这时,手术的门滑开,两人中断了谈论,苏湛和秦雅快步走到门口,医生身上还穿着蓝色手术服,他摘掉口罩,“病患属于突发急性脑淤血,好在送来的还算及时,占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可能要在医院调养一段日子。”

  “谢谢医生。”老太太没有生命危险,对苏湛来说这就是最好的消息。

  “等会患者会被推出来,现在病着年纪大了,可能需要陪护。”医生又道。

  “我知道了。”苏湛已经在心里盘算,老太太这生病的日子,他要亲自照顾。

  现在他已经有钱,不需要再为钱奔波,而且现在事务所发展的不错,就算他不去,也照样运转,他照样有进账。

  很快老太太被退出来,虽然人已经救过来,不过嘴巴还是有些歪斜。

  老太太平时很在乎自己的脸,这样一歪,老太太醒了肯定会接受不了。

  “医生,我奶奶的嘴巴,还能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