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09章 我是心冷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景灏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剩下一副冰冷的面孔。s.xssodu.

  程毓秀端着已经煮好的饺子出来,刚好看到刚刚发生在餐厅里的一幕,宗景灏的笑,从有到无。

  她内心酸楚的厉害,可是面上不敢表现出来,她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笑着说,“饺子好了,要不先吃一点?”

  宗景灏瞟了一眼,里面全是好看的,也就是说都是毓秀包的,他像是没听见,拉开椅子抱着女儿坐下。

  程毓秀站在哪儿,不知道是进还是退好了。

  两个孩子都沉浸在包饺子的乐趣中,反而吃,却没那么着急了。

  林辛刚想开口说我吃,这个时候宗启封走过来,拉开椅子坐在主位上,说道,“给我。”

  程毓秀垂下眼眸将饺子端了过去。

  “吃饺子要沾醋,我去给你倒。”林曦晨滑下椅子,“我去给爷爷倒。”

  宗启封一脸慈祥,笑起来时眼里藏着欣慰,自从他和程毓秀结婚,和宗景灏的关系就不是很好,没想到,孙子这般体贴。

  林曦晨笑嘻嘻的,“那过年爷爷要给我包个大红包。”

  以往过年都是林辛和庄子给他包,不是稀罕里面有多少钱,而是会有收到红包的喜悦。

  过年嘛,就图个乐呵。

  宗启封开怀笑,“好,包个大的。”

  哥哥都要收到大红包了,林蕊曦也不干示弱,嚷着,“我也要大红包。”

  “好,有,都有,怎么能少了小蕊的呢?”宗启封伸手揉揉她的脑袋,“过来,爷爷喂你吃饺子,我们常常味道如何。”

  小家伙本来就是个小吃货,这会儿听说吃有了兴趣,伸手让宗启封抱,宗启封将孙女抱过来,放坐到大腿上,将饺子夹进餐盘里,“我们吹一吹,凉些才能吃,不然烫嘴。”

  小女孩在他怀里笑着点了点头。

  林曦晨在厨房忙碌的佣人的帮助下,倒了一小碗的醋,还有佣人准备好的蒜末,香菜末,都端上来。

  宗景灏一个人坐着,反而像是个局外人,这一室的温馨和他没瓜葛。

  或许他自己也觉得无趣,站起来,准备离开。

  这正是一家人培养感情的好时候,林辛叫住他,“你帮我包。”

  “我不会。”他道。

  林辛笑着,“我教你。”

  宗景灏的目光落在她包的饺子上,嫌弃的皱眉,自己都包的那么难看,还意思教他?

  林辛似乎看到他嫌弃的目光,故意说道,“妈包的好看,要不让妈教你?”

  站在一旁的程毓秀,内心一阵紧绷,既期待,有害怕被宗景灏拒绝。

  大多还是期待会有奇迹,万一他答应了呢?

  她低着头,满心欢喜的憧憬着。

  “我没兴趣。”轻描淡写的拒绝。

  程毓秀的心瞬间跌入谷底,他依旧是不愿意接受她。

  宗启封没抬头,像是对两个孩子说,又像是说给宗景灏听的,“你们喜欢奶奶吗?”

  “喜欢呀。”两个孩子笑眯眯说。

  宗启封摸摸林蕊曦的头发,意味深长,“是啊,等到失去了,后悔都来及。”

  小女孩也听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大的眼睛眨了眨,“上次和奶奶见面,有个爷爷还送了我和哥哥礼物呢。”

  宗景灏的眼睛一抬,上次见面什么时候?

  他的眼睛微眯,果然,林辛和毓秀私下有来往。

  林辛看了一眼女儿,终究什么也没说,她不如林曦晨成熟,说也就说了,依照宗景灏的敏锐,应该早就有了察觉。

  程毓秀却有些慌,担心宗景灏会因为这事和林辛闹不愉快,她故意碰了一下林辛的手,“这也包的差不多了,不用你再包了,休息一下,等下吃饭。”

  林辛明白程毓秀的用意,她看着宗景灏,说道,“包完吧。”

  程毓秀叹息,好像有因为她把大家弄的不高兴了。

  小女孩完全没有察觉自己‘惹祸了’津津有味的吃着饺子,“我还要蘸醋吃。”

  “小馋猫。”宗启封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宠溺的笑,夹着饺子蘸醋,“来给小蕊的饺子沾沾醋。”

  小女孩开心的笑着。

  吃着饺子。

  宗景灏悄然退出来,独自回了房间。

  程毓秀拿掉林辛手里正在包的饺子,“你去看看他。”

  林辛抿唇,“他是心病。”

  没有心药不可能医好。

  凭心而论,其实她理解宗景灏的感受,如果是她,不知道这里面的内幕,母亲在死后不到一个月,就有新的女人嫁给她的父亲,她也不会接受。

  “我去看看吧。”她去洗了手,解掉身上的围裙,上楼。

  知道他们回来,程毓秀把楼上的房间都打扫出来给他们住,他和宗启封住楼下。

  他负手立伫在窗前,窗户开着,飕飕的冷讽,林辛关上门走过来,关上窗户。

  “不嫌冷?”

  “我是心冷。”宗景灏没动,他的枕边人和他不一条心,他的心能不冷吗?

  林辛沉默了一下,“你在生我的气?”

  “我为何生气?”他反问。

  “因我和她的关系,你心里不舒服了,生气了,从我要挟你来,你就开始不高兴了对吗?”林辛毫不避讳的道。

  宗景灏静静的看着她,难道她不知道毓秀和他的关系吗?

  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辛主动搂住他,伏在他的怀里,“我知道你有心结,可是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放下好吗?”

  宗景灏没动,没去楼她,过去的事情真的可以轻松放下吗?

  不,不能。

  文娴的腿不好,据说是因为他刚出生没多久,出了车祸,文娴为了救他,留下的,五岁那年,他吃饭不小心碰洒了热汤,是文娴为了护他,烫到了手,手背上的烫伤一直有痕迹,用最好的祛疤药,也没祛干净。

  他一直记在心里。

  如果他接受毓秀,九泉下的文娴,心中是何滋味?

  “我做不到。”他直白到决绝的道。

  林辛蹙紧眉心,“你不放下,难道要记一辈子,一直和这边的关系僵着?”

  “那又怎么样?”

  让他接受程毓秀不可能。

  林辛还是想说服他,可是忽然门被敲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