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17章 各凭本事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曦晨数好钱,将钱递给妹妹仰头看着宗景灏,眨了眨眼睛,睫毛忽闪忽闪的,“你连我妈咪的生日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做人家丈夫的?”

  宗景灏,“……”

  他竟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嗯,他是很不合格的丈夫,结婚关系维持了六年,过完明天就七年了,孩子马上六岁了,还没洞房。s.hbacyy.

  他可不是,不合格吗?

  没有让妻子‘幸福’,都是他的错。

  现在林曦晨是已经接受了他,但是,也没忘记过,他曾经的抛弃,既然想要追回妈咪,就要付出努力。

  “你自己查。”林曦晨摆明了不愿意说,他双手环胸,“给你透露个信息,给你留的时间不多哦。”

  宗景灏眉毛一挑,时间不多?

  那岂不是就是最近几天?

  宗景灏蹲下,和儿子平视,“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问出来?”

  林曦晨反应的特别快,一把捂住妹妹的嘴。

  生怕他会问妹妹,林蕊曦是个没立场的,而且还很黏宗景灏,若是问她,她一定会告诉宗景灏的。

  “你休想诱哄妹妹。”林曦晨瞪着宗景灏。

  林蕊曦则是有些不知所措,这是怎么回事?

  哥哥怎么忽然捂住她的嘴巴?

  “唔唔……”

  “你们在干什么?”林辛从楼上下来,看到林曦晨捂着林蕊曦于是问道。

  宗景灏看了一眼儿子,笑的愉快,“刚刚小蕊说你的生日在大年初二,然后,小曦就说她说错了,然后捂住她的嘴巴。”

  “是在……”

  “妈咪!”

  林曦晨大声打断她,生怕她说出来,他狠狠的瞪着宗景灏,“你耍赖!”

  “我哪里耍赖?”宗景灏双手一摊,“我们各凭本事不是吗?”

  这次轮到林曦晨无话可说了。

  林辛一头雾水,她拍拍儿子的肩膀,让他放开女儿,“你一直捂着她,她会不舒服的。”

  “妈咪,你千万不要和他说,你什么时候生日,让他自己调查,查不出来,他就是没诚心。”林曦晨交代着林辛。

  林辛眨了眨眼睛,好像弄清楚了怎么一回事。

  他是相信林辛的,但是对妹妹就没把握了,于是,把妹妹拉回房间,“你跟我去房间。”

  “我的钱怎么办?”林蕊曦巴巴的看着哥哥,那么多钱,她可以让妈咪给她买很多东西了。

  舍不得丢下,万一没有了呢?

  “妈咪你帮我们捡起。”林曦晨坚决不让妹妹和宗景灏有接触的机会,这个男人太狡诈了,刚刚他差点就从林辛的嘴里诈出来。

  林辛点了点头。

  等到两个孩子进房间,林辛才盯着宗景灏质问,“你和孩子较什么劲?”

  宗景灏坐到她身旁,捂住她捡钱的手,拿过她手里的钱,帮她捡起来,“是你儿子先挑衅的我。”

  嗯,其实他才是受害者。

  明明是林曦晨欺负他好不好?

  林辛无语的望天。

  宗景灏将钱装进红包内,放在桌子上,“今晚你陪我去个应酬。”

  “什么应酬?”

  林辛问,心里差不多有猜测,这个时候肯定不是工作上的应酬,应该是公司内部的。

  不等宗景灏说,林辛就拒绝了,“我不想去。”

  她知道,宗景灏的用意,带着她出现在年会上,肯定就是向公司里的人介绍她的身份。

  现在她和宗景灏的感情还没很稳固,她不想受外界的影响。

  他的心意,她是领的。

  她主动依到他的怀里,“我们没有办婚礼,当初结婚也很隐秘,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我忽然出现在公司年会,你介绍了我的身份,别人会怎么想?忽然就结婚了?要是知道两个孩子的存在,又会怎么揣测?会不会说,是母贫子贵?或者我用孩子要挟你结婚之类的?你的身份,很容易让人八卦,我只想和孩子安安静静的度日,我知道你是心疼我,想让我光明正大,可是顺其自然会更好。”

  她抬头看着他,“你的心意我明白,是我还没准备好。”

  宗景灏抿着唇,他只想把她的身份带到人前,却没考虑,这样忽然宣布带来的不良影响,的确,以他的身份忽然说结婚了,必定会让人有众多的揣测。

  “舅舅和你说什么了?”

  林辛还是想知道,文倾和宗景灏说了什么,又有什么动作。

  宗景灏是什么想法,她都需要知道。

  以前他确实不知道毓秀的背景,他没有刻意的去了解过。

  这次,他从文倾的嘴里知道,原来香云纱是程家的。

  程毓秀能够嫁给宗启封,是用家族世代传承的手艺换取的。

  可是现在,这门手艺,又被人捡起来了。

  文倾知道有人学会了这门手艺,但是不知道是林辛。

  当时他听到时,也是错愕的。

  他低头吻她的额角,为曾离开,而是在哪里厮磨着,“你应该知道,香云纱的背景吧?”

  虽是问,确实肯定的语气。

  林辛心猛地一阵紧缩,她压着声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程毓温教我的时候和我说了,是程家的祖业。”

  他的吻移到她的眼角,“还不肯说吗?”

  林辛僵硬着身体,“我答应了不能说的。”

  所以不要逼她。

  “他是不是要你对付我?”林辛哑着嗓子。

  的确,文倾当时是这么说的,“当初她答应了我,现在又反悔,是她违背诺踩了我底线,我不知道就罢了,但是我知道了,就绝对不会放任。”

  当时宗景灏并未出维护,因为如果他劝文倾不要去追究这件事情,反而会让他怀疑。

  当时他是把这件事情揽到自己身上,这样他才能保护林辛,又不会让文倾怀疑。

  现在他严重怀疑,这是程毓秀的阴谋,故意让林辛扯进这件事情中,让他和文倾都不能对林辛下手。

  “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包括文倾。

  林辛知道,此刻的宗景灏肯定是左右为难的。

  她并不想他为难,也不想放弃对程毓秀说过的话。

  程毓秀为了宗景灏牺牲够多了,难道要,世代传承的手艺也就此断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