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23章 禁得起诱惑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于妈一辈子没结过婚,对于夫妻之事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可以疯狂到这个程度。s.90xs.

  所有的目光都投了过来,宗景灏亦是如此,“你受伤了?伤哪儿了?”

  林辛还没说话呢,于妈就抢先道,“她洗澡滑倒了,腰上磕的一片青紫,她吃饭时,毛衣卷上去,我看到的,要不是我看到,她肯定都不会说。”

  “要不要紧,要不去医院看看?”程毓秀关心的道。

  “没事,没事。”林辛强撑着正常声音,去和程毓秀说话。

  此时此刻,她恨得找个地缝攥进去,不要面对任何人。

  宗景灏若有所思,昨晚她摔跤了?

  他怎么不知道?

  “我们走吧,时间不早了。”林辛给林曦晨穿衣服,故意绕开大家的话题。

  宗景灏的目光落到她的腰间,睫毛颤动,似乎是想明白了其中缘由。

  程毓秀还是担心,凑到她身旁,小声问,“真没事?”

  林辛头没干抬头,借着给儿子穿鞋的动作回答了一声,“真的没事。”

  程毓秀看的出来林辛不想说这个话题。

  偏偏于妈没有眼色,没看出来林辛一直在回避这件事情,又问了一声,“楼上的浴室,是不是没做防滑,要是没做可不行,容易踩滑。”

  “做了的。”程毓秀道,而且都很好的防滑材料,按理来说不会摔倒,林辛摔了,可能是意外。

  程毓秀没有往别处想。

  于妈不解,既然做了防滑,怎么还能摔呢?

  “好了,都出门吧。”宗启封喊了一声。

  大家陆陆续续穿上外套走出房门,外面呼呼的风,踩在雪地里,咯吱咯吱的响。

  林蕊曦也不让林辛抱了,乖乖的趴在宗景灏的怀里。

  兴许是被雪照的,明明已经天黑了,可是依旧很亮堂。

  几辆车子陆陆续续的开出别墅。

  洁白的道路,被轧上纵横交错的轮胎印。

  地方是宗启封定的,足够容纳20人的大包间,以往宗景灏不回来过年,家里的佣人和司机都会上桌,天天呆在家里的人,和自己家里人一样。

  而且那样看起来热闹些。

  今年,宗启封很高兴,他已经记不清楚,多久没和宗景灏一起过过除夕了。

  一行人纷纷落座,服务员走进来问,现在要不上上菜。

  宗启封还没开口呢,林蕊曦就抢先道,“上吧,我饿了。”

  毕竟是小孩子,服务员笑着看向宗启封询问意见。

  宗启封大手一挥,“听我孙女的。”

  服务员说了一声好的,然后退出包间,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鱼贯而行的服务员,将巨大的转盘桌,上满了美味佳肴。

  林蕊曦都要流口水了,“哇,好香啊,我要吃。”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尝尝了。

  “在开吃之前,我有几句话要说。”宗启封忽然开腔,他让程毓秀把他准备的东西拿出来。

  “前六年,我不知道,我有了孙子孙女,没有给予过照顾,我感到十分的抱歉,当然,这还要感谢,生下他们把他们养大的林辛。”

  宗启封示意让服务员倒酒,服务员很有眼色,手里捧着酒壶,走到林辛身旁,给她斟满。

  “第一杯,我敬你。”宗启封举杯。

  林辛惶恐,她双手握住酒杯站起来,“您严重了,这些都是我毫无怨,心甘情愿做的,您的酒,我不敢当,我是晚辈,应该由我来敬您。”

  林辛先干为敬,一口气将一杯白酒灌了下去,很辣,连带着嗓子都火烧火燎的。

  她捂着嘴唇,“我不是很会喝酒。”

  宗景灏给她夹菜,“吃口菜压压。”

  宗启封摆手让她坐下。

  林辛将宗景灏嫁给她的菜,送进嘴里,粗略的嚼了几下就吞下。

  宗启封的心情很好,对这个儿媳妇很满意,是她让宗景灏愿意回家,是她给宗家生了两个可爱的孩子。

  他从程毓秀手里拿出两个文件袋,“这是我在公司里的股份,我分成了两份,一份给小曦,一份给小蕊。”

  公司交给宗景灏管理,他手里是还有股份的,现在他都给两个孩子了。

  林辛又一次站起来,“他们还小,不能收这么贵重的东西。”

  宗启封不容拒绝,“这是我给两个孩子的,文件我已经签过字了,现在他们还小,你替他们收着。”

  宗启封将文件夹递给林辛,林辛实在不敢收,“这……”

  “怎么嫌弃少?”宗启封故作生气,这可是万盛一半的股份,对她竟然没有诱惑。

  宗启封在心里暗自点头,能陪在宗景灏身边的人,可就能稳住,禁得起诱惑,这样,他也能彻底放心。

  “不是,只是两个孩子还小,并不需要这些,您的心意我很理解,也领情,这对他们来说也太重了,我实在不能为他们做这个主。”林辛依旧不敢接,半个万盛啊。

  她接了,半个万盛都是两个孩子的了,说是两个孩子的,他们才六岁,恐怕都不清楚这些是什么,她作为监护人是有权利替两个孩子保存的。

  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不能收。

  若是两个孩子长大了,他给,她是不会拦着的,毕竟他们都是宗家的血脉。

  宗景灏替林辛接下来,宗家的香火并不算旺盛,宗启封那一辈是兄弟两个,宗启封有个哥哥,不过十几岁的时候就没了。在往上追溯,就是宗启封爸爸的那辈,倒是有兄弟两个,宗启封的爸爸是老大,老二,也就是宗启封的叔叔,不善经商,给他开过两个分公司,都倒闭了。

  后来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就不干了,手里握有万盛的股份,只分钱,不干活。

  后来他倒是有个儿子,也就是和宗启封这一辈的,按照血脉,是可以分一半万盛的股份。

  可是偏偏,他不能生育,胎里带的死精症,为了这病花了不少钱,到处去瞧,后来也没瞧好,比宗启封小几岁,现在还活着,但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原因性子比较孤僻,从来不和宗启封来往。

  他手里还有百分之20的股份。

  剩下的就是宗启封手里百分之五十,和宗景灏手里百分之三十。

  散落在外面的那百分之20,几乎没什么作用,唯一的用处就是可以分百分之20的财产,公司每年的盈利,也以百分之二十的分法,打入他的账户。

  虽然没有后代,不过这辈子也不算白过,年轻的时候也潇洒,现在虽然不年轻了,不过,手里有钱,照样玩的开。

  宗景灏给林辛夹菜,“放心收着。”

  林辛小声咕哝,“不怕我把你的位置抢走?”

  她的声音压的很低,但是宗景灏还是听见了,他靠过来,在她耳边,用着只有她能听见的音量,“都给你,我也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