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30章 秦雅在呕吐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都知道错了,嫂子,你帮帮我。s.xssodu.”苏湛拽着林辛的衣袖,撒娇,“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帮我联系秦雅,好不好?”

  宗景灏眉心深皱,捏着他的衣服,将人拽开,“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苏湛,“……”

  “嫂子,你要不帮我,我就真不能活了。”苏湛瞪了一眼宗景灏,往沙发里一窝,“见不到秦雅,我就不走了。”

  苏湛耍起无赖。

  反正这里也挺好,有吃有喝的,这么大的地方,也不差一间他睡觉的客房。

  “随便你。”宗景灏拉着林辛上楼。

  林辛不确定的看着他问,“真不管他?”

  宗景灏不语,沉默的将她拉上楼,不是不想管苏湛,而是感情上的事情,怎么管?

  这还得苏湛自己去找秦雅说清楚,他并不想林辛掺和他们的感情。

  若是好了好,不好,怪谁?

  怪林辛吗?

  其实林辛看的出来,苏湛不好过。

  不过也要他吃点苦头,以后才知道珍惜。

  “我给秦雅打个电话吧。”林辛看向关门的宗景灏,解释道,“我不是插手他们感情上的事情,而是想知道现在秦雅的情况。”

  想必分开,秦雅也不好受。

  当初能答应结婚,肯定是对苏湛也是有些感情的。

  她掏出手机拨出秦雅的号码。

  秦雅般离了和艾伦一起的住处,这个新住处没有人知道,房子不大,不过她一个人刚好够住。

  外面滴滴答答的水声,她坐在飘窗前看一本叫,(幸福是什么)的书,其中有一句话,她看了无数次,幸福是什么?幸福是冬日里的一缕阳光,给人温暖的感觉,幸福是夏日中的一杯冰茶,给人舒服的感觉,当你容易满足时,一缕阳光一杯水,就会让你有幸福。

  她想多么有道理,想要的太多,就有了不知足,就失去了幸福感。

  就像现在,她的内心是埋怨,是后悔,埋怨苏湛没有说到做到,后悔为什么要答应他结婚,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可是仔细想想,只要她放下,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苏湛只是她人生中的一个过客,为她的记忆增添了一缕喜怒哀乐的色彩,并不会阻挡她以后的路。

  只要她愿意,现在也是幸福的,她正在冬日的太阳下,感受这丝丝的暖意。

  嗡嗡——

  放在脚边的手机响了,她低头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并没有立刻接,店里是定在初八开业,还没到时间,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多半和苏湛有关系。

  她想了一下,才拿起来,“林姐。”

  林辛走到窗口,雪都已经在化完了,树梢屋檐滴答滴答的水声,她在心里酝酿了一下才开口,她并没有直接开口提她和苏湛的事情,而是说道,“你有空吗?”

  秦雅抿唇,“是苏湛让你联系我的吗?”

  林辛也没瞒她,“他喝醉了,来到家里非让我联系你,不然就不走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是因为这事给你打电话,这里有房间给他住,我是想问你,你还好吗?”

  秦雅低头,“我挺好的。”

  想开了就是好的。

  秦雅想明白了,放下不是躲着,而是,面对。

  “若是他再无理取闹,你就让他联系我吧。”她把苏湛的联系方式都拉黑了。

  现在她决定拉回来,不是原谅他,而是放下这件事情,不在耿耿于怀,就算再度面对苏湛,她也能平静从容。

  林辛笑,“我看他确实难受,我不是劝你,只是陈述我看到的事实。”

  秦雅也笑,“他太让人没安全感了。”

  可能对她有点感情。

  “那我告诉他。”林辛道。

  两人又说了关于工作上的事情,这次通话很愉快,挂了电话,林辛下楼,想要告诉苏湛现在秦雅肯接他的电话了,结果,人睡着了。

  于妈拿了块毯子盖到他身上,林辛叹了一口气,没叫他,等他清醒了再说吧。

  林辛回到房间,发现宗景灏躺在床上,四仰八叉的,毫无形象林辛瞅了他一眼,“苏湛睡着了,你要不要把他弄到房间里去?”

  宗景灏侧身,单手撑着脸,朝她勾手指,“过来。”

  至于苏湛,屋里有暖气,不进房间也不会冻到的。

  林辛几乎是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他,“你干什么?”

  他笑,眉梢眼角都是光,“我又不是吃人的怪兽,那么怕我干什么?”

  林辛撇嘴,“我觉得你不正常。”

  宗景灏,“……”

  他哪里就不正常了?

  “你过来,我有东西给你。”

  林辛明显不信,反而更加的往后退了。

  宗景灏,“……”

  他忽然感觉自己很失败,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怕他?

  他无奈的叹息,从口袋里掏出庄子衿交给他的那条项链,“你妈让我交给你的。”

  林辛盯着他手里的东西犹豫了一下,“我妈的?”

  她走过来,并没有立刻去拿,而是在心里去判断宗景灏这句话的真实性。

  她从未见过庄子衿戴过这样一条项链,可是也不像是宗景灏会买的东西。

  她伸手去拿,手刚碰到项链,就被他攥住手,用力一带,她摔进他的怀里。

  他笑问,“还躲不躲了?”

  林辛果断的摇头,“不躲。”

  她安静的窝在他的怀里,问,“真的是我妈让你交给我的吗?”

  宗景灏认真的嗯了一声。

  林辛仔细端详,也没发现什么,就是一条普通的铂金项链,宗景灏从后面抱住她,说,“看着不舒服就放起来。”

  林辛摇摇头,“你帮我戴上吧。”

  其实她早已经释然,只是对庄子衿今后要面对的事情,感到心痛。

  既然是她的东西,自己就有理由贴身戴着。

  就好像,她还在身边。

  宗景灏将那条项链绕过她的脖子,从后面扣上,卡口内壁,有很小的字母,他并没有仔细去看,他想应该是项链的名牌标记,所以并未过多的关注,

  链子很细,不过很亮,在她黑色的毛衣外,很是显现。

  年后的生活很平静,两个孩子过完正月十五去上学了,她原本想用香云纱作为主体来一次服装秀的计划搁浅,宗景灏这段时间有些忙,总是早出晚归。

  至于秦雅和苏湛她没有过多的去关注,那天,她告诉苏湛秦雅愿意见他以后,苏湛就走了。也没再来找过她。

  一晃,新的一年就过了将近一个月,进入2月前,林辛在下班前接到宗景灏的电话,让她去一趟他的公司,也没有说去干什么,就是说让她过去。

  她挂了电话,下班准备去公司找宗景灏的时候,路过洗手间看到秦雅在呕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