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37章 羡慕和嫉妒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白胤宁语塞,她的这个理由似乎也说的过去。s.hbacyy.

  “可是我作为儿子,如果,对他受到过的伤害无动于衷,您不会觉得我的血是冷的吗?”白胤宁之所以这么执念报仇,是因为白宏飞养育了他,把整个白家给了毫无血缘关系的他。

  他感激,同时也心痛,那样一个深情的男人,失去爱人,还被折磨。他觉得不公平。

  明知道b市不是他的地盘,还是想要为白宏飞的过去讨个公平!

  程毓秀定定的看着白胤宁良久,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如果一个人,连自己在乎的人,受到的伤害,都可以无动于衷,那么这个人,肯定是冷血的。

  “我能说的,都说了,你执意,我也没理由拦着,这里是b市,不是白城,现在是他们在明,你在暗,你占得先机,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你以后恐怕不会顺利。”

  白胤宁很明白,这次是他在文倾和宗景灏都不知道他来带b市的情况下策划了这次的车祸,一旦,宗景灏或者文倾知道他的身份,他再想动手就难了。

  白胤宁的目光变得幽深起来,“我不能让自己有遗憾。”

  程毓秀看得出来,白胤宁是下定了决定,她一句两句话说服不了他,只能由着他去做。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东窗事发以后,保住他。

  看在白宏飞的面子上。

  她站起来,“我该走了。”

  白胤宁没动,也没说话。

  程毓秀扭动把手,正要打开门时,白胤宁叫住她,“我养父说,希望我娶您女儿。”

  程毓秀一顿,回头看他。

  白胤宁同时也将轮椅转向她。

  “您生过孩子,我很想知道,您的孩子现在在什么地方,如果是女孩子的话,我想遵从我养父的遗愿,娶了您女儿。”

  程毓秀握着把手的手指,不断的缩紧,“我没生过孩子……”

  “不可能!”白胤宁斩钉截铁,如果程毓秀没生过孩子,白宏飞怎么会提出让他娶她女儿的遗愿?

  答案只有一个,白宏飞知道程毓秀怀孕了,但是不知道她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他才想程毓秀怀的可能是个女孩,因为只有女孩才能和他结婚,所以白宏飞才留下这个遗愿。

  程毓秀有片刻的慌乱,很快镇定下来,“我是后来嫁进宗家的,世人皆是,我一辈子未生养过。”

  白胤宁锐利的看她,说出自己的猜想,“您的孩子就是宗景灏。”

  程毓秀的心一沉,“你有证据吗?”

  “我没有,我无法探知当年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无法作假,就比如我养父为什么会放弃你?他为了你可以一生不娶,是什么理由让他放弃你呢?理由很简单,你和别的男人有孩子了,他不得不放手,即使不情愿,即使心痛,他也只能放手,他知道,一个孩子对一个母亲的重要性,可能当时您并不是很爱那个让您怀孕生子的人,但是为了孩子,你会留下来……”

  “这样的猜测,我不想再听到!”程毓秀打断他,“回白城去吧。”

  “恕我无理。”白胤宁道歉,“我既来了,就不会轻易走,就算走,也要达到目的以后。”

  看到程毓秀的回避,白胤宁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测,他现在缺的只是证据。

  如果他能找到证据证明,宗景灏就是程毓秀所生,那么,再对付文倾,就会很轻松,说不定还可以拉个帮手。

  毕竟程毓秀也被囚禁六年之久。

  程毓秀盯着白胤宁,看在白宏飞的面子上,程毓秀是很想他安然无恙的离开b市,若是他执意淌这浑水,她也不能纵容。

  她绝不容忍任何人,揭开这个秘密,她很清楚,这个秘密重见天日,最受伤的是谁。

  “别怪我没警告你,若是让我发现你查以前的事情,即使不是白宏飞的养子,我也不会放过你。”说完程毓秀拉开门走了出去。

  因为她来见白宏飞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用家里的车,而是打车过来的,她从酒店门口拦的出租车回家。

  林辛正在吃饭,于妈特意给她准备的,宗景灏嘱咐,给她弄点补身体的,说她身体不好。

  于妈特意给她准备清炖海参汤,什么都没放,因为没有加别的东西,所以并没有什么味道。

  而且海参是整条的,看着有些瘆。

  于妈把三四条海参都盛进她的碗里,“海参中含有铁元素,维生素b,叶酸,有补血,生血,养血的作用。”于妈靠近她,笑眯眯的道,“我听说吃海参还可以美容养颜。”

  虽然现在林辛很漂亮,可是还是要保养的。

  林辛用勺子舀了舀,“我也吃不完,这么多。”

  “必须得吃完,少爷说你身体不好,让我特意给你的准备的。”

  这种海参,不是市场上那些人工养殖的,这是纯野生,都是八年以上的海参,众所周知,海参的生长期很长,野生海参是沿海参农下海自己打捞的,一般是5-9年成熟,捞参人如果捞到五年参龄一下的海参,就会扔回大海,让它继续生长。

  养殖的海参是一年一成熟,从年头上就能看出,一年的和多年的海参,效果是不一样的。

  而且,野生海参是在海底自然生长,吃海底的藻类贝壳,各种精华在体内长期积累,莹营养丰富。

  而养殖的海参吃的是人工饲料,一年就催熟了,对人体不但没好处,养殖海参体内甚至还有很多激素对人体有害。

  因为海参价格高,被大量的捕捞过后,野生的并不多了,市场上大多都是人工养殖的海参。

  像这种年龄高,又是纯野生的,少之又少。

  林辛能拒绝这好意吗?

  难吃,也硬着头皮上吃。

  程毓秀进门就听见于妈的话,她垂下眼眸,将外套挂起来。

  其实宗景灏对林辛好,她应该高兴的,可是还会有一点点羡慕和‘嫉妒’

  她从未享受过这种待遇。

  她走进来,“怎么这个点吃饭?”

  她早上走的早,不知道林辛起来的晚。

  林辛低着头,“昨晚画个设计图,睡的晚,所以起的有点晚了。”

  程毓秀并未多想,因为她心里装着事情呢,她看向于妈,“你去忙。”

  于妈了然,“家里没菜了,我去超市一趟。”

  说着她解掉围裙就离开了房间。

  另一个佣人在外面看着工人修剪绿植和草坪,这样的事情,每个月都会有,因为不修剪,那些花草都长的没了形状。

  林辛放下手里的勺子,“你见白胤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