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38章 查清刘菲菲的过去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程毓秀淡淡的嗯了一声。s.90xs.

  “那他愿意收手吗?”林辛急切的问。

  程毓秀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摇头,“没有,而且他似乎察觉景灏的身份,不过,我不会让他继续调查下去。”

  林辛刚想说宗景灏知道了,放在餐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上面显示着沈培川的号码。

  林辛看向程毓秀,“我先接个电话。”

  她起身走到窗前,按下接听键,“喂?”

  “是我,景灏让我调查的事情,我查清楚了。”

  林辛的神经一绷,挺直了背,“你说。”

  “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我们见面说吧。”沈培川道。

  林辛想了一下,说,“好。”

  挂了电话,她将手机装进口袋走回餐厅,看到程毓秀正看着她碗里的海参。

  她笑着问,“妈,您也饿了吧。”

  说话时她到厨房拿了一个干净的碗,把自己的海参舀给她,“你别嫌弃,这是没吃过的。”

  程毓秀抓住她的手,“我不饿,你吃吧,看你瘦的,白胤宁就是一滩浑水,你就不要搅进来了。”

  林辛说好。

  宗景灏那脾气,她正好不想和白胤宁有牵着。

  程毓秀进屋,林辛憋着气将海参吞下去,喝了口水,穿上衣服就出了门。

  沈培川把见面的地址发给了她,她驱车前去。

  是一间酒吧,因为是白天,里面的人不多,很安静,沈培川坐在卡座喝酒。

  看到林辛进来,问道,“想喝点什么?”

  “给我果汁就行。”她坐下来。

  沈培川让调酒师,倒杯果汁,林辛看他一眼,“怎么选择这地方。”

  “这个时候安静,还有,我想喝一杯。”他灌了一口酒。

  放下酒杯时,他的手没有拿开,拨弄着,“卑鄙无耻,这句话,并不能够形容人的龌龊和阴险。”

  林辛小心翼翼的问,“你受刺激了?”

  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感慨。

  沈培川没说话,而是把他放在卡桌上的文件袋递给林辛,“你自己看吧。”

  林辛心里大概猜出来,这里面是什么了。

  看沈培川的样子,里面的事情怕是不好。

  她怀着好奇又有些忐忑的心情把文件袋打开。

  里面关于刘菲菲的过去的事情,有十几页的资料,还有少量的照片。

  有刘菲菲的,还有刘菲菲和一个男人出入高档场所的场景。

  她放下照片,阅览里面的文件。

  一页一页,越往后她的心越沉。

  苏湛说,刘菲菲告诉他当初离开是因为她不能生,不想连累苏湛,可是看看,她这些年,去了几次医院打了多少次胎?

  “她的脸皮怎么能那么厚呢?她还是女人吗?”沈培川龇牙咧嘴,若不是仅存的理智告诉他,好男不和女斗,他都要去暴打刘菲菲一顿,然后问问她,怎么能那么不要脸呢?

  当初离开竟然是为了一个有钱的男人。

  去给人家做情妇!

  沈培川越想,就越生气。

  他生气的不是刘菲菲做的这些事情,他生气的是,刘菲菲做了这些事情,怎么还能回来找苏湛呢?

  让苏湛当接盘侠吗?

  看完最后一页,林辛把资料往桌上一丢,心里知道,刘菲菲为什么会回来,无外乎是现在人老色衰,那个男人又娶了妻子,她没了希望,才回来想要挽回苏湛。

  沈培川将东西装起来,“我得去找一趟苏湛,免得他被人骗了。”

  “等等。”林辛叫住他。

  “你去告诉他,没有他自己发现来的刻骨!”林辛眯着,眸子,上面那个男人似乎很有钱的样子,不然也不会能包养情妇那么久,要知道包养女人,是很浪费钱的。

  她想,宗景灏认识些有钱的人,说不定就认识这个。

  她心里有了对策之后,看着沈培川说,“我先走了。”

  沈培川喊她,“别忘了叫上我。”

  他也想看看苏湛知道刘菲菲的真面目时,是什么样子。

  林辛说知道。

  她上车没有去店里,而是去找宗景灏。

  宗景灏在开会,她到他的办公室去等他。

  宽敞,阳光充足的空间,让身处其中的人感到舒服,她走到落地窗前,俯瞰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段,即使是白天,没有霓虹灯的渲染,依旧辉煌如虹。

  外面的光圈一圈的落下来,林辛伸手去触碰,可惜,光,没有人抓的住。

  宗景灏结束会议,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站在光晕里的女人,她纤瘦的背影,像是,漫画里的女主角。

  他放轻脚步走近,从后面圈住她的腰,下巴低着她的肩膀,“想我了?”

  林辛没动,“你认识一个叫陆渊的人吗?”

  宗景灏对这个陆渊不认识,但是有耳闻,认识他老子。

  宗景灏的脸往她的长发里埋,闷闷的发出声音,“你问他干什么?”

  林辛转头看向他,极认真的道,“我想让他到刘菲菲。”

  两个人在一起那么久,见面自然会有互动。

  如果苏湛亲眼看到,比什么证据都有说服力。

  宗景灏很快就明白,“培川查清楚了?”

  林辛嗯了一声,把沈培川查出来的事情说了一遍,宗景灏没有什么表情变化,淡漠的道说,“我来安排。”

  他不喜欢处理这样的事情,但是一边是林辛的朋友,另一边是自己的哥们,他不得不插手。

  林辛相信他安排的好,很认真的道,“谢谢你。”

  宗景灏的手探进她的衣服内,轻轻的捏她腰上的肉,低哑的道,“你想怎么谢?”

  林辛觉得痒,扭了扭身子,严肃的提醒他,“这里是公司,你的办公室,万一被人看见了,你还要不要脸了?”

  “没有人会随便进来。”宗景灏闷笑,“你愿意在这里和我做吗?”

  林辛,“……”

  他怎么能没脸没皮到这个地步?

  林辛不愿意干,推据着,“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宗景灏故意咬她的脖子,下口重,林辛几乎是本能的呼痛,“啊!”

  很快她又闭口,双手握拳,不停的捶打他的胸口,宗景灏不动,俨然一座无法撼动的大山,忽地,他捉住她两只不安分的手,举过头顶,将她摁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附身,吻住她的嘴唇……

  林辛挣扎,他就咬她,而且下口重,林辛疼的闷哼。

  他笑,“你尽管叫。”

  林辛知道他故意,她瞪着他。

  宗景灏亲她的眼睛,给她餂的湿漉漉。

  另一边,秦雅吐的有些厉害,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肚子里没东西了就吐酸水,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她没有办法,只能去医院让医生看看,能不能开点止吐的药吃。

  医生给她开了维生素b6止吐,她拿着单子正要到楼下的药房去取药时,路过骨科,看到苏湛扶着刘菲菲从骨科门诊走出来。

  走廊空荡荡,连个能躲的地方都没有,她想要避开都不行。

  “还疼吗?”苏湛关心的问。

  刘菲菲摇头,“就是麻烦你……”她看到秦雅时,将嘴里的话咽了下去,抓着他的胳膊紧了些。

  苏湛见她一直看着前方,抬头,就看到秦雅站在那儿。